停止迫害 还我亲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自从1999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8年来,我们一家人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我们的亲人有家不能归。我们所受到的迫害只是中国大陆千万个家庭的一个缩影,是中共犯下罪恶的冰山一角。

我的亲人曾岚是重庆永川市一名普通的修炼者,从小体弱多病,心眼小,经常跟家人发脾气。学法轮功后连一次感冒也没得过,脾气也变好了,心胸变得非常开阔。1999年7月之后,她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受到了一系列的迫害,单位领导命令限期交书并作口头保证,否则就以开除公职相威胁。

2000年11月,她因向世人讲清迫害真相被永川公安一科的邓光奇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永川市看守所,单位随即解除了劳动合同,失去了生活来源,当时她的小孩才1岁多,年迈的父母在天天泪湿枕巾的煎熬中为她奔走,还要带年幼的孩子。她在看守所关押了1年多之后,身心均受到极大的伤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受到以下迫害:强令背监规,穿囚服,强制洗脑转化,三个包夹24小时轮流看守,美其名曰“互监对子”,其实是“监控队”,随时记录一言一行向上汇报;不准炼功人之间说话,剥夺人说话的权利,当她们提出严正抗议时,二监区一姓唐的干警还恶狠狠的说:这是上面的命令,哪怕是错的,我们都要执行。有时她们还做点伪善的举动,如过节时给炼功人买点礼物等,后来才知道她们转化一个“法轮功”要得奖金,和她们的经济效益是挂起钩的,所以她们才会那样的卖力。

2003年出来后,她还得到处找工作来维持生计,从政法委到居委会的“干部们”不仅不给我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还经常到我们家骚扰。2005年3月8日晚11点,萱花路派出所一路4人来敲门(这么晚了还来干扰居民的正常生活,后来听说是全市统一行动,每一个炼“法轮功”的人都不同成度受到了骚扰),虽然我们一家拒绝开门,但还是给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2005年10月23日公安一科的恶警邓光奇及片警又来抄家,但什么也没抄到,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被迫离家,流离失所,衣食没有着落,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至今杳无音讯。我们一家盼望亲人团聚,我们呼吁中共停止迫害,让亲人回到我们身边。

虽然我们对这场迫害从根本上是不承认的,因为信仰是天赋人权,是无罪的。但中共的恶行仍然给我们一家带来了无法愈合的创伤。我们奉劝那些还在跟着中共恶党逆天意而行的打手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人做什么事都是在为自己而做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将会葬送了自我永远的前程。“今天吹喇叭,明天当哑巴,今天抬轿子,明天戴铐子”,天理衡量着一切生命,我们衷心希望你们认清善恶,明辨是非,迎接未来美好的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