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英文九评研讨会吸引各界人士(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晚六点,由大纪元时报墨尔本周报社举办的英文九评研讨会,在North Melbourne区的澳大利亚全国公民委员会(National Civic Council)会议厅举行,吸引了来自墨尔本各界的逾百人参加,会场几乎满座。

高精度图片
研讨会现场

高精度图片
主讲嘉宾、澳大利亚全国公民委员会主席韦斯莫(Peter Westmore)先生。

主讲嘉宾包括公民委员会主席韦斯莫(Peter Westmore)先生、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澳洲分团发言人肖中华先生、媒体记者樊慧强先生、“苏丹遗失男孩协会”会长阿寇科.曼海姆(Akoch Manheim)先生、澳洲首位华裔人道主义海龟奖得主戴志珍女士、大纪元时报编辑维丽沙卡(Kati Vereshaka)女士等,他们从各个角度探讨了中共利用欺骗、暴力、谎言、经济利诱等手段带给中国和世界的灾难,以及九评共产党引发的退党大潮。

与会的听众对中共活摘器官、中共如何欺骗西方、中共在苏丹屠杀背后的角色等主题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原定三小时的研讨会历时四小时三十分钟,观众还特别要求因时间关系没有讲完的樊慧强先生再接着讲直至结束。

高精度图片
研讨会现场,听众提问。

不少听众是在看到研讨会消息后,提前一周打电话到大纪元报社预订座位。

主办方呼吁与会人士能尽自己所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的本质,共同制止罪恶的延续。

前北京电台记者:中共愚弄西方

高精度图片
曾在北京等地做过十三年电台记者的樊慧强先生,揭示中共媒体的可悲角色

曾在北京等地做过十三年电台记者的樊慧强先生以亲身经历,揭示了媒体在中共的控制下所扮演的可悲角色,以及中共如何利用各种手段对国民洗脑,并愚弄西方世界。从迎接美国第一位到访的总统尼克森,安排民众造假表演繁华市容,到掩盖西藏人民被迫害,到六四屠城,中共导演“天安门自焚”和掩盖苏家屯活摘器官真相对中共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真相调查团澳洲发言人:被中共利诱的人请三思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澳洲分团发言人肖中华先生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澳洲分团发言人肖中华先生,在发言中用幻灯片演示了加拿大关于中共活摘器官调查报告的详情,以及由世界各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发起的“人权圣火”的缘由,呼吁听众成为创造历史的一份子。

在研讨会结束后,肖中华先生接受了记者采访,对中共通过利诱等手段控制海外留学生和侨团,使其沦为特务机构的问题,他表示,希望澳洲各级政府认真思考一下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学生团体的控制越来越深入,使得澳大利亚的华人团体虽然身在澳洲,思想仍然处在中共的恐惧中。澳洲政府是有责任和义务制止这个事情(中共的渗透)的。

他还呼吁,对那些在这里的学生领袖也好啊,受中国使领事馆控制的这些华人也好,请想一想自己是为谁而活着,中共可以为了政治利益用你,明天也可以为了政治利益不要你,这样的例子也太多了,尤其是学生,要考虑到在澳洲的未来,和中共的这种关系会不会为你的未来留下很深的黑印,你和一个独裁政府走的那么近,你怎么找工作?用自己的良心考虑。

NGO成员:研讨会非常好,很有收获

来自一个与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属特别咨询性质关系的非政府组织协调人白赖特。弗兰西斯女士对记者表示,这次研讨会非常好,很有收获。“我以前只知道一些相关的背景,但是这一次让我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实在是让人关注与担心的问题。我希望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让弗兰西斯女士印象最深的是戴志珍女士和她遭中共迫害致死的丈夫,还有苏丹政府与中国的关系,她说:“我以前只知道达尔夫尔的悲剧,但并不知道中国在里面的所扮演的角色。还有中国(中共)操控媒体以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悲惨事件,太恐怖了。还有中国给西方国家的印象是越来越繁荣和透明,但是通过今天的研讨会,我了解到大多数中国人还处于贫困阶段。”

“我认为澳大利亚外交部和反对党领袖不支持中国的自由民主化进程是令人蒙羞的事。还有他们对于法轮功受到的残酷迫害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提到法轮功,我是天主教徒,我知道在中国的地下天主教会和家庭教会也受到迫害。”

韩国学生:感谢主办方让我知道真相

来自韩国的留学生任希珍说:“我第一次听这样的话题,我曾经在武汉住过一年,因为我想练习中文,我每天看,很多次看CCTV,从来没听过不好的消息,可是那个时候我没想过为什么他们不报导不好的消息,那时我只是想学汉语嘛,但是今天我才知道他们CCP统治政府,然后政府统治人们的思想。”“今天我才知道的这样的消息,我感谢主办方,让我知道这些。”

听众Elizabeth Brady说:“我在我住的公寓贴上这次研讨会的通知。那里居住了很多从中国逃出来的人。我希望他们能感兴趣。但所有的通知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因为他们很恐惧。”

“今晚的研讨会使我了解到作为西方人,对于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能做些什么,不光在墨尔本,而且如苏丹。中国政府(中共)一方面鄙视资本主义,一方面又以资本主义手段从苏丹榨取石油。通过今晚的研讨会,我了解他们(中共)会用利益引诱世界上所有政府、外交官或西方政权来达到他们的目地。他们(中共)非常善于宣传和传播不实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