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风雨雨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首先,我要感谢师父选择了我,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让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在迷中真正找到了自己,拥有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至高无上的称号。我在这九年的修炼中得到的太多了,自己能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得法洪法

我于一九九七年九月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顾这九年多来的修炼历程,感受很多。师父九三年第一次来重庆传功讲法,我参加了师父讲法前的报告会,开始接触大法。当时我是气功协会的成员,学了不少气功,也看过不少气功书。听了师父的报告会后,我就感到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我便请回了《中国法轮功》。读后,我便觉的师父书中讲的不同凡响,有很深的内涵。心想,今天我找到了能真正指导我炼功的功法,并下决心以后一定炼法轮功。但万分遗憾的是,因为当时我悟性太差,又加上工作忙,晚上还上班,结果没有能参加师父办的九天传功讲法班。现在想来,这也是一种干扰。以后,我就照书上的教功图打一打坐,思想上并没有重视,也不知道炼功要专一,所以还兼练别的功,总想退休后再炼。这样一直到九七年八月退休后,才又把《中国法轮功》找出来认真读,照书上的炼功图学动功,总也学不会。九月五日,才到炼法轮功的同事家,请他教我功法,并请回了当时师父出的所有书,当天晚上就参加单位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炼功学法。

师父在《退休再炼》中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得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将来剩的时间还来得及吗?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师父的教诲唤醒了我,后悔得法晚了。因此我就如饥似渴的学法,听讲法录音带,抓紧时间炼功,一周内盘上了双盘。

《转法轮》和听录音的过程中,我出现了拉肚子和发高烧的状态,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我以前还练过不少别的气功,这也是师父在给我排除不好的东西,所以出现这些状态时,我一点也不害怕,挺过去了。

在读完了所有的大法书后,感悟到了书中无比的内涵和法力。在打坐中很快出现了通大小周天和卯酉周天的状态:身体前倾、后仰,自己往起拔,有离地的感觉,人象要飘起来一样。在炼动功时,又感到了小腹部位法轮的旋转(正转、反转),而且还听到了法轮的转动声。原来师父在书中讲的都是真的啊!我激动得哭了。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更精進了,每天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这样不知不觉中,我身上的十多种疾病消失了(颈椎骨质增生、心脏病、肝病、严重的肠胃病、风湿病、头痛、痔疮、血管硬化、血粘稠等),单位的老病号从此不见,我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是师父给予了我一切,我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从新塑造了我!浩荡佛恩,无以为报。我决心坚修大法,证实大法,弘扬大法。

在以后的修炼中,我遵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多学法”、“学好法”,除了集体学法外,每天坚持自己学,并把《洪吟》抄写在小本子上,随身带着,有空就背。每周星期天坚持参加全区组织的学法交流会。通过学法交流,自己的心性提高了,对名、利、情的执著也修去不少。整个人都变了,脾气变好了,身体变好了,同事们都说我变年轻了。我就以我的变化给单位职工、亲朋好友、老同学洪法,让他们见证大法的美好、神奇和治病的奇效。所以单位上有不少人参加炼法轮功。我后来又参加了集体组织的洪法活动,到其他单位、广场、公园,以及重庆专县去洪法。

我在家中做好家务事、带好小孙子、与家庭成员尽力搞好关系。家中人把我的变化看在眼里,过去我经常生病住院,把他们折腾得够呛,现在不生病了,脾气也好了,还能做所有的家务事,让他们见证大法的美好,所以家人都很支持大法,支持我炼功、洪法,他们也能向亲朋好友讲大法的神奇。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家人不但不反对我炼功,而且还保护了大法书和大法弟子。

二、讲真相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后,单位成了恶党所谓的重点地区。由于自己以前学法比较扎实,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所以我没有停止过修炼。邪党诬蔑大法,攻击师父的电视、报纸等我一律不看,也叫家人不看那些造谣的东西。我只看老师的经文和大法书。

在师父的指引下,为了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背着小孙子出去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有时晚上等孙子睡着了,出去挂标语、横幅。孙子上幼儿园后,趁接送他的机会,在沿途贴不干胶、发真相传单。也给亲朋好友、同事、熟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发给他们传单、护身符,给老同学寄真相资料。有的常人在明白真相后,由于相信大法,还把大法书请回去看,因此得了福报。如我的一个亲戚长期以来被肝炎折磨,找不到工作,生活很困难。一次他到我家中来,我给他讲了真相,他相信了,并请回了《转法轮》,还要了护身符。回去看了书后,不久病好了,工作也解决了,现在是三个工地的施工员。他很感激大法,感激师父。

七二零后,先只有协调人把明慧网的资料传给学员看,速度慢,多久都看不到明慧网的东西。为了把明慧资料尽快送给每个学员,我接下了传送资料的工作。我一手提资料,一手背孙子去送资料,这样一直坚持了大半年。在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资料点被抄,做资料和送资料的同修被抓,我的电话被监控了,派出所指派地段上的人员把我也监视起来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也没发现。当时,有同修叫我出去避一避,我没同意。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没有必要怕邪恶,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不怕。另外联系上资料点后,又继续传送。

一个月后,国安、公安、刑警队和派出所的头找上门来了,当时我背着孙子去送资料了。我丈夫在家,女儿上班还没有走。见我不在,就对家人说:“她回家后和你(我丈夫)一起到派出所来。”我回到家,得知此事,当时想:是去呢?还是到外面去避一避?如果走了,就证明怕邪恶了,还流离失所了,资料也无人送了。我决定不走,用正念去面对他们,还可以给他们讲真相。当时已有师父的正法口诀了。于是把家中有关大法的资料收捡了一下。出门前,我女儿说:“爸、妈,你们要把握好,不能说出其他学员,他们都有一大家子人。”(这之前有不少同修在我家集体学法)我镇定的说:“你放心,我绝不会说的。”她一个常人能说出这番话,我感到很欣慰,这也证实了大法的威德。

在去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而且告诉我老伴什么都不能说。到派出所后,警察把我们分开问话。一开始,他们就说:某某已把你供出来了,你的事我们很清楚,因为我们监视你一个多月了,你的电话也监控了,看你老不老实。他们问话的时候,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并默念正法口诀。我明白这是他们惯用的欺骗手法。我脸不变色,心不跳,问有关资料点的事和其他同修的事,我一概说不认识、不知道,不配合他们。他们很生气,就开始恐吓我。当时,我已横下一条心:死,我也要维护大法,保护大法弟子,决不做有损大法的事。我就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我炼功后的身心变化。他们听后态度也好多了,便问我:“你今后还炼不炼?”“炼!我一天也离不开修炼。”我果断的回答。他们笑了一下,也没有再问下去了。便把询问笔录给我看,让我签字盖章。我看笔录上没有任何有损大法的文字,只是他们问的话,我便签了名,按了手印。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在强大的正念下,加上我家人的支持,下午四点多钟我就回家了。回家后,我心中总觉的有点不是滋味,我突然想到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怎么能把老师的话给忘了呢?我在笔录上签字不是配合邪恶吗?我内心难受极了。我决心走好以后的每一步,把证实法的事做得更好。

从那以后,到现在,我都坚持传送大法资料,遵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牢记师父的教诲,在传送资料和讲真相中都比较顺利,再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事。

为了把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做的更好,在协调人的提议下,于二零零三年成立了十多人的学法小组。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坚持得比较好,从成立至今未停止过。集体学法切磋后,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收获,能遵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所以同修進步很快,也比较精進,做到了整体提高。营救同修,三件事都做得比较好。

但我有些地方还做得不够好,发真相资料多,而面对面讲真相和劝三退做的不好,有时因为心态不够纯净,讲了效果也不太好。我是恶党所谓‘出身’不好的,恶党统治中国来一直是被打压的对象,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因此做常人时的那种胆小怕事、小心翼翼,怕被别人说成是搞政治的心没去干净,在劝‘三退’时有点缩手缩脚。在今后的修炼中我更要信师信法,去掉怕心、私心,同化大法,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