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匡正君过 无私为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晏子是战国时期齐国的宰相,辅佐齐国君主几十年,他勇谏君过,体恤民众,为政清廉,正直无私,留下了许多感动人心、启人心智的故事。

一次,齐景公举行酒宴,饮到高兴处,便对大臣们说:“请各位大夫痛快的畅饮,不必讲究礼节!”

晏子听后马上进言说:“人之所以比动物高贵,就是因为存在礼节。现在齐国五尺高的儿童,力气却都超过我,也胜过您,如此却不敢做乱的原因,就是敬畏礼节。禽兽都是以雄健有力者为首,弱肉强食,所以天天都在更换首领。大臣们如果抛弃礼法,国家必乱,就有更换国君的危险,敢问您将如何处理呢?所以人不能离开礼法的约束。”

景公觉的很扫兴,转过脸去不听,也不理晏子。过了一会儿,景公有事出去,除了晏子安坐不动之外,其他大臣都站起身来相送。等景公办完事回来时,晏子也不起身相迎。景公招呼大家一齐举杯,晏子却旁若无人,先把酒喝了。

景公见晏子这样没有礼貌,怒对晏子说:“你刚才还大讲特讲礼法是如何重要,而你自己却一点都不讲礼法。”

晏子离开席位,连忙施礼说:“臣不敢无礼,请大王息怒。我只不过是想把不讲礼节的实际状况做给大王看看。大王如果不要礼节,就是这个样子。”

景公听了恍然大悟,忙说:“看来是我的错啊!先生请入座,我听从你的劝谏。”

从这以后,景公完善礼制,整顿法度来治理齐国,由此官员守礼,百姓肃然。

晏子看到景公爱好奢华,就常以自身节俭去规劝景公。他身为相国,但住的房子还是从先人那里继承来的在闹市附近的低矮的旧房。景公要给他换一座高大明亮的宅第,晏子不同意,说:“我的先人住在这里,我对国家没有什么功劳,住在这里已经过份了,怎么还能住更好的房子呢?人不能追求奢华,再说这里买东西方便,又能体察民情。”过了不久,晏子出使晋国,景公利用这个机会派人迁走了晏子左右的邻居,在原地从新盖了一座大宅第。在出使归来的路上,晏子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把车停在城外,派人请求景公把新宅拆掉,请搬走的百姓再搬回来住,给百姓建房子。经多次请求,景公同意了,晏子才驱车进城。

晏子把齐国治理的国富民强,然而自己的家里却非常清贫。一天,晏子刚坐下来吃饭,景公派来找他商量国事的使臣到了。晏子听说使臣还没吃饭,就把自己的饭分一半给他吃,结果,使臣没吃饱,晏子也没吃饱。使臣回去就把这个情况告诉景公,景公很吃惊,说:“我一直不知道相国家里这样穷,这是我的过错。”马上派人送去一千两黄金和一千石粮食,晏子说什么也不收,使臣送了三次,被晏子拒绝了三次。

最后,晏子亲自去向景公道谢。景公说:“我不知道您的家里这样穷困,国家这么富有,这点财物算什么呀?”

晏子说:“谢谢您的关心,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困难。我听说,从君主那里得到很多财物,要是送给别人,那是瞒着君主,讨好别人,忠正的大臣是不干这种事的;要是自己得到很多财物,而不送给别人,储藏起来供自己挥霍享受,有道德的人是不会这样干的,我要那么多财物干什么呢?有句话叫上行下效,您派我管理百官,我应该廉洁奉公,这样才能给百官做好榜样。如果我追求奢华,百官要是都跟着学,我怎样去管理他们呢?”景公听了觉的很有道理,自己生活也有所收敛。

景公贪图享乐,一天,在宫中饮酒取乐,一直喝到晚上意犹未尽,便带着随从来到晏子家,要与晏子夜饮一番。晏子忙迎接出门,问景公:“国君为何深更半夜来到臣家?”景公说:“酒醴之味,金石之声,美妙的很,我想和相国一起享受一番。”按说国君亲自跑来找臣子喝酒,这是臣子莫大的荣耀,是求之不得的事。不料,晏子却不高兴,反而板起面孔,对景公说:“陪国君饮酒享乐,国君身边有这样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职份,臣不敢从命。”

在晏子这儿吃了闭门羹,景公又想起了田穰苴,于是又来到田穰苴的家中。田穰苴听说景公深夜到访,忙穿上戎装,持戟迎接出门,急问:“有诸侯国发兵了吗?有大臣叛乱了吗?”景公笑着说:“没有。”田穰苴佯装不解,又问:“那么深夜屈驾到臣子家中,为什么呀?”景公说:“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念将军军务劳苦,想与将军饮酒享乐放松一下。”田穰苴接下来的回答与晏子的回答如出一辙:“陪国君饮酒享乐,国君身边有这样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职份,臣不敢从命。”

景公想不到在臣子的家门前竟吃了两次闭门羹,不由意兴索然。最后还是到梁丘据家,梁丘据曲意逢迎,景公感到很快乐,把酒欢呼,亲自击缶奏乐。他问梁丘据说:“仁德的人也喜欢这样吗?”梁丘据就投其所好说:“仁人的眼睛耳朵,也像一般人一样,为什么会不喜欢这样呢?”于是喝了个通宵达旦。

后来,景公想封赏梁丘据,在晏子面前夸他说:“我喜欢的东西,别人没有给我准备,他会拿他自己的给我,所以我认为他对我忠诚。无论何时,每当我有所需求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我的身边,我因而知道他对我有多么爱护。”晏子说:“臣子独占国君,就叫作不忠;儿子独占父亲,就叫作不孝。作为大臣,引导国君礼遇臣下,施惠百姓,取信于诸侯,让天下人都忠于国君、都爱护国君才叫作忠诚。现在,全国的大臣和百姓,就他自己忠于您爱护您了,为什么呢?应该以对国家有利或有害作为赏罚标准才对啊!”景公明白了,于是没有封赏梁丘据。

晏子在陪同景公到麦丘游览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老者。老者说:“希望您长寿,希望您不要得罪百姓。”景公说:“如果说百姓得罪君主还有可能,哪里有君主得罪百姓的说法呢?”晏子说:“桀、纣是得罪了君王还是得罪了百姓呢?是被君王杀死的,还是被百姓杀死的呢?”景公如梦方醒,将麦丘赏给了老者作为封地,感谢他给了自己忠告和智慧。

面对晏子的犯颜直谏,景公有时觉的很失面子,感到非常难堪,总想找机会治治晏子。但当他想到晏子说的话,又觉的句句都很在理,确是逆耳忠言,于是又佩服他为国为民的勇气。

晏子去世了,景公在游玩时听说了这一消息,就催促赶快驾车回去。景公自认为马跑的太慢,就下车自己跑,但还是没有车子跑的快,就又上了车,先后四次下车急跑。最后是边跑边哭,进了晏子家,放声大哭说:“先生不分白天黑夜的规劝我,细小的过失也不放过,我还是放纵自己而不知收敛。灾祸没落在我的头上,却落在先生的身上,齐国危险了,百姓将向谁去诉说啊!”

晏子主张以民为本,他在谏言中、在治理国家中、在身体力行中无不体现出以天下苍生为重,他的美德,他的智慧,他为百姓做的好事,人们一直怀念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