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的神奇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

一、侄女:“我走回来的”

一九九七年,我的侄女年满十六岁,她叫玉凤,那年不幸染上了类风湿病,脚青肿穿不上鞋,眼睛红肿好似封上了,生活不能自理,痛苦不堪。她的父亲带她到医院去医治,没有效果,有的医生说这样的病不会好的,回家等着吧。在医院和家人都放弃治疗的情况下,只好一个人躺在炕上胡思乱想。

一天,我回娘家去看她,心里很是难受,难道这十几岁的小姑娘就这样去了吗?忽然心中一亮,我说:“玉凤,明天跟我去学法轮功吧,我炼了半年多,身体的什么风湿病、胃病、关节炎全都好了。”她听了之后说:“让我想想吧。”

第二天,她想好了,决定同我一起学法轮功。我就用小驴车把她拉到了我家,到我家上炕很费劲,上门口台阶都得叫人架着,腿也不会弯。

次日,正好下雨,我说:“玉凤,今天下雨,不能上地,我教你炼功吧。”这样她在炕上,我在地下,放上炼功带,我就做,她开始看,后来就随着做。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都已经炼完了,她还在那做(抱轮),过一会我有点着急了,我就喊她,她不言语。又过一会,我又喊她,她才收势结束。而且不高兴的对我说:“二姑,喊我干什么,我还没炼够呢,法轮真是正转九圈反转九圈,我数着呢,太好了。”我说:“真的?”她说:“真的,我一点也不累。”我说:“你根基还挺好,好好炼吧。”

就这样她开始炼功了。又过一天,我上地扒玉米,她也非要同我一起去,结果一样同我扒玉米。六七天过去了,她的脚也消肿了,眼睛也不肿了,上台阶也不用人架着了,功也学会了。

半个月过去了,我说:“我去你老姑家,有人要学功,我去教功,你在家等着,我呆会儿回来。”她不干,也要同我一起去,这样我们两个翻过一座小山,走小道去了。上山时,我就架着她上山,下山走的还挺快。我心里暗自感谢慈悲的师父救了她一命。在第二十二天那天,我们再次去她老姑家教功,她就不用我扶着了,自己行走,一点也不累。

到了第二十九天,她说:“二姑,我想家了,我想回家看看。”我说:“行,过几天再回来。”她一路走回去,十三里地。回到家中,村里人都问:“玉凤,你回来了,在哪家医院治好的?”她说:“我跟我二姑炼法轮功炼好的,没用吃药,也没上医院。”人们简直不敢相信,问怎么回来的,她说:“我走回来的。”人们就让她再走一个要看一看,她就走上几圈给大家看。

人们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用小车拉走的,一个月走回来了,而且没吃一片药,没花一分钱,人们纷纷相传,后来我去那里洪法、传功,有十几人都来感受大法的神奇。

二、弟弟:“法轮大法太好了”

二零零五年春夏之交,我的弟弟在起石厂干活,不料山坡下堆,就把他压在山槽里,人们把他扒出来,叫来救护车,拉入医院,经检查拍片子说骨盆三处砸裂纹,说不定得做手术,手术得五千多元。他家生活十分困难,就求医生尽量别做手术,观察几天也没做手术。

住了半个多月,要求出院,医生不让走,怕出现问题,可是由于没有钱就强行出院了,用担架抬着,打车回家了。弟弟生活不能自理,躺在炕上又急又怕,着急花了四千多元都是借的,害怕自己不能干活,下肢将来不知会啥样。

四五天过去了,我就抽空去看他,我说:“你在炕上呆着还闹心,看看宝书《转法轮》吧。意志坚强些,心放宽一些,你一定会好的,很快的。”他答应了,把书留下。

随后他就从头看,一天一个变化的就好了起来,逐渐能坐起来,逐渐扶着窗台就站起来,再逐渐的扶炕沿下地走,后来就能松开手走。

在看书过程中,看到第七讲抽烟问题时,他就不能抽了,抽不了了,正象师父说的那样“看书看这一讲,你再抽烟就不是滋味了。”(《转法轮》)半个多月过去了,书也看完了,也能炼功了。一个多月过去了,在家呆不住了,上山、下地走了,捡蘑菇、捡山杏。他说:“我真没想到我好的这么快,我出院时,我还打算买双拐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法轮大法太好了。”

原本我弟弟是不相信的,从那以后对法轮功相信的五体投地,三个月的时间什么活都能干了,扣大棚一点也没落后,生活也比以前富裕多了。

我们全家再一次感受验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父亲:“我返老还童了”

我的父亲今年八十九岁,在一九七八年得了脑动脉硬化,不能转动,脑袋整天难受,不时的抱住脑袋不言语,打针、吃药,治了十几年也没好。

一九九七年,父亲幸得大法,刚开始炼功时,根本炼不了,因为胳膊伸不直,大腿蹲不下,盘腿盘不上,这可急坏了,怎么办?我说没关系,师父说了,慢慢都会好的。就这样伸不直、蹲不下的炼了几天,奇迹出现了,多年僵硬的胳膊伸直了,大腿也能弯曲了,腿也盘上了,怎么疼也要盘上一小时,脖子也能转动了。父亲心情非常高兴。

在炼功不长时间后,师父给他净化身体。一天夜间十二点半,他突然肚子疼痛难忍,爹一声妈一声的叫着,我被他的叫声惊醒。看此情景我就明白了,我说不怕,一会儿就好,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他就这样疼折腾了一个半小时,躺那不吱声了。过了一儿,他说:“我这一会儿做了个梦,说是那些人在打坑子呢,好象说是给我打的坑子,还有一边没挖完,不挖了,我就醒了。”我说这是师父在点化你呢。他说是啊!我这么大岁数了,今年都七十九岁了,说不定没有多少时间了,叫我赶快往回修呢。

第二天早上他就开始便血块和血脓,一直持续了七天,如果不炼功的话,可能一天就不行了,他高兴的说:“真奇怪,这么拉脓血七天也没事,能吃能干的,还挺好,真是好。”以后肚子里几十年的硬包不见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他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可有说的。我三岁没妈,七岁爹被抓壮丁走了,我跟奶奶一起生活,遭了不少罪。在文革时吃不上饭,吃榆树皮,就淤在肚子里,形成了病,扎针把针扎弯了也扎不进去。炼功后师父给我打下去了。还有脑动脉硬化的病也好了,这不都是大法的神奇吗?”

今年,二零零七年他整整八十九岁了,那天我回家去看他,他脸上皱纹没有了,满头白发变黑发,自打炼功没掉一颗牙,干吃方便面一点儿也不比我慢,耳朵也不那么聋了,我说:“爸,要看你脸,你比我五十岁的大哥还年轻啊,满面红光的。”他说:“是啊,我返老还童了,好好炼吧。”

说起退党的事,他想起了十七岁那年的一件事:那时他在他姑兄弟家,他大表兄吃斋念佛的,经常过阴七天不吃不喝。一天,他就给我父亲说:“表弟呀,共产(恶)党要成事了,人民可就开始遭难了,(共产恶)党黑暗呢,黑党啊,你可千万别入(恶)党啊!到今天我还没忘记这话呢。”

写到这里我劝所有加入了恶党组织的人,快快声明退出,弃暗投明,平安幸福,全家退,全家团圆,全家平安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