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感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虽是第一次一个人过端午节,还是要过得传统一些。

天刚蒙蒙亮,就扛着铁锹上山了。走了好远才找到那些鲜嫩的艾蒿,兴致勃勃的抱回一捆。分给邻居一些,又在自家的门、窗等处都摆上,立时家中处处充满了那淡淡清香。

将插好的一瓶刚采回的野百合花敬献师父,又将煮好的鸡蛋、粽子、饺子捧到师父像前,心中默默对师父说:师父,过节了,请您品尝一下家乡的粽子……

与师父共度佳节,心中原本的几分苦涩变成无限的欣慰。

窗外传来说话声。这两天,住宅楼正在从新粉刷。一个模样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坐在缆绳上笑呵呵的出现在我的阴面窗前(我住四楼)。我走了过去。看到我窗台上的艾蒿,他显得更高兴了,对我说,他们老家那儿过节也拔艾蒿。于是,我选了一枝胖胖的艾蒿尖儿递给了他,他欢喜的按传统将它夹到了耳旁。我问他多大了,妈妈多大年纪了?原来,他只比我儿子大两岁;他的妈妈只比我大一岁。但他随后补充了一句:八岁时,妈妈就去世了。他抬头望着我,那依然孩子般的眼神令我的心不由得一震。我对他说,我也有个儿子。儿子三岁时就没了父亲,现在大学毕业了,在广州打工,这几天正生病呢。接下来的是短暂的无语。我的话似乎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增加了相互的理解。

我将鸡蛋、粽子和饺子一样样的递给他,他没拒绝。看他吃得很开心,我想,这是何等缘份啊!今天是端午节,而且又在半空中。一种遥远的模模糊糊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是谁?难道他是我哪生哪世的孩子,以这种方式与我相遇?于是我问他是团员吗,知道“三退”吗,我帮你退出来好吗?他告诉了我他叫什么。我说,就用前两个字“黎明”吧。我又转回身去翻出一个护身符送给他,并告诉他要天天带在身上,高空作业,千万注意安全;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虔诚的把护身符揣在上衣口袋里……。

劝退时多次神奇的巧合告诉我,是师父把他们一个个以不同形式在不同时间和地点送到我的身边,让弟子完成史前大愿。

在生命的轮回中,生生世世,结下的缘数不清。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救度,相识的与不相识的,尽量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