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沈丘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1999年7月2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强烈的妒忌心驱使下,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灭绝性迫害,在层层恐怖高压下,河南沈丘县一些邪党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践踏法律,残害善良,制造了一桩桩人间悲剧。据初步统计,沈丘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拘禁者数十人次,被非法罚款十二万元以上,被非法劳教、判刑者九人,被迫害致伤残者二人。请看以下案例。

案例一:沈丘师范舞蹈教师马瑞被非法判三年劳教

马瑞,女,43岁,回族,沈丘师范学校(后该校迁至周口,更名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舞蹈教师。得法前,她因业务娴熟、相貌出众而表现出高傲任性;修炼以后善待他人,宽容祥和,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人们在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威力。在大法遭到疯狂打压后,马瑞抛家舍业,和平上访,遭到恶党三次关押迫害。

1999年10月,马瑞第一次赴京上访,被沈丘政保恶警劫持到看守所非法羁押,同时被非法抄家。经家人营救,最后被勒索5000元“保证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获释。

2000年12月底,马瑞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绑架,由沈丘公安接回后非法羁押,至2001年5月底才恢复自由。

2001年12月,沈丘政保恶人窜到师范,把马瑞骗到校长办公室“谈话”,以传给功友资料为借口,再一次将她绑架,关进监牢。后判其三年劳教,于2002年7月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摧残。

在马瑞遭无端迫害期间,沈丘师范的两任校长为保全自己,落井下石,直接参与了对她的打压。马瑞第一次上访,政保恶警以去北京找人“花费”为由,敲诈沈丘师范15000元,以陈洪亮为首的校领导班子研究,决定这笔钱“由马瑞个人支付”。因马瑞的丈夫(沈丘师范教师)经营的工厂倒闭,负债累累,家无分文,陈表态从她们夫妻二人的工资中逐月扣除。这样一来,她家的苦日子更是雪上加霜。2001年底,恶警到学校找到时任校长的陈建国,要找马瑞“谈点事”,马瑞当时不在学校,恶警要陈给她打电话联系,陈明知公安要抓捕她,但还是言听计从,在电话中编造谎言,把她骗到学校,致使马瑞再一次落入魔掌,遭受长达三年的牢狱之灾。

案例二:马敏多次遭残酷迫害 父母忧伤过度含冤离世

中共残酷迫害大法以来,大法弟子马敏累次遭受非法关押折磨,最后又被劫持到郑州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在她长年被囚禁的日子里,父母的眼泪都哭干了,原本健康的身体日渐衰弱,双双含冤离世。

马敏于九七年得法,从此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父母亲看到她修炼后的巨大变化,也对大法由衷的敬佩。

大法遭到迫害之初,马敏决定利用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赴北京上访说明真相,为师父洗冤,不料却遭到了县公安恶警的非法劫持。政保大队长卢峰把马敏等大法学员投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将近四个月。在此期间,狱卒剥夺了大法学员的一切自由,任意羞辱谩骂,禁止她们炼功。有个姓段的股长只要一见她们炼功,动手就打,抽耳光,用脚跺,或砸脚镣。最后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卢峰、胡安等恶人敲诈马敏家13000元巨款。那是她家节衣缩食的血汗钱哪,却被恶人非法劫走,用于发奖金和吃喝挥霍。

2001年,中国传统新年前夕的一天半夜12点,恶警又无故把她绑架到西关派出所,故意挑衅,问她“法轮功好不好”?“法轮功好在什么地方”?马敏如实回答了几句话,恶警竟再一次把她关进看守所。

马敏这一次被非法关押整整11个月。在此期间,狱警不让大法学员相互说话,不让炼功,见谁炼功就毒打,并威逼号里的犯人打她们,不打不行。给炼功的大法弟子砸上38斤重的大镣——这是抢劫犯、死刑犯才戴的重镣,丧失良知的狱警们却把它砸在了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身上。有一次,恶人连续给几个女大法弟子戴了40多天脚镣。那镣一圈都是尖锐的铁棱子,紧贴着皮肉砸上去,戴着镣站那不动,疼的都得弯着腰,打饭、上厕所都是用手提着镣,弯着腰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磨的脚脖子前后都是血。来例假时更为难堪,没办法,只能把里面的内裤给撕开,换下来,再把干净内裤撕开套身上。

有一次,因为大法弟子在监室里炼功,狱警又气急败坏的给他们砸镣。恶人把镣砸上还不解恨,又把一只手铐扣在大法弟子王香荣的脚上,另一只手铐扣在马敏的脚上。她俩想动动身子,就得一起动。晚上入睡就更难了,但因困的太厉害,好不容易睡着了,起来方便时还得把对方叫醒,两人一起挪着身子去厕所,这种毒辣的酷刑折磨了二人一个星期。为了加重迫害,恶人们又把她送到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两年。

在邪恶迫害大法之初,有三个大年之夜,马敏是在铁窗里度过的。她的父母亲在家中日夜思念女儿,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悲伤成疾。马敏从劳教所出来不久,父母亲就相继含冤离世。这是中共邪党犯下的又一桩命案,也是沈丘恶人迫害大法犯下的千古大罪。

案例三:大法学员王霞云反复被关押 导致身体残疾

王霞云,女,现年59岁,家居槐店镇。她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长期折磨她的多种疾病都好了,浑身上下一身轻,家中充满了温馨祥和。

1999年7月,风云突变,大法遭到了中共恶党的疯狂迫害。为给大法洗冤,这年12月下旬,王霞云毅然赴京护法。到了北京,没找到信访办,转而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向游客证实大法。在广场被警察劫持,强行带到前门派出所。警察拿出《登记表》,对被绑架的大法学员逐人登记。王霞云不愿给当地领导找“麻烦”,闭口不报自己的姓名和籍贯,恶警们就给她拉背铐,残忍折磨长达两个多小时。最后,沈丘去的恶警把她带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了一个多月。出狱时被勒索1800多元,钱交给了恶警头目卢峰,卢连个白条都不打。大法遭迫害的八年间,王霞云被非法罚款4次,总金额14000元以上(一次罚单位的也由她个人交),恶人从未开过收据。

从这次进京上访以后,沈丘恶人就一直对王霞云采取各种方式骚扰,全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2000年4月中旬的一天,她正在家里做饭,站北派出所的张贵苹闯了进来,不容分说,把她劫持到外面的警车上。到了公安局,政保恶警先问王霞云“还炼不炼”?然后叫她签名保证“以后不炼了”,王霞云不同意签,仅仅就因这一点,恶警就又把她投进看守所关押。她丈夫找恶警要人,恶警都说“不知道”,再三求情追问,最后卢峰才说:“人在看守所,要出来必须交3000元罚款”。谁知交了3000元,还是不放人。原来是站北派出所恶警从中作梗——他们以为自己抓人“有功”,说“忙了半天没见一分钱”,因而不开证明。结果,这帮厚颜无耻之徒又敲诈了1500元。王霞云无辜被关押55天后,才走出魔窟。

2000年10月12日,王霞云正在家做饭,卢峰又指使站北派出所恶警将她绑架到公安局。卢峰以她“和炼功人在一起背经文”为借口,逼她写“悔过书”,遭到严词拒绝后,恶警们再一次把她关到看守所。非法提审时,恶警卢峰采取残忍手段折磨她,派人轮流严密监视,一连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恶警们管此种方法叫“熬鹰”,被“熬”的痛苦甚于酷刑)。一次,因她学法被巡警看见,狠毒的给她砸了个30多斤的大脚镣,一戴就是一个多月。还有一次,她和被关押的另一个功友就说了一句话,狱卒又在镣上加上一个手铐,加重摧残。至于在看守所挨打挨骂,更是家常便饭。

2001年6月份,迫害再度升级,国保恶警非法判王霞云“劳教”,把她送到十八里河劳教所,在这个臭名昭著的人间地狱,王霞云遭到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身体被摧垮。出来以后,长时间未能恢复,至今两腿行走仍然困难,眼睛视力大大下降,看不到三米以外的物体。

案例四:孝顺媳妇杨秀灵被判刑七年

大法弟子杨秀灵年过半百,原为沈丘师范职工家属,后随学校迁至周口开发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居住。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后,为还大法公道,她曾两次依法赴京上访,均被沈丘国保大队恶警抓回,投进监狱。她在狱中度过了两个大年。有一天深夜12点,国保头目卢峰对她非法审讯,她不妥协,卢峰用重拳照她头部连续猛击,接着又将她按倒在地,一气猛抽十几皮带。为使她屈服,狱警彭宇给她砸上脚镣达20余天,并逼迫她戴着手铐在监区一圈圈“趟镣”。

杨秀灵出狱后,正值婆母患肺癌卧床。在自己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她待婆母如亲娘,喂饭喂药,擦洗屎尿,精心伺候两个多月,直到送老人入土为安,令叔伯妯娌敬佩有加。

2002年10月,她在学院院内讲真相,遭坏人举报,恶警头目黄金启夜里带人将她绑架,关进看守所摧残。

此次出狱后,杨秀玲那惯于寻花问柳的前夫刘国普,与其儿子的女朋友的妈妈(寡妇)勾搭成奸,公开姘居,竟然卑鄙的以“杨秀灵修炼大法、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起诉,与她离了婚。结果,俩孩子正常的婚事黄了,刘国普与那“亲家母”的龌龊结合却成了。

杨秀灵失去了经济来源,儿、女尚未成家,还要赡养八十多岁的老娘,生活极为困苦。她到餐馆刷盘子,到街上卖菠萝维持生计。在如此困境下,为给善良的民众送福音,她在家里建了个资料点。刘国普发现后,恶狠狠的扬言要“举报”。不久,刘的顶头上司加好友----学院保卫处长赵志强悄悄向公安“告密”。2006年5月4日,沙北分局国保大队韩勇、李辉、阎然生等四名警察突然闯入杨秀灵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和大法资料,将她劫持到看守所羁押。市610于义云疯狂叫嚣:“对杨秀玲、顾学敏(也被拘禁)必须重判,否则起不到打击作用”。川汇区法院在压力下践踏法律,构陷罪名,一审将杨秀灵判刑10年。家人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改判7年。但往外地送几次都送不掉,610、国保恶人无视昭然天意,还死死关住她不放。

案例五:北关小学教师王翠家遭非法抄家、抢劫、监禁

大法弟子王翠,是一名年轻的小学女教师。修大法后,更加兢兢业业工作,体贴关心学生,其做人风范为同事邻里所称道。在大法遭到中共无端打压后,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多次被恶人迫害。

王翠原来在沈丘北关小学工作,当时丈夫已经过世,儿子刚满13岁,公公婆婆不在身边,唯有她一人抚育儿子。在红色恐怖高压下,学校校长王实践配合县教育局邪党人员迫害她,以所谓“支教”为名,把她撵到离县城几十公里的付井小学任教,害的她们母子分离,孩子孤苦伶仃。

有一次,王翠在和王营小学张校长谈话时,善意的告诉他大法真相,让他别听信谎言,善待大法,以保幸福平安。因长期受党文化洗脑和对中共的恐惧,张校长正邪不分,委身邪党,把她举报给公安,致使王翠被恶警绑架,身陷囹圄。王翠的家也被恶警非法抄抢,抢走现金3000元,手机1部,出狱时又被敲诈700百元。

其他一些大法学员被迫害简况:

李景荣,女。2000年12月被绑架,拘禁两个月,非法罚款1000元;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迫害的两脚失去知觉。
王香荣,女,42岁。19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15天,非法罚款2000元;被非法劳教两年。
朱云。2000年、2002年两次被拘留,非法罚款5000元,勒索伙食费1000元,家人送礼5000元;被非法劳教三年。
张靖,女。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王凤荣。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毕子斌,男,49岁。被非法罚款7000元;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15天。
马义梅,女,48岁。2000年被非法拘留两个月,非法罚款8000元。
徐艳梅,女,42岁。2005年被非法拘留15天。
窦中兰,女,62岁。被非法罚款4000元。
马义坤,男,61岁。被非法罚款8000元。
郭秀,女,56岁。被非法罚款3000元,家人送礼4000元。
张瑞华,女,50岁。被非法罚款4000元,家人送礼5000元。
李翠兰,女,44岁。被非法罚款8000元。
魏伟,男。被非法罚款700元。

以上所述,只是沈丘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的部份案例,更多事实还在搜集之中。

古人云: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诡秘,神目如电。人世间的一切,高层生命全都历历在目,“善恶必报”是永恒的天理。沈丘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有的已经遭了恶报,如公安局副局长郑贺平死于车祸,李副局长死于癌症,站北派出所警员唐东风股骨头坏死。中共把他们当枪使,逼他们与神佛为敌。这些人残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被中共坑害了。

中共窃国几十年来,杀害了八千多万无辜的中华儿女,出卖了广大的祖国领土,摧毁了五千年的传统道德和神传文化,更残害了走在神路上的一亿大法徒,令天地为之震怒!天灭中共之日很快就要到了!中共解体之时,凡是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的人,在面对血旗发毒誓的时候,都被打上了兽记,就成了中共的一份子,就是众神消除的目标。

大难来临之际,神佛要救度那些还有善念的人,声明退出邪党,就能抹去兽记;明白法轮大法好,就能得到神佛的慈悲救度,进入人类的新纪元。现在已经有2300多万勇士声明退出邪党的各种组织。我们善劝沈丘的父老乡亲(包括那些曾经迫害过大法的恶人):快快阅读撼世奇书《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假、恶、暴的邪教本质,不为行将就木的中共陪葬,退党保命,走向幸福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