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学联会主席叶科奉劝留学生勿充当中共炮灰(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黄凯莉采访报导)自纽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表诋毁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声明后,引起各界关注。他们为何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意图破坏这场在国际主流社会弘扬中华正统文化的盛事?背后的因由是什么?记者就此采访了曾在九八 、九九年任美国南加州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的叶科博士。


曾在98、99年任南加州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的叶科博士

叶科博士认为,学生会跟新唐人没有什么恩怨,这件事情是中领馆在背后操弄。学生会在经费上依赖中领馆,中领馆通过各种方式操控学生会,利用学生会的头头去干一些自己不方便出面干或没有能力干的事情,使学生会的功能出现了变质。

叶科指出,那些学生会头头这样做,是他们人生的一个污点,会使他们以后在自由社会难以立足。他希望这些留学生分清,爱中国不等于爱中共;不要这样被领馆利用,不要给中领馆当枪使,当炮灰。他也表示,学生会应该是一个服务学生的机构,不是代表机构,几个学生会头头在领馆操控下搞出来的声明代表不了广大学生学者。

以下是采访全文:

记者:叶科博士,前些日子纽约学生学者联谊会发了一个声明,欲抵制由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进行;你对此有何感想呢?

叶科:比较意外。虽说学生会是受中领馆操控的,但他们采用这种方式公开诋毁,做的如此出格,还是令人感到意外。

记者:为什么你会感到意外呢?

叶科:这些学生会的头与法轮功、新唐人应该说没有什么过节。他们本人不应跟法轮功、新唐人有那么大的仇恨。这些仇恨从哪儿来?其实是中领馆,是它在背后操控的。这从文章的措辞中可以看得出来。

整个声明的格调非常低下,完全是中共搞政治运动、政治斗争的那一套论调。在美国的校园里出现这样的言论,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他们凭什么能说法轮功是什么×教?根本就是中共的那一套说辞嘛。他们有什么资格宣称纽约大学中国学生拒绝法轮功?有不少学生可能自己或者家人、朋友就炼法轮功,他们知道吗?他们凭什么说镇压法轮功得到了全社会的拥护?法轮功是民间团体,炼法轮功是自愿的,至少几千万法轮功学员他们自己就不同意镇压。迫害开始的时候,当初政治局常委七个中六个不同意。这些情况学生会的头头们知道吗?他们根本没有做过调查研究嘛,就是照搬中共的政治套话了。

作为学生会发表出这种文章,让人感到很痛心,这些学生做了这种事将会成为他们以后人生的污点。

记者:能请您讲一讲为何对这些受中共操控的纽约学生而痛心吗?

叶科:我以前也在学生会干过,我对他们的心态还是非常了解的。他们的信中引用了一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话是引对了,只是引的不是地方。事实上,他们和新唐人、跟法轮功没有什么恩怨。是中领馆在中间煽风点火,挑起事端,坐收渔翁之利。这是中共搞群众斗群众的一贯手法。我希望那些学生会的头头们不要去干这种受领馆唆使,同根相煎,在中国人之间搞起仇恨斗争来。

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国泱泱大国已经几千年了,中共只有几十年的历史,它算什么?也许有人认为批评共产党,甚至他自己还是共产党员,所以感觉说到了他。其实,如果稍微读读历史,他们就知道中共给中国带来了怎样的灾难。看看共产政权在东欧的解体,看看在欧洲对共产专制的反思与批判,看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在美国的落成,其实可以看到天理是很公平的,共产党对民众犯下罪恶,是逃不脱被历史清算的命运的。

如果这些人还不了解共产党干了什么,那么我想请他们读读《九评共产党》。如果他们不相信法轮功遭受的迫害,我想推荐他们读一下高智晟律师的第三封公开信,上法轮功网站去稍微了解一下。兼听则明,看看那些图片,那些迫害案例,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千古奇冤啊。既然迫害是存在的,持续了那么长时间,那么制止这场迫害应不应该?太应该了。

这场迫害的存在,对整个国家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要耗费这样巨大的人力物力去迫害一个善良的群体?这场迫害的存在,难道不是每个中国人的灾难、每个中国人的耻辱吗?早日制止这场迫害,不是对中国人都有好处吗?这才是真正的爱国。所以,我希望那些学生会的头头们能够静心思考一下,想想作为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应该怎么做。落井下石,当迫害帮凶,这可不是有品行的人应该做的。

记者:那么对中共利用此事在媒体炒作,你怎么看?

叶科:我觉的非常可笑。就象我刚才说的,学生会的运作其实是在少部份人手上。纽约大学学生会这么做,完全是中领馆在背后鼓弄。他控制几个头头,就可以搞出这么一摊事来,可是那根本代表不了中国学生学者的整体。很多学生对学生会的头头们受领馆这样操控的表现是不满的。这么一个东西,这么一封上不了台面的声明,能说明什么?什么也说明不了。

学生会本身是个服务机构,不是什么代表机构,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学生社团。就象哥伦比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信,动辄便要代表四千成员,那是天大的笑话,跟共产党动辄要代表全国人民发话一样,强奸民意嘛。还有不少学生学者还是法轮功学员呢,他们能代表得了吗?这是中共的党文化,在海外是行不通的。

别说这种煽动仇恨、信口雌黄诽谤他人的事情,就是正经的学生会活动,它平时的活动能有多少人参加,能来几千个学生学者吗?不可能的。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些人当了个学生会的头,好象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也相信很多的学生学者对这次事件是心中有数的。学生会的几个头头代表不了他们。那些人也没有资格在这么大的问题上不经过投票表决就可以擅自发公开信。

记者:学生会跟中领馆是怎样一种关系?

叶科:学生会成立最早的初衷是为了帮助那些刚到美国的留学生安顿,因为他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需要这样的帮助;另外就是方便学生交际、沟通资讯。大家基本上可以说是义工了。但因为经济来源上不太宽裕,所以领馆就能够插进来。如果学生会没有保持独立运作的决心和能力的话,就会对中领馆形成很强的依赖。再加上中领馆垄断海外与国内联系的渠道,所以中领馆操控学生会其实很容易。

另外,中领馆很多自己不方便出面做或无法做的事情,就会试图利用学生社团的名义来做。这样,中领馆对学生会也有一种很强的利用动因。事实上,它利用、操控和收编学生会的时间已经很长了。由于中领馆的介入,学生会的功能就出现了变质。

记者:在您的经历中,中共如何操控学生会?

叶科:它们操控学生会通常有这么几种方式:

1、拉拢、操控学生会的头头,给他们个人一些好处。例如定期邀请他们到领馆去聚会,邀请他们出席一些重要庆祝活动、社交场合;大陆有什么重要人物来时,让他们组织学生去欢迎,不少人把这当作一种荣耀;还有把他们介绍给大陆的一些政商人物、中共控制的一些当地社团等等。

2、给学生会提供一定的经费。因从中国大陆来美的留学生大多经济不那么富裕,至少我那时是这样的情况。为了让更多的人参加学生会及各种学生会组织的活动,那时基本就没有收会费和活动费。

学生会经费的来源有三个渠道:一是作为学生社团向学校申请一部份。但这样的话,活动必须得向所有学生敞开,而且学校的资助不是很多。二是到社区找赞助,或拉一些广告,或有熟悉的热心人士帮忙一点,但通常不那么多。三就来自中领馆,这是主要的一部份。在办大活动的时候,如中秋、新年学生聚会,中领馆的资助经常会成为学生会经费的主要来源。我在任的时候,领馆每次活动也会给学生会二百至七百美元不等的经费。镇压法轮功后据说领馆对学生会给钱也大方了很多。因此,学生会在经济上就对中领馆形成了一种依赖关系。当然,这种经济支持按理来说是他们应尽的责任,他们本来就是拿百姓的钱嘛,但领馆却利用这来操控学生会的头头去干事情,他们听话的话钱给的容易一些,也多一些,把学生会当成他们的政治工具。

3、监控学生会的邮件往来。中领馆的邮件帐号夹杂在学生当中,这样学生会中公开发出的邮件领馆都会收到,可以随时监控学生会的动向。其实他们不是学生学者,这样做是不正当的。

4、影响、操控学生会负责人的选举。学生会因为是松散组织,所以常常只要是大陆来的,就会自动成为成员。但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可能是总人数的百分之二十左右,甚至不到。如我那年,整个学生社团的电子邮件上大概有三百至五百人,一般前来参加活动的大约有六十至一百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因为是义工嘛,自愿参加,有的来的久了,有的住远了,有的忙啊,有的有自己的圈子了,就可能不来参加活动了。但到学生会换届或重大活动的时候,人来的会多一些。

那时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是选举产生的。大概在选举一个月前发通知,告诉大家报名参加竞选,如果只有一个人报名,则自动被选为主席;如果多于一人参选,就要进行投票表决。这边因为通常参加选举的人跟领馆可能都有一定关系,领馆不那么担心,干预不那么明显。但如果出现民运人士或其他一些领馆要防范的人,领馆可能就会动用他们掌控的网络,私下运作,防止那些人当选。我知道明尼苏达大学二零零四年学生会选举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5、提供其它的支持。如给一些学生会提供论坛服务器等。

记者:那么中领馆是怎样利用学生会,要他们干些什么呢?

叶科:他们利用学生会一个是为了造势。如国内重要人物来访、什么重要庆祝活动,要制造“盛大”场面。

他们还会要求学生会注意一些团体的动向。这些事情单靠领馆是做不来的。在我那个时候主要为了防范民运人士。

后来中共迫害法轮功,中领馆成了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他们对学生会的利用表现的就很明显,开所谓的批判会啊,签名啊。我知道当时在我们这里很多学生会的人并不反对法轮功,但也被中领馆找去被迫表态,中共媒体再改改,就变的面目全非,出口转内销,欺骗国内百姓去了。

学生会搞什么活动,中领馆会给学生会施压,不能让法轮功学员参加。但这种做法是违反学校规定的,因为等于是搞歧视。所以学生会不一定敢公开这么做。

以前他们搞活动我去参加的时候,学生会的头都比较紧张,这种紧张不是说他们认为我会有什么威胁,而是怕领馆看见,找他们的差错。有一年我在演出后台服务,把一个凳子搬上前台不久,学生会的头头看到了,赶紧就找借口把我支开了。其实在其它场合他还跟我友好打招呼,但跟中领馆官员在一块的时候,见到我却象不认识一样。这种心态,有时令人很难理解。领馆对他们的操控也可见一斑。

中领馆还会利用学生会来搜集法轮功学员的资料、汇报这些学员的行踪资讯,把学生会变成他们的特务组织。被利用的人很多甚至认识不到这其实是在侵害他人的权利自由,更没意识到中共其实已经在把他们当线人耳目、干间谍特务这种性质的不光彩的事情。不过,因为不少被关注对象以前可能也是学生会的负责人或活跃分子啊,跟那些人也认识,这样那些人有时又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给盯梢对象。有位学生会的负责人就告诉我,中领馆问起你的情况。这是因为他觉的大家是朋友知会你一下,却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的严重性。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中领馆领着人民的薪俸,应该干些真正有利于人民福祉的事情。它们在海外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是在做迫害帮凶,是在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绝对是不应该的。他们拉拢这些学生会头头下水,这会让那些学生以后在自由社会很难立足,其实是在害那些学生。我希望学生会的头头们不要这样被领馆利用,不要被一时的利益所诱惑、不要被他们漂亮的说辞所迷惑。中领馆想把他们当枪使、当炮灰,他们可不要再犯糊涂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7/157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