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轮功学员集会游行抗议港府执行中共黑名单(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香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在遮打花园举行集会,强烈抗议港府当局再次配合中共入境黑名单,拒绝来自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入境,并在遣返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暴力。

随后,法轮功学员与支持者游行到香港政府总部,递交给行政长官曾荫权的公开抗议信,呼吁港府当局为港人福祉着想,立即停止及纠正错误的做法,全面维护道德良知与人权法治,以免成为濒临解体的中共恶党的替罪羊和陪葬品。


香港法轮功学员在政府总部外宣读公开信。

到场声援的香港议员和民主人士指责港府违反人权法治,配合中共当局打压异己。中西区议员林耸然批评港府为迎合中共领导人举办各项所谓回归庆典活动,刻意营造美好气氛,另一方面却配合中共当局打压社会上不同的声音。民主人士孙斌也谴责曾荫权配合中共的摆布,使港府变成象中共政权一样,封杀人权自由。

香港法轮佛学会发言人简鸿章在会上宣读法轮功学员给曾荫权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曾荫权先生:

我们就港府入境处于周一暴力遣返法轮功学员朱律师,向你提出强烈抗议。在香港回归中国大陆十周年前夕,我们对港府当局滥用权力侵犯法轮功学员人权,配合中共黑名单操作,不分善恶的一味取悦中共独裁政权,表示愤慨与悲哀。

朱律师曾于本月十九日顺利来港办事,二十日离开,但前后不过四天, 六月二十四日晚上入境香港时,却被拒绝,当局所用的借口为“对公众利益没有好处”(Not Conducive to Public Good),但却说不出任何具体原因。她在机场滞留一夜后,二十五日中午,被入境处强行以“镇暴毯”包裹遣送回台。这是朱律师在香港入境时首次遭到暴力虐待。

朱律师接受入境处问话期间,被扣起护照及港签。入境处官员一直询问其来港目的及将要会见什么人,朱律师说来港只是从事合法活动,以及在七一期间见证“一国两制”。她在香港的联络人,香港法轮佛学会负责人简鸿章也向入境处人员保证,朱律师入境后从事和平合法的活动,他希望入境处不要为难朱女士,让她入境。

朱律师在拘留室多次要求见律师,但是,入境处官员受上级指示,态度反复,原本答应让她见律师后讨论申诉,但天一亮,没等到律师,八点多钟,防暴警察架住朱律师的双手,打算暴力遣返。朱律师顾及尊严,自行走到停机坪,但飞机已飞走,才又回到拘留室。

其后,高级入境事务主任陈文浩要求朱律师搭十一点二十分的班机离开,朱律师要求与律师通电,委托何俊仁律师在电话中与陈文浩交涉。何俊仁请入境处重新考虑让朱律师入境,但是陈文浩表示,下令遣返来自最高层,无法改变已作的决定。大约中午十二点,朱律师被六名女性员警用“镇暴毯”包裹、用轮椅强制押上十二时二十分飞往台北的港龙班机。

法轮功在大陆受到严酷迫害,无数幸福家庭被拆散、被破坏,大批学员被非法关押,惨遭酷刑折磨,数以千计的学员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后焚尸灭迹。在香港,法轮功除了历年来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制与不公正对待以外,我们看到近月来中共派出的特务大举活动,肆无忌惮的监视、摄录法轮功活动,收集黑名单,甚至行凶打砸,制造恐怖气氛。如果没有当局的无视与纵容,他们是不可能那么猖獗的。如果港府当局要把香港变成中共特务之都,那就不要期望香港能荣升为国际都会级的城市了。

朱律师这次被非法暴力遣返,加上近期台湾最少一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拒发港签或被拒入境,再一次证明中共的黑名单黑手操作继续运作。港府当局不仅没有尊重人权自由与法治,没有与世界正义力量一起谴责中共违背人性的种种恶行,反而滥用手中权力助恶为虐,牺牲香港赖以生存的道德基础,妄图向中共政权献媚,糊里糊涂的在中共死党唆使下进行挑拨,在胡锦涛先生即将访港时压制参与法轮功团体活动的人数,这实在是对“一国两制”最大的讽刺。

践踏人权、破坏法治,不单玷污香港的声誉,更是破坏了港人治港的道德根基,如不及时纠正,将令香港前途陷入巨大的困境。何况中共政权从来不代表中国,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反人类、反自然、反正统文化的邪恶残暴政权,在标志着中国人民良知觉醒的退党巨潮中濒临解体,此时继续耀武扬威,不过是在展露它的末日疯狂而已。中共高层的良知人士,目前都纷纷为国为民为己寻求出路,香港政府本来有良好的管治基础,何必跟随中共死党作恶,自毁根基,甚至成为中共的替罪羊、陪葬品呢?我们恳切呼吁香港政府为港人福祉着想,立即停止及纠正错误的做法,全面维护道德良知与人权法治,为香港与港人开创美好的未来,也为缔造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作出贡献。

法轮大法香港修炼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