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被封数次被抓 刘生柱一家屡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多年来,山东潍坊大法弟子刘生柱的住房被姜伟东等恶徒封堵窗门,强行霸占。一家三口有家不能回,过着到处漂泊的日子。

自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刘生柱再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迄今已是八个多月了。期间,他在昌邑老家的父母(已年过七十)曾多次来潍坊,到公安局、检察院要儿子,老人对他们说:“我的儿子是个好人哪,他孝顺啊。他炼法轮功有什么错,你们把他关起来?!”这些执法者们相互推诿,不理不睬。

刘生柱今年三十七岁,在修炼法轮功前他脾气十分暴躁,好与他人争斗。修炼后,法轮大法改变了他,他变成了一个心地善良,勤快能干,乐于助人的人,也不与人争斗了。就是这样一个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与妻子李秀梅因坚持说真话,屡遭迫害。


被堵的院门

刘生柱、李秀梅夫妇家宅楼

• 房屋被当地恶官非法霸占七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功残酷的打压开始后,当地有许多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心虚理亏的当局就在路上层层设卡,进行围追堵截。刘生柱、李秀梅夫妻为能顺利到达北京,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想办法突破邪恶的层层拦截,由刘生柱骑着摩托车,载着妻子李秀梅及当时才三岁的儿子进京上访。

潍坊距北京一千多里地,刘生柱、李秀梅却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顺利抵达了。在北京呆了八天后,刘生柱三口被警察抓捕、押回当地后,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恶警随即非法抄查了他的家,两天后才将他们放回。

回家后,派出所伙同友爱村村委安排专人监视、跟踪刘生柱夫妇,限制其人身自由,连他俩上市场买东西监控者都紧跟着。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的一天,友爱村村主任姜伟东来到刘生柱家说:“下了通知,中央又要用电视公开批判你们。这几天你们哪里也不能去。”到了晚上,村里安排人开了一辆车停到刘家门前胡同口,几个人坐在车里监视。刘生柱一家趁监视者不注意走脱。天明后,他们发现一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失踪”了,恼羞成怒。

派出所的警察与村委的人气急败坏地窜到李秀梅哥哥家里,威逼李秀梅的哥哥写“将刘生柱的住房做抵押金”的证明,李秀梅的哥哥抵制、不写,恶人们就用电棍电他,并破口大骂不停。李秀梅的哥哥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无奈地按他们的要求写了。

恶人们从李秀梅哥哥家出来后,就直奔刘生柱家。当时,刘生柱的妹妹、妹夫住在刘生柱家看门。恶人们象强盗似的进屋将刘家翻了个底朝天,把二十九寸彩电、放相机等所有值钱的东西全抢走,还把房产证、户口本和所有的钱都拿走。就是这样,恶人们还不罢休,又向刘生柱的家人索要了二千元钱。更邪恶的是恶警又将刘生柱不炼法轮功的妹夫抓到了派出所,将他关进了木笼子里,二十四小时后才放了他。他妹夫回到刘生柱家后,恶人又把他赶出了刘家,接着把刘生柱家的门全上了锁,封了起来。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刘生柱一家三口去找友爱村负责人,想要回自己的房子。当他们走到村委大院门口时,村主任姜伟东领着三个人,直扑刘生柱,不分青红皂白上前就将刘生柱暴打一顿。他们仨人围住刘生柱,有的用拳打他的太阳穴,有的用脚猛踢他的小腹下边;他们一边打一边叫骂“今天非叫你死在这里不可”等一些很难听的脏话。作为炼功人,刘生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不停地向他们讲道理、劝善。但深受邪党谎言蒙蔽的姜伟东及三名打手,已是被邪恶操控的人性全无,他们非但不听,反而打得更狠,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了手。这时旁边围观的村民都看不下去了,催促刘生柱赶快走,可暴徒们却不依不饶,硬将刘生柱拖到一间屋子里,并叫嚷着“今天非打死他”。后来, 刘生柱趁他们不注意时走脱了。

看到姜伟东等人如此无法无天的行凶,李秀梅要找村支部书记理论:为什么无理抄家、罚款、封屋,还要将人往死里打?可恶人们根本不理她,不让她进村委。她就质问姜伟东:你们还讲不讲理?为什么这样知法犯法?姜伟东却说:“你今天没有理讲,我就是理!你家的房子我们给卖了,卖了五万元。到北京找你俩花了三万,从七月到十月派人看你俩花了两万。你已经没有房子了。从今以后这村里没有你们这家人。”说着,姜伟东就粗野地赶她走,并说:“爱上哪告上哪告,不怕!”

当天下午,气焰嚣张的姜伟东又丧失理智地领着人把刘生柱家住宅(128平米,上下二层楼)的院门及旁边的理发室门(李秀梅在家开小理发店谋生),全用砖和水泥垒了起来(见上图)。

刘生柱一家三口不得不过着有家不能回、到处漂泊、流浪的日子……

二零零五年春天,李秀梅回村找到姜伟东要房子,还没说话,姜伟东就向她要四万元钱赔他的牙。说是到北京找刘生柱俩口子,一个月花了两万,回家发高烧,烧掉了两颗大牙(实际是遭报应了),要李秀梅赔他钱,要不然别想回来住,并说“上哪告都行,我不怕”。

一直等到当年秋天村委搞选举将姜伟东无暇他顾时,刘生柱的亲属才去扒开了被堵的门。此时,房子的木头门窗已腐烂得没法入住了,无电无水。刘生柱的家人不得不出钱将房子修理了一番。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李秀梅从看守所出来后才住进了自己家。

• 多次遭非法抓捕

几年来,刘生柱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无端遭受迫害的真相,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在二零零零年一年中,他遭到恶人三次绑架:第一次是春天,他被非法拘留了半个月;第二次是秋天他被奎文区东关派出所绑架,遭到派出所恶警电棍电击迫害,后遭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第三次是被奎文区梨园派出所绑架,再次将他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里,因他不配合邪恶,警察用皮鞋踢他的肚子,有时警察指使在押人员打他。一个月下来,他被折磨的皮包骨头,走路眼前发黑……。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刘生柱在从烟台返回潍坊的路上,被潍坊国安特务绑架,关押在潍坊看守所,饱受折磨。零七年五月底潍城区伪法院曾对他与其他两名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审判。

据目击者说:刘生柱被迫害的很厉害,胡子长期不让刮,足有半尺长,飘在胸前。面对着残酷迫害,刘生柱始终坚守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李秀梅这些年来也遭到多次迫害。二零零零年她被绑架到奎文区东关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二零零三年又遭到北宫派出所绑架,并抢走现金六百元。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晚上,恶警在绑架了刘生柱之后,又窜至他家将李秀梅及年仅十岁的儿子一同绑架(孩子当夜十二点放回),并将家中财产洗劫一空。抢走现金二万元左右,汽车一辆;电脑、打印机两台,嗜财如命的恶警,就连孩子用的学习机、闹钟都没留下,甚至连孩子平时积攒的硬币都一分不剩地搜刮得一干二净。

李秀梅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执法犯法的潍坊当局煞有介事地将无罪的她非法劳教两年,所外执行。

李秀梅的母亲今年八十二岁,刘生柱的父母也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都照顾不了刚上学的孩子。由于家里的钱财被洗劫一空,李秀梅母子生活十分困难,李秀梅就靠卖饼挣点现钱与儿子勉强糊口,十岁的儿子经常靠吃方便面度日。

善良的人们,刘生柱、李秀梅夫妇只是炼功做好人,告诉人们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就遭到如此的迫害,天理何在?请你们通过这一家人的遭遇,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宣布三退,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