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收集街道社区居委会、村委会电话号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几年来,海外大法弟子大量向大陆打讲真相电话,我本人、家人及周围很多人都接到过这样的电话,这对震慑、制止邪恶,救度世人确实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近期《明慧周刊》有同修建议收集食杂店、烟摊、售书亭电话号码,由此我想到我们更应当广泛收集街道社区居委会(村委会)的电话号码,(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并不一定属具体人名)。

在大陆所有城市、农村都有自称是政府的最低一层组织,是贯彻恶党各项控制人的政策、措施的具体执行部门,向下延伸到所有家庭。街道社区居委会的主要工作人员是公务员编制,享受高工资待遇,居委会的邪党书记、主任很多是年轻、有学历、竞聘上岗的,一般工作人员也多是邪党退休干部。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这些人中的一些受邪党蒙蔽、毒害较深的人,不同程度的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有的参与洗脑班当“包夹”,当“帮教”,有的替邪党的“六一零”传达各种迫害指令,有的充当跟踪大法弟子的便衣,有的戴红袖标巡逻,有的借“敏感日”到大法弟子家去所谓“探访”、威胁。这些人受恶党毒害较深,而大陆大法弟子讲真相受多种因素影响,有些暂时还没有面对面的讲给这些人,他们真是急需救度的一批人。
 
几年来,明慧刊登了大量揭露当地邪恶的主流文章,而我自己对此却没能深刻认识,只是简单、狭隘的认为要曝光极少数最邪恶的恶警、恶人。在我们身边也时有大法弟子被绑架、劳教,可自己却以不了解情况为由,认为没办法揭露邪恶,只能默默的发正念。当同修想给我们单位的某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给其讲真相后仍无悔改表现的领导進行电话号码上网曝光时,我却说:“他还不是太恶,咱们自己给他讲真相,别给海外大法弟子增加负担了。”想想我的话,是否纵容了邪恶?我觉的给恶人上网曝光是为了救人这一点我的认识还很不够。现在,正法形势发展很快,海外大法弟子大面积打真相电话范围极广,绝不仅限于少数恶人,而是能救谁救谁。

受同修文章的启发,我认识到我们和海外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把一些急需救度的世人(包括各类人)的电话上网,没有恶意。甚至给一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电话上网曝光,我们也没有憎恨,也没有丝毫报复之心。我觉的他们太可怜了,如果不是受江罗及邪党的毒害,他们或许不会对大法犯罪,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稀里糊涂的给恶党做陪葬。我们抱着一颗救人的善心把他们的电话号码上网,只为救人,这是大善、是慈悲。

为此建议大陆所有大法弟子都收集我们居住地区的、工作单位的各类还未明真相的世人的电话,包括街道社区居委会、村委会以及各部门、单位领导,甚至包括亲朋好友中那些不听真相的世人,把他们的电话上网。可以不属具体姓名,谁有缘谁得救。如是同一地区的大法弟子,可把电话号码收集到一起,去掉重复的。也使一些“怕”心重,不敢走出来的同修感受到大法整体的威力,去掉怕心,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
  
个人所悟,妥否与同修们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