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市李秀英几年来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吉林省通化市五十四岁的大法弟子李秀英,八年来屡遭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恶警和街道、单位不法人员以及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迫害,她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关洗脑班,即使被折磨得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住入院,手、脚仍被恶警每天扣在铁床上。

李秀英在通化市传染病医院电诊科B超室工作,家住通化市团结街新三委。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早晨,李秀英刚走到老站广场,被迎面走来的便衣警察叫到派出所关了一天,晚上被劫持到长流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通化市邪党校办洗脑班,欲叫李秀英参加,李秀英正念走脱,但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夏,李秀英的单位领导找到她的丈夫,说让李回单位上班,不然就没有工作了。李的丈夫信以为真,告诉李单位的书记卿三富,李带着刚高考后的女儿正在北京探亲,八月二十七日就回通化。结果李秀英母女俩那天下火车刚到出站口,就被几个单位领导及团结派出所便衣警察截住,直接拉到团结派出所。李秀英的女儿后被送回家,李秀英被绑在铁凳子上一天一夜,后又被非法关押在长流看守所十五天。单位在接回李秀英后,把她非法关在医院洗衣房三道门内,由四人看守,逼看洗脑录像。李秀英在第二天正念走脱。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李秀英被一穆姓警察劫持到光明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恶警用铁扣将她锁在铁栏上,不让上厕所,李秀英不说姓名,恶警梁萍打她耳光。李秀英后被非法关押到长流看守所。十二月二十六日被国保大队长荆贵泉、田越楠、王秋力等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李秀英被拳打脚踢,五天后被送长春省公安医院,当时李秀英出现很严重的心脏病症状,按肺炎住院,但每天手、脚被扣在铁床上,被强行注射一些不明药物。一个月后狱方通知通化市接回。

二零零三年七月,李秀英被新山委主任宋锡芝举报,宋找到社区书记刘淑兰做伪证。新站派出所恶警刘伟、乔礼彬、王军等和“六一零”、政法委的沈树恒等一帮人强行把李秀英劫持到新站派出所,扣在铁凳子上,李去厕所时差点晕倒,脸色苍白。教导员张晓旭给李灌药,李不吃,所长冯刚照李面部猛打一巴掌。第二天晚上,恶警们用出租车将李劫持到长流看守所,途中李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乔礼彬用拳猛砸头部数次,并揪头发。

看守所狱医姜洪杰指使女犯人贾秀波(诈骗犯)野蛮插管灌食、打针。第二天灌食未成,姜洪杰找来中心医院的护士长及一名护士来插管,让犯人狠狠的揪着李秀英的头发往铁椅子的靠背上硬拽,把头仰直,用开口器撬开牙,反复几次都未插成,直到把李秀英折磨的不象样了才让家人领回去。在被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六天里,李秀英未进一粒米,未喝一口水,狱方却让家属结了一个月三百元的伙食费,并勒索二百元给狱警李新春,说是医疗费,没给开收据。

委主任宋锡芝看到李秀英又到单位上班,不甘心,勾结新站派出所解决继续迫害李秀英。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早八点,李秀英刚穿上白大衣准备工作,警察王军突然闯进,逼李到派出所去一趟,李不配合。于是王军叫来新站派出所所长冯刚、乔礼彬、刘伟等六、七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不通知院领导的情况下,强行将李抬上车,直接拉到通化东昌区公安分局,恶警荆贵泉、田越楠、沈树恒将还没恢复体力的、还穿着白大衣的李秀英直接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当天,长春女子劳教所女狱警就用暴力折磨李秀英,用脚踩她的脚踝部,在柏油路上拖、拉、拽,李秀英的胯部被擦破,衣服、鞋被拖破,狱警将她扔在地上两个多小时,把上衣扒开,让所有人看。第二天,恶徒对李野蛮灌食,第三天灌食未成功,李的两个鼻孔鲜血直流,恶徒捏着李的鼻子用开口器撬开牙,用盐水和玉米糊堵住口很长时间,直至人奄奄一息才松开手。第四天,劳教所不得不通知单位及家属把李秀英背出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九月底,恶警以解教为名,欺骗李秀英的家人打开房门,恶警进屋就问有没有书?还炼不炼,家人义正辞严的说:“炼!”“书没有!”“炼!因为她受益了。”接着把恶警撵走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底,李秀英因丈夫重病胃癌晚期,在家伺候。一群穿便服的人开着车,从窗户向屋内看一下,就急速的敲门,长达约十分钟,问他们是谁也不回答,李秀英一直不给开门,他们才走了。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十三日、十四日,东昌派出所连续三天派便衣到李秀英的工作单位去暗中查问、蹲坑,企图迫害,均未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9/157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