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河北医科大学炼功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以来,在神州大地迅速发展,修炼者遍及各行业,炼功点遍布全国。教育界也不例外,很多高校都有大法弟子和大法炼功点,位于燕赵大地的一所名校--河北医科大学就是其中之一。

河北医科大学由河北医学院、河北中医学院、石家庄高等医专三校在一九九五年合并而成,三所高校从此分别成为了医大的校本部、西校区和东校区。现在的校本部早在合并之前就已经建立了大法炼功点,有教师、学生两个学法小组。校学生社团之一气功协会是在八十年代气功热时成立的,原先练低层次健身的气功,后全部由学法小组组成,专一修炼大法。一九九四年六月在济南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就有校本部的老师和在校的91-93届学生参加,亲自聆听大法师尊讲法。据参加学习班的学生回忆,他们听完师父讲法后,因时间紧迫,忙着赶回迎接期末考试,未能参加最后一天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但他们那年期考成绩都不错。

河北医科大学气功协会自从专修大法后,和其它学生社团有了很大区别,不收会员费等任何费用,不征收钱搞活动,不办理会员证,协会本身没有任何规定,炼功来去自由,完全松散,只有一张用于联系新学员的表格。气功协会实质上是校园内一条让学生了解大法和得法的途径。每年新生入学后不久,学校学生社团都统一安排两天时间招收新成员。这时候,学生学法小组就会在气功协会的展位上拉开“法轮佛法的特点”的横幅,展示大法书籍,向新生介绍大法的美好。很多学生都是这样走入大法的修炼。炼功点上学生人数最多的时候是九五年,有五、六十人,炼功时一个楼顶装不下,要占用两个楼顶。

当时有几栋三层高的教学楼,炼功就在楼顶,两个学法小组各自分开,校园里早晚都能听到炼功音乐。当清晨响起优美的音乐,那是教师组在炼功,包括一些家属,他们迎来了一个个黎明。当夜幕下传出和谐的乐曲,那是学生组在晚自习后炼功,他们沐浴着微微的清风。当然,也有学生同教师组晨炼。教师组每晚在图书馆集体学法;学生组则选择时间在下午课外活动至晚自习前,地点多数在楼顶,冬天或雨天转入到空闲的小教室或实验室。他们把炼功、学法场所的卫生都搞得很好。

平时,炼功点的师生通过辅导员和市区辅导员直接联系,能够及时拿到新经文和大法书籍,看到师父在海内外的讲法录像。市区开展的弘法活动也会传到炼功点,通常都是参加市区学员集体炼功,有时也到市郊和附近的农村去,还有每年一度的法会,这些活动一般都安排在周六、周日,很多人都有时间去,也都是自觉自愿,自己决定的。一些老学员,也就是离校后到医院实习的学生,有时也会回到炼功点看看,附近的河北师大有时也有学员过来切磋。所有这些都在丰富着炼功点师生的经验,他们一直热心弘法,对新学员很负责。

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校园的炼功点一直很平静,整体上没受什么干扰。师生们正常工作、学习、生活,正常学法、炼功、修心,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提高、升华,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在纯净着校园的环境,周围的一切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那天是星期六,就是“四·二五”前一天,石家庄市各高校的辅导员和部份学员在医大的校本部图书馆召开了心得交流会,由医大炼功点的师生负责主持,毕竟这里起步较早,各方面条件相对成熟。会上发言的有学生、教授,还有一个博士生,主要是为了能够使教育系统更多的有缘人得法,互相交流经验。就在交流会结束后那天下午,“天津事件”迅速传到了炼功点,当时每个学员都知道了,包括平时很少参加集体炼功的师生也得知天津学员明天将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消息传开了,很多人都明白这是一次心性的检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做法,在炼功点上是不会把这种属于个人把握的问题拿来讨论的,如同考生在考场上独立答题一样。有想去上访的人也不过简简单单说了句“我要去”,每个人去或不去上访完全由自己决定,而且时间很紧,打算去的都匆匆回去做准备了,根本没有人去劝说、动员别人如何如何。炼功点上唯一有学员提出来的是:既然去上访的是同一地方,要去的不如晚上在校门口集中,这样可省去个人单独出行的不便。但那一晚,几乎所有的学员都走了出来,连夜赶往北京。记得等车的时候,有一个学生还讲了耶稣受难的故事。这就是真实的历史。

一次久远历史上安排的正法机缘,这个炼功点的学员遇上了,他们于凌晨到达北京,成为万人上访整体的一部份,向世人展现出正法修炼者高尚的道德风貌。那是一个历史永远铭记的日子,亲身经历的学员或是心性進步升华,或是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或是更深刻领悟法理,不管怎样,他们都很清楚邪党过后宣传的“围攻中南海”那类歪曲报道。

“四·二五”事件不久,在上级指示下,学校开始收集、调查炼功点师生上访的情况。师生们都涉及到,学校主要还是从学生入手,可能认为学生好对付。从追问事情起因开始,谁和谁有联系,谁叫你去,事情经过等等,到最后反复指出性质如何严重,但无法说清学生到底犯了什么,同时各专业各班级对学生炼功问题做出了不同程度的限制。这些学生有的被要求不得再去炼功点,有的被警告不好好配合就停发每月的困难补助金,有的被领导特别提出要在学业和炼功之间做出选择,连家长都被叫到学校。另一方面,私下各班主任重新审察炼功学生的档案,通过班干部详细了解炼功学生的家庭境况、日常生活、学习、为人处世等等,指派人注意炼功学生的有什么动向,及时向班主任汇报。学校领导层也是如此,私下统计炼功人员名单,据说他们找出当时全校三个校区有八十多人炼功。同时有领导专门负责在暗处观察学生集体炼功,每天上报人数。炼功的学生哪里知道会有这些专门针对他们而来的种种行动,只是后来有知道内情的人透露了出来。

一系列明察暗访过后,领导、老师了解到的是炼功学生的坦诚、善良、自律、宽容、忍让,尽管他们受无神论、唯物论的影响,对学生的信仰有不同看法,但他们也确实看到这些学生不一般,道德水准很高、自觉性很好、意志很坚定。当时一个班主任曾经感叹:他们也要学一学法轮功的管理方法了,搞了这么多年学生的思想工作都赶不上法轮功有成效。有一个领导出于好奇,特意向学生借了一本《转法轮》,看看书中究竟讲了些什么。

虽然出现了干扰,正常的集体学法炼功依旧保持,即使开始个别学员思想上有所担心、顾虑,最后也都回到炼功点。那段时间,当看到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师父就“四·二五”问题在悉尼答记者问、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录像后,炼功点的师生心明眼亮。互联网上全国各地学员的情况也不断传来,他们备受鼓舞。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此时越发显得重要。他们懂得了在压力下、干扰中维护大法,参加了石家庄市万名学员签名说明真相,还针对武汉电视台录制污蔑师父的录像给电视台打电话、写信,给中宣部写过信。他们渐渐的向周围的人澄清法轮功的真相,消除人们的误解。校园里有关法轮功的话题多了起来,课堂上也不例外。炼功点的老师有时在讲课中引导学生正面了解大法,明辨是非。而有个别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师则在课堂上叫学生不要炼法轮功,有一次听课的一个炼功学生做的很好,下课后,当面找该老师论理,指出他的不是。这件事当时很多人都知道。

六月下旬,炼功点上有几个学生收集了“四·二五”以来学生因为炼功在学校受到不公待遇的详细情况,整理成文字材料,到石家庄市信访办上访,要求能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要求所有法轮功的书籍能够合法出版。消息反馈到学校后,领导很担心再有学生上访的事出现。

七月放假后,炼功点的学生基本都回家了,他们没有料到随后发生的“七·二零”迫害和随之消失的炼功点。

迫害发生前的几年中,炼功点这块净土造就了一批坚定的大法弟子,无论是年过七旬的退休教师,还是年青学子都在那里奠定了坚实的修炼基础,对他们来说那些日子确实难忘,那是改变人生的一段时光,一直影响到今天,使得他们在遭受迫害的风风雨雨中始终坚持心中崇高的信仰。医大的炼功点和全世界千千万万的炼功点一样,师父为之付出过无数的心血,倾尽了无限的关注,因为大法弟子“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历史已经证明了并将继续证明他们没有辜负那一份期盼。

本文主要写下了“七·二零”前炼功点在校本部的一些情况,“七·二零”后河北医科大学炼功点的师生经历了许多的魔难和考验,明慧网报导过俩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刘书松和董翠,他们曾经是校本部的学员,更多师生的经历没有得到报导,希望能有同修继续补充东、西校区及“七·二零”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