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住最后的机会 悬崖勒马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何雪健,一个曾在2005年11月25日下午接连强暴两位与其母亲年纪相仿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年轻警察,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已被全部切除。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他曾三次自杀未遂。

何雪健是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的警察,自幼在中共无神论灌输中长大,视善恶有报为笑谈;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身为警察的他卖力的执行着中共的灭绝性迫害政策,如:对法轮功学员怎么整都不过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听党的话会有如此恶报降临到自己头上。

人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中共长期以来灌输的无神论,以及一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所谓政策或命令,都是摧毁人性中的善良,刺激膨胀人性中恶的一面。警察何雪健禽兽不如的行为就是罪恶魔性膨胀的典型表现。

何雪健既是一个中共罪恶命令的执行者,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在中共近八年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有多少个象何雪健这样参与迫害而身遭报应的人呢?据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遍布中国三十个省市自治区,至少五千五百多宗恶报案例记录在案。由于中共严密封锁这方面的消息,以便继续蒙蔽和操控这些人为其暴政卖命,维持迫害,因此实际数据远远不止这些。

从恶报案例看,这些人在遭报前大多是不听善劝、拒绝真相,甚至出言狂妄。

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女警魏志耘也是其中的一个。魏志耘2005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专司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国保处,同年加入邪党。她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被提升为科长,据说年收入有十多万。2006年“六国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上海恶警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志耘并因此获邪党奖励一万元。

2007年初,有认识魏志耘的大法学员给她讲真相,善言相劝。可魏志耘却魔性大发,说:不相信因果报应,××党给了我现在的一切,我就为它办事,人总是要死的,无所谓。随后她又恶言诋毁大法师父,口出狂言:“看谁活得过谁”。岂料,二十多天后的2007年1月29日,魏志耘象平常一样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年仅42岁。死后其五官扭曲肿胀,身体变形,膨大臃肿,非常可怕。

这一个又一个追随恶党做恶的人,不仅做恶者本人面临灭顶之灾,有的还招致亲人遭难,同时也给他们活着的亲人带来耻辱和悲伤。请听一听一位白发老人的痛泣:

我的儿子叫田树惠。1999年7月20日后,我儿子不假思索的干了许多坏事:抄书、毁书,领着恶警把大法弟子抓到派出所、看守所迫害。把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抓在村里好几天。还多次在村委会广播,恐吓、威胁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他这个公安员给撤了,但他还不反省不接受教训,于2006年得胃癌,9月份身亡,终年42岁。

这位白发老人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西部山区的一位村民,当了多年的公安人员,已经70多岁了。当年老人觉的自己有点力不从心,又考虑到儿子在外打工,挣几个钱养家糊口,很不容易,总想把自己这公安员的位置给儿子。经过几年的周折疏通,终于如愿以偿,可是好景不长,不曾想到这份工作却害了儿子,把儿子推向了火坑。

也许这就是有人把现在的中共警察比作“开往悬崖的列车上的乘客”的缘故吧。因为执行中共的邪恶命令,只能刺激人的魔性膨胀,肆无忌惮的做恶,走向自我毁灭。

所幸的是,神慈悲于神州儿女,迫害几年来,大法弟子以大法修炼人的大善大忍,在腥风血雨般的残酷迫害中,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九评》横空出世,让人们看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性,脱离恶党,走向新生。如今退党的中国人已达二千三百万。天灭中共在即,“开往悬崖的列车上的乘客”千万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快快找真相,三退保平安。

那些在灭绝性迫害法轮功中,执行中共的邪恶命令,已经干下伤天害理的事的人,一定要看清中共现在以奥运为名,下令对法轮功进行新一轮迫害,实际上是中共灭亡前的垂死挣扎,千万不可再盲从行恶,悬崖勒马,把住这最后的赎罪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