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赵姨家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赵姨,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很普通,却总是透着一种高雅的气质,从她的身材和容貌推断,她年轻时应该是一个大美人。

一次闲谈中,我说:“赵姨,您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赵姨呵呵笑笑,母亲接过话说:“你赵姨可不止是漂亮,家里世代书香门第,她父亲就曾任某市市长。”

我听了很惊奇,因赵姨夫是一个本本份份、其貌不扬的人,一直在工厂里做杂工,凭赵姨的条件怎么会看上他呢?我隐约觉的这背后一定有一段故事。

赵姨看着我又是呵呵笑笑,然后开口说:“小丫头又浮想联翩了吧?说起我的家庭,其实也没什么,许多的中国人都曾经经历过,说出来都象是听评书,刚开个头,你就要知道下文了。”

我生怕赵姨不说,忙说:“您还是说说吧,我很想听。”

赵姨说:“我父亲在文革前任过市长,文革一开始他就被整,成天挨批斗,不久我们全家被下放到一个很偏远很贫困的农村,在那里就更苦了……文革后,我们家又搬回到城里,他被共产党整怕了,不想再当官,还把我们姊妹俩都嫁给了工人,怕是再成为镇压对象。我们家的家风就是必须得父母做主,再说我也知道他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现在看来,他的这番苦心是白费啦!”

“怎么说呢?”我说。

“我嫁了一个工人,既不是富人也不算穷人,一直本本份份的过日子,按理是没有可能会招惹共产党,可是就是因为得了风湿,久治无效,我炼起了法轮功,不久病就好了,于是一直坚持炼,谁会知道这又成了中共邪党镇压的对象?所以我说父亲吃了那么多的苦,也没有看透这个邪党,它是想打击谁就打击谁,只要是它当权,就没个好!”

我和母亲都只是默默的点头,赵姨接着说:“提起年轻时的经历,有两件事值得说一说,它影响了我的一生。”

我一下来了兴致,听着赵姨缓缓道出她家的故事……

“我的母亲是一个大家小姐,不仅是人长的美丽、精通诗文,而且性格温文尔雅。

父亲被批斗的时候,家里一下乱成了一团,吃喝都成了问题,母亲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一时不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当时造反派的一个头头看中了母亲,并找她谈话,说是只要答应他的要求,就可以“划清界线”,就可以继续享受以前的生活,母亲没有犹豫就回绝了。

后来我们全家都被下放到农村,我当时才十来岁,哥哥和姐姐也都没成年,我们被强迫干体力活,不给吃饱,还要不断被侮辱,村长接到指示就要拉我们一家去游街。在刻意的宣传下,孩子们不但不和我玩,还常取笑我,母亲不止一次的抱着我哭泣。

一位倾慕母亲容貌的市里干部,特意来找母亲,说是只要离婚,她可以马上带着仨孩子回城。母亲摇摇头,那个干部说:“你要想清楚,要不你会后悔的。”母亲说:“如果我现在和你走,会后悔一辈子,如果我留下来,只会后悔几天,最多是几年,所以我觉的还是留下来对。乌云不会总遮住太阳的,等有一天事情过去了,我怎么面对他?情何以堪?!”

父亲知道了这些事情,非常感动,他说在那无明的黑暗中,每每想及此事就有了生的希望。

若干年后,当母亲回到城里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看,我们不是挺过来了吗?看来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呀!”

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在铺天盖地的谎言面前,只要坚持炼就要遭受酷刑折磨,我也曾茫然过。那天派出所的警察让我签不炼功的保证,我突然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她对那个干部说的话。法轮功把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变成一个健康的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而违心背弃?当警察再一次问我为什么不签时,我给他讲了我母亲的故事,又说:我面对和母亲当年一样的抉择,如果我签了,我将后悔一辈子的。那个片警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回家炼吧,我不知道你也是炼法轮功的。

还有一件事,那时我们已经回城几年了,哥姐都成家了。一天我下班回家,一进门,就见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在沙发上坐着,有点眼熟,细看原来是我们家下放那个村的村长,一下火就向上窜,他把我们家害的还不够?怎么还敢来我家?他的脸很艰难的动动,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和我开口吧,我斜了他一眼,向母亲望去,本来是杀气腾腾的想问问,可是接上母亲的眼神又忙低下头,只听母亲说:“这是你叔,怎么不叫一声,这点规矩都没有了?”我只好叫了一声叔,然后就进自己的房间了。

隔着门,我听见那个村长说:“真是……唉,我对不起你们全家……现在又来麻烦您,我真是没办法……房子、值钱的我都卖了,还是不够……”

“别说那些了,都过去了,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办住院的手续去啦!”

第二天,村长一走,我就翻了,等我吵吵着说完,母亲平静的说:“我看见他也是心里一揪,但是想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不会不记得,除非是实在没办法啦,否则他怎么会登我们家的门?细问才知道,他唯一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上天已经惩罚他了,我们怎么忍心再做什么呢?”

后来知道那个村长不但没有留住儿子的命,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几年后也郁郁而死了。文革时,这个村长对被下放的人做了许多恶事,诸如什么强迫长时间干重活、游街、开会批斗,他以为他服从命令就没事,天下是共产党的,可是他不知道上面还有天,天理是公平的,结果没几年就家破人亡了。这让我想到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们,你们也要醒醒呀!别等着天来惩罚你!”

赵姨说:“母亲的善行,给她带来了晚年的幸福,近九十岁了身子骨还硬硬的,什么都能吃,儿女没有一个不孝顺的,我想这应该就叫老来福吧!”

古人总说善恶有报,此言不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