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沉睡,赶快溶入集体炼功

和不重视炼功的年轻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当时十六岁,在家人的影响下走入修炼。一九九九年后,由于自己不精進,没有真正把法学到心里去,在很长时间都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在求安逸心和各种人心的干扰下犯了很多修炼人不该犯的错误。这些在今天想起来总是令我痛心疾首,有时甚至被后悔的情绪带动到认为自己是个不配得到大法的生命。然而,在我悔恨又迷茫的时候,慈悲的师尊总是一次一次的将精進的同修带到我身边,让我快些赶上来,从新溶入到正法洪流中。

下面我想主要谈谈对炼功方面的认识。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一,和很多年轻弟子一样,在当初走入大法修炼中时,并不是因为身体病痛的原因。所以在炼功初期,在家人的影响下虽然基本能做到每天学法,却一直没有重视炼功,在一九九九年前参加炼功点集体炼功的次数也比较少。

由于长期不炼功,本体得不到转化,身体虽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近几年来一直觉的很容易疲惫,精神状态很不好。虽然三件事在做,但长期以来早上基本是睡过去了,根本保证不了早上六点的发正念时间,也不能保证每天的炼功。

看到明慧网上发表了大陆大法弟子三点五十集体炼功的文章后,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的感觉,觉的自己差的太远了,又惭愧又着急。虽然内心非常希望能振作起来,参加集体炼功,但早上又总是被懒惰的魔性拖下去。这时,我还用人心来给自己找借口,觉的晚上睡的太晚了,早上要是三点五十起来,就相当于只睡了不到三小时,肯定不行的,再说自己一直没有养成早起的习惯,生物钟的调整也需要一个过程,还是先尽量做到早上五点五十起来发正念再说吧。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是不正确状态,也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因素的干扰,但因为没有从生命最本源处发出坚定的正念,只是把这魔难看作是早上“起不来”那么简单,所以总是时好时坏,自己心里都没有底气了。

有一天晚上学《转法轮》,当时学到第九讲的“气功与体育”一节,我突然发现“气功修炼”的“炼”的右边的“东”字少印刷了一“点”,我一下愣住了,这本书我读了不知多少遍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炼”字少了印一点。我猛然醒悟,是师父在点化我:炼少了一点啊!我在那一瞬间觉的是那么汗颜,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都没有真正严肃对待!慈悲的师父一再点化,再做不好的话,真的对不起师父啊!

我认识到:长期以来被睡魔干扰不仅仅是懒惰、起不来那么简单的表面现象,而是从根本上没有认识到法理!只学法不炼功的行为就是不符合法轮大法这一门要求的行为,“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转法轮》第二讲)。明白法理的瞬间,我觉的自己这么多年来竟一直走在危险的边缘啊!平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的行为真的符合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吗?!我深深觉的自己不能再浪费这无比宝贵的时间了。

晚上我把闹钟设定到三点四十,第二天早上闹钟响的时候,我一下就醒了,而且头脑很清醒,一点也没有睡眼惺忪或者勉强的感觉。三点五十准时开始炼功,以前因为炼功太少,在炼法轮桩法的时候总是觉的肩膀很酸,尤其是“头顶抱轮”的时候,简直是心里发怵。但是这次抱轮的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容心轻体”,那种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五套功法炼完后直接发正念,除去洗漱和早饭的时间,还能有半小时的时间学法。然后正常上班工作,一天下来精神特别好,心里也特别踏实。不象以前,每天都要为没有按时发正念和炼功而心虚。

其实写这篇心得我觉的非常惭愧!正法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这在大多数同修来看早已不是问题,而我到现在才彻底认识到。但我看到周围有一些年轻的同修也经常为早上起不来而犯愁,想了很多办法,早上闹钟响成一片,但还是做不好,所以就想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不要把起不来仅仅当作“起不来”这样一个无奈的状态。真正从内心认识到法,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每一件事的时候,法的威力就会展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