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项城市迫害大法的恶人恶报实例 【明慧网】

河南项城市迫害大法的恶人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

* 市委宣传部长“主仆”遭“天杀”

2004年临近中秋节,京珠公路上发生了一场奇特车祸,河南项城市委宣传部长陈清毅和小车司机靳开言当场死亡,市委书记的老婆重伤,知情人都说他们这是遭了“天杀”。

陈清毅,扶沟籍,2001年7月任项城宣传部长,亲自布置策划项城市新闻媒体等对大法的恶毒诽谤。项城市委小车司机靳开言,99年7月20日以前曾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受益非浅。大法遭迫害以后,他在恶党高压下背离大法,毁书谤师。靳开言先后任项城迫害大法的两个元凶——政法委书记王克非、宣传部长陈清毅的小车司机,为恶人鞍前马后效劳。

李明方,河南延津人,于2003年底任项城市委书记,刚上任,就在大会上疯狂叫嚣对大法弟子要“狠狠打击”。丈夫行恶,殃及妻子。

2004年中秋节前夕,陈清毅陪同李明方之妻去北京办私事,靳开言开车。返回时在京珠高速行驶中。左车道奔驰而来的一部大货车备用轮胎跑掉了,这只轮胎飞过隔离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小车的顶部,小轿车报废,李明方的老婆被砸伤,陈、靳当场死亡。靳开言的脖子被砸断,头与身子中间只剩一层皮相连,惨不忍睹。

* 一高副校长李松山猝死卫生间

项城一高副校长李松山,长期受邪恶的党文化熏染,正邪不分,谤佛谤法,误导师生。2004年春季,李松山组织全校师生员工开展污蔑法轮功的签名等活动,将无辜师生拉到与邪恶为伍、与神佛为敌的险境。同年10月18日清晨,李在卫生间刷牙时,突然倒地暴死。

* 拘留所狱警骆秀荣多病偷求医

河南项城市拘留所狱警骆秀荣,女,迫害起大法弟子来心狠手毒,毫无良心。骆秀荣44岁,多种顽疾(颈椎、腰椎骨质增生、脑出血等)缠身。骆特别怕人家知道她有重病,说她“恶有恶报”,连四处求医都是偷偷摸摸的。

2003年11月7日,骆秀荣与看守所狱警再一次对全体大法弟子施暴,恶人们把三角皮带缠上铁丝,狠命的抽打每个大法弟子100下。大法弟子被打得头发、衣服碎片、血丝在空中乱飞。有一次,骆秀荣和国保大队几个男恶警在莲花宾馆私设公堂,对大法女学员刘金芳酷刑逼供。为逼刘金芳供出与谁来往,他们用皮带裹上铁丝长时间轮番抽打刘金芳,把刘金芳整个上身打得稀巴烂,皮带都打断了,还不停手。刘金芳哀求解手后再打,遭到拒绝,结果大便拉在裤子里,皮开肉绽的身上到处是血是屎。如此毒打并没有使刘屈服,恶警又用牙签钉十指,刘金芳十个指头被钉上,昏死数次,都被用冷水泼醒再打。

因做恶多端,骆秀荣病情日渐加重。2004年正月初,她在家里睡觉时,一睁眼看见一条大蛇向她爬来,吓的从此又精神失常。骆特别怕人家说她“恶有恶报”,故百般遮掩。

* 县委常委王玉玺犯法陷牢狱

王玉玺曾任城郊乡邪党书记。王紧锣密鼓为晋升副县级最后冲刺阶段,正是中共打压大法最疯狂的时候。因害怕法轮功问题影响到自己的提拔,对本乡大法弟子采取监视、大会诽谤、扣发工资、免职、开除等非法手段残忍迫害。

王因迫害大法“有功”,加上用了七十多万元运作打点,于2000年7月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商水县宣传部长、县委常委(副处级),当年还被邪共河南省委记“三等功”一次。2003年6月王玉玺调回项城任副市长,一年多后,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查处,锒铛入狱。

* 包工头诬蔑大法得喉癌

项城市新桥镇有个包工头李某,受邪党的欺世谎言毒害很深,特别仇恨法轮功。2007年3月他在领人施工时,大肆为恶党歌功颂德,大赞所谓“太平盛世”,诬蔑大法,诋毁大法弟子。胡说什么炼法轮功的走出来上访、讲真相是“吃饱了撑的,都是不识好歹”,是给党“找麻烦”。说共产党“英明”,现任党魁是“有道明君”,把农业税免了,还给老百姓发种粮补贴。因为在场的人都是跟着他打工的,没有人敢表示异议,有的还随声附和,讨其欢心。

刚过了个把月,李某感觉好象患了感冒:喉咙堵,咳嗽,声音嘶哑。带着民工干活时,靠打手势比划。又过了几天,病情加重,李某于4月13日到医院一检查,是咽喉癌。平常好炫耀“我不怕死”的他,此时面如土色,身子成了一滩泥。回家后,赶快叫来儿子、女儿,要大家赶紧筹钱,去郑州给他治病。儿女们总共凑了三万元,准备让他做手术。到郑州后,去了几家医院,那些专家名医都不敢接手,说他的病“特殊”,如不动手术,尚无其它有效办法;动手术则很可能出意外。最后,好说歹说一家医院总算把他接下来了,但只是采取安抚性的“化疗”措施(暂缓病情),需住院三个月。一向骄横高傲、信口妄语的李某,此时变的整天耷拉着头,情绪低沉无语。

* 刘国庆渎职丢局长职位

刘国庆原籍西华县,他老谋深算,毒辣贪婪。他在项城公安局长任上一手遮天,大肆卖官鬻爵,贪污受贿。据公安内部估算,刘离开项城时至少带走赃款二千万。刘国庆在郑州为儿子置豪华别墅,买高级轿车,一掷万金。

在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密令下,刘国庆为了掩盖自己大肆敛财的恶行,为了晋升副处级官职,竭力配合邪党,亲自部署、策划、指挥,采取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制造了说不清的人间惨案。刘的副处级的梦想实现了,却造成项城多少大法弟子冤死、残疾、精神失常、倾家荡产、流离失所……。

2003年刘国庆调到商水任公安局长,当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立即升级。

自古道:“多行不义必自毖”。2005年10月,商水看守所发生几名特大案犯越狱成功的惊天大案,刘国庆被迫引咎辞职,失去了日进万金的局长“宝座”。

* 项城市长孟维忠命丧京珠路

项城市长孟维忠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配合邪党书记王晓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多次肆意诋毁大法,多次参与部署、策划、甚至指挥对大法的诬陷宣传,对大法弟子的绑架、逼供,犯下累累罪行。孟维忠于2003年10月从北京坐小车返项,在京珠高速公路中段行驶时遭遇大雾,前面塞车。孟执意下去查看路况,司机再三劝阻不让他下车,他不听。也许是该他命绝于此,刚下车往那一站,从后面驰来一辆汽车,将他撞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孟尸骨未寒,项城纪检部门查证公布了他贪污、挪用一千多万元的重大犯罪事实。接着,孟的儿子因涉嫌黑社会团伙犯罪锒铛入狱,其女儿一度精神错乱,其妻经此一连串打击,精神崩溃,悬梁自尽,幸被及时发现,才被急救回来。

* 老妇再卧床

项城新桥镇师大楼村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身患癌症,已到晚期。经省、市大医院专家治疗,花了很多钱,不见好转,再后来发展到卧床不起,受尽绝症折磨,只有在痛苦中煎熬。

大法弟子登门给她讲真相、送真相护身符,她听了很高兴,不觉的思想轻松了很多。一天后,她就能坐起来说笑,三天以后就能与家人到街上闲逛。家人看她病情大大好转,都很高兴。后来,大法弟子又去告诉其家人:中共即将解体,入过党、团、队的人都是众神消除的目标,劝其家人退党保命。谁知家人态度骤转,强词夺理的为恶党涂脂抹粉,说他家老人的病好转了,是“以前打的针、吃的药起作用了”,矢口否认是大法的慈悲,老太太在一旁听了也缄默不语。两天后,老人病情又恶化如初,家人眼睁睁看着她躺在床上……。

* 撕《九评》 遇暴徒被刺身亡

项城新桥镇张庄村村民张长书的大儿媳,年龄三十多岁,原在市直某厂上班。她于2005年2月和5月两次撕毁《九评》和不干胶粘贴,别人劝她“不要撕,那是叫人明真相的,谁看了谁有福报。你把它毁了,只有坏处没好处”。她听了轻蔑一笑,当成耳旁风。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一阵大雨刚过,她到姐姐家找自己的孩子,被暴徒马某连刺数刀,当场死于其姐姐家中。

上述诸事,在项城城乡一度传的沸沸扬扬。愿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们千万别再以善良为敌,改邪归正,使自己和家人幸福平安。但愿此类悲剧不再重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