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监狱的流氓“帮教”与“包夹”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利用犯人与已转化的犹大“包夹”、“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中共邪党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法轮功的一大特色。北京女子监狱经过几年的实践,总结、发展了邪党历次政治斗争中整人、治人的办法,将“包夹”、“帮教”完备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制度化手段。女监利用“包夹”“帮教”大搞集体围攻、心理战、车轮战、苦肉计,对法轮功学员威逼恐吓,折磨虐待,严重侵犯人权,摧残人的身心,将迫害法轮功的手段程序化,制度化。

如果说中共监狱剥夺了正常的人身自由,那么,“包夹”“帮教”就是在没有正常的人身自由的地方彻底剥夺连普通犯人都享有的最基本的人身权利与安全,是一种隐蔽狡猾的肉体与精神酷刑。

中共目前高调宣传监狱禁止狱警侵犯人权的行为,声称“文明执法”、“规范执法”、“狱政公开”,干警一般并不直接殴打、虐待,侮辱法轮功学员,但实际上,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侮辱是在干警指使怂恿下,由“帮教”、“包夹”完成的。包夹帮教制度就是利用犯人去干狱警不能公开干的事,用“帮教”与包夹“管理”法轮功学员,干警不便说,不便做,说了做了会留下把柄的违法行径都暗示给“包夹”、“帮教,这些人心领意会,替狱警出谋划策,权力非常大,有时甚至能左右干警小队长。北京女监大法学员董翠芳的死完全就是“包夹”、“帮教”在狱警的指挥下促成的。事发时,狱警按惯例都不进犯罪现场,而是回避在现场门口,指挥调度。

北京女监利用“包夹”“帮教”,却并不敢公开。因为包夹帮教制度严重违反《宪法》,侵犯公民的休息权、人身安全、检举揭发控告权及言论自由权等。为避免国际人权组织谴责,北京女监曾对外将“包夹”一词,改为“看护”,听起来“看护”比“包夹”少些强制性,多些“人情味”,似乎名称一改,就是尊重人权了,其实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的障眼法。另外,包夹帮教制度是用犯人管理犯人,严重违反《监狱法》。监狱有明确规定,干警必须直接管理服刑人员,不允许干警用犯人管理犯人。女监深知这一点,所以董翠芳事件中,尽管女监百般推脱责任,也不得不公开声称“董翠芳的转化工作是干警做的”。

北京女监

目前北京女监十监区、八监区、四监区、一监区都普遍采用包夹帮教制度迫害大法学员。“包夹”分“明包”、“暗包”两种,一般由“积极靠拢政府”的普犯担当,不一定会做所谓的“思想工作”,但一定是反应灵敏,多是干警的心腹、眼线,必须能保守所谓“监管秘密”,善于察言观色、打小报告。“帮教”主要由邪悟的犹大担任,也有能说会道的普犯当“帮教”的,有时还派刚刚“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做“帮教”,目的是巩固其“转化”成果,并且考验其在现场能否“坚定立场”,逼迫其协同作恶。

大法学员被劫持入监后,人人都会被强制性安排“包夹”,吃喝拉撒睡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少则一个,多则三、四个。“包夹”的任务就是监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具体职责包括防绝食、防炼功、防互相传递手势眼神,防传递经文、消息。对于“坚定”的大法学员,还要防止不配合规定体罚,甚至防止睡觉,防止其接近参观、釆访的人,防止其写检举揭发控告信,防止其讲出受迫害真相。在法轮功学员呼口号、炼功、绝食、交流、聚会、讲真相等不配合中共迫害的行为时,“包夹”必须要及时捂嘴,并从前、后、左、右,紧抱其躯体并就地压下制服,邻近的其他包夹人员也要及时全力协助采取强力控制措施。

在北京女监,犯人当上“包夹”、“帮教”都是“肥差”,大多普犯都想多挣分,早回家,而当上“包夹”就意味着有稳定的挣分机会,毋须劳动就可以比同级别犯人早回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包夹”与“帮教”都是挣分最多的,每月的接见、每年度的“局嘉奖励”与“劳动积极分子”的获得者差不多都是这些人。监狱的优惠政策如节日放假回家、外出参观等好事都轮在她们头上,甚至在监狱她们都拥有一定的宽松自由度。这些物质奖励与诱惑使得竞争也非常激烈,激烈的竞争使犯人们竞相卖力,本来有些犯人对大法学员比较同情,也有些人在社会上比较讲些义气的,却因为自己的切身利益被加在其中,不得不采取各种办法对付大法学员,她们利用大法学员的善良与忍让,软硬兼施地为达到目的不计后果。

包夹帮教制度不仅有物质奖励,也有惩罚措施。如果出了差错,她们也会受惩罚,被撤销计分、集训甚至延长刑期。但女监的潜规则却是十足的强盗逻辑,是非善恶颠倒。“包夹”、“帮教”的“差错”并不是指将大法学员打伤打残打死,而是没有全心全意地维护好监狱的利益或干警的利益。女监就有“包夹”因无意讲出了迫害大法学员的真实情况而被取消接见,还有的“包夹”因提了善待大法学员的建议而被找茬撤销计分资格,以致延误了减刑。女监的“帮教”有些完全是打手,如朱淑贤、朱宝莲、虞佳、吴月萍、伍丹、黄孝红等,她们残忍地虐待、殴打袁林、龚瑞平、岳昌智等大法学员,却凭着打人的成绩挣分减刑,而将大法学员董翠芳虐待致死的“帮教”李小兵、李小妹、靳红卫等凶犯不仅逍遥法外,竟然还享受着大幅度减刑、放假回家的优待!

包夹帮教制度是北京女监对人性的最大摧残,不仅折磨着法轮功学员,而且打击人的正义良知,灭绝人性,倡扬奸佞与背信弃义,所以也是对“包夹”、“帮教”本人的迫害。监狱本是矫正恶习的地方,然而包夹帮教制度却纵容狱内犯罪,并将人与人之间的仇视、猜疑利用发展到极致,存有恻隐之心的“帮教”被警告必须与被转化者保持距离,心慈手软的被称“东郭先生”,人性恶的一面被这种制度充份激发调动出来。有干警、监狱为其撑腰,“出了事有上面兜着”,所以包夹帮教们为虎作伥,无法无天,颠倒黑白。大法学员周孜被恶警郑玉梅侮辱殴打时,有“包夹”在场,但当监狱长周英派人调查时,“包夹”们却否认郑玉梅的不法行径;大法学员董翠芳被虐杀后,李小兵、李小妹、靳红卫等放风说董翠芳有心肌炎,替恶警做伪证,向检察院掩盖虐杀董翠芳的事实。

在北京女监,诡计多端与心狠手辣的“帮教”、“包夹”得势,而不愿上手打人的“包夹”梅某曾被恶警陈静找去谈话;“帮教”刘某曾反转化,被女监以“熬鹰”“捆绑”整治,后来她为获得信任,在帮教现场故意表现得“转化立场坚定”,甚至比其他“帮教”还狠毒,她在私下里对挨她打的人说:“我不得不打你,否则该说我转化不好了”。良知的变异和兽性的发作才能使人对法轮功学员釆用见不得人的迫害手段,也造成施虐者的心理扭曲,女监包夹梁辉,原来是个杀人犯,为了减刑残酷虐待雷晓婷等大法学员,虽然也多次获得监狱奖励,然而良心的发现使她想起过去就不寒而栗。泯灭良知是就女监对“包夹”们最大的迫害,因为这真正从精神上毁灭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