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案原告朱柯明促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两名在中国大陆受到非法监禁折磨的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与傅学英,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成功向香港高等法院递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三名元凶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原告之一的朱柯明下午在新闻发布会上宣读声明,他向中国当权者胡锦涛与温家宝喊话,呼吁他们不要为共产邪党背黑锅,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顺天意应民心,解体中共,结束迫害,严惩凶手。


朱柯明在新闻发布会上宣读声明

朱柯明的声明如下:

我叫朱柯明,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现年五十周岁,出生在中国北京并在那里长大。我不但了解中国社会,更了解法轮功在中国的出现给亿万中国人民、中国社会乃至中国政府所带来的巨大益处。也曾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自一九九九年以后法轮功在中国是怎样被无辜迫害的。那是极其荒谬,极其流氓无耻邪恶至极的!那真是中共政权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恶之大全的大演练、大暴露!

迫害之初,我与香港法轮功学员段巍女士、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杰先生,曾先后多次直接写信给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和中国的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务院以及公安、司法等部门,客观实际的向他们反映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证实、论述了对法轮功的造谣、诋毁、诬陷,以及对亿万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的迫害与镇压,将会给中国的社会道德、民心以及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外交等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并强烈要求立即停止这场迫害。

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当我们看到在我们和全国各阶层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将近一年的请愿、论理、讲真相后,所有真诚、善意的行为非但没有使政府动心,反而对迫害变本加厉。而这种为争取做好人权利的善举,却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生命!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才以《申诉状》的法律形式,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将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也就是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流氓无耻、最为惨无人道的迫害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等人告上了中国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以及全国人大,而且是真名实姓,光明磊落。

然而,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这种正义的合情合理的合法行为以及对国家、政府、百姓负责的真诚之心,中国政府、中国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非但没有受理,反而按《申诉状》的签名及笔迹,寻迹将我与王杰秘密非法抓捕。我被强判五年徒刑,王杰先生被抓后不久被活活打坏内脏,放出后伤重不愈而去世,段巍女士虽侥幸逃脱但至今不能回国。

由于我们的被非法抓捕,给子女、父母和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痛苦。也由于我们的被非法抓捕,致使我亲手创办经营的私人性质的公司、工厂因此彻底倒闭破产。其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等一切均化为乌有。直接经济损失达几千万元,间接经济损失则以亿万元为基数。整整五年的牢狱迫害,使我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中共政权对法轮功修炼者从精神到肉体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与迫害。我由于坚定信仰不认罪也不接受所谓的转化,他们对我进行打骂、恐吓、电棍、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行洗脑等等一系列的非人性的刑罚和虐待。我遭受到了世人难以想像的刻骨铭心的痛苦与伤害,五年的迫害,仅牙齿都快掉光了。在狱中,由于不服中共的迫害,几年间我曾先后六次向中国的全国人大和中国的最高法院提交《申诉书》,要求他们继续受理我被非法抓捕前所提交的《申诉状》,并要求对我无罪释放,然而不但直到刑满出狱,也没得到他们的任何回复,还差点把我勒死。今天在香港这个一国两制的地方,在各方正义团体、人士的鼎力支持和帮助下,才得以继续控告。这虽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对中国大陆的所谓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权来讲,同时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与悲哀!

当然,遭受中共打压迫害的决不仅仅是我们几个人,我这次对江泽民、李岚清、罗干的迫害指控,也决不仅仅只是为我们几个人讨公道,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在为被中共迫害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讨公道。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以及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下岗、失业、破产甚至被活摘器官出售的法轮功学员,已无计其数!他们的冤屈又向谁诉说!现如今,虽然这场迫害的部份真相已大白于天下,几乎世人皆知,但也只是冰山一角,全部的真实情况由于中共的高压与遮盖,还没有被彻底揭露出来。一旦这场迫害的全部真实情况彻底展现在世人面前,一定会令全世界、全人类震惊的!极其流氓无耻!极其邪恶残忍!极其暴虐恐怖!极其惨无人道惨无人性!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危害全中国,毒害全世界!

我想请大家想一想:中共胁迫国家、政府调动几乎所有能够调动的财力、物力、人力以及所有的国家机器,欺骗蒙蔽国内民众与国际社会,蛊惑、煽动、利用全民全社会仇恨、打压、迫害一群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这怎么能不导致这个政党、这个政权彻底失去民心和彻底失败呢?!如果如此逆天叛道、邪恶无比、凶残至极的政党和政权还允许它继续存在的话,中国的前途何在?!人类的希望又何在呢?!

八年了,每天、每时、每刻都有这种善良无辜的民众在被非人性的行为残酷的迫害着,甚至被夺去生命。在中国大陆,学法轮功的人有亿万之众,如再加上他们的亲人和家庭,受到中共迫害和打压的又是多少人呢?这个问题不解决,所谓的繁荣、稳定、和谐又从何说起呢?!我认为,现任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如再不立即制止这场持续八年之久的针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并严惩凶手,不但是有责任的也是有罪的。其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我是一个中国人,我非常热爱我们的国家、民族和人民。在此,我也想借此机会向胡锦涛和温家宝说几句真心话,并非常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我的这个声明后或公开回复或通过香港佛学会转交给我。

伟大、智慧、曾为人类创造无数辉煌的中华民族,由于中共的出现,给国家、民族、人民带来了致命的灾难、痛苦与仇恨。时至今日,已成为国家、民族、人民生存的死劫。一九九九年以来对学法轮功善良民众的迫害,不但没有“消灭”法轮功,反而因为这场邪恶的迫害彻底暴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与流氓伎俩,从而自己打倒了自己。法轮功的纯正、美好与共产党的邪恶卑鄙,不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使共产党及其统治下的政府彻底失去了民心。尤其是自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时报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每天都有数万人退出中共,到目前为止,总退人数已达二千三百多万人。这还只是登记在册的,而不在册的还不知有多少。这还只是在中共极力封锁、查禁情况下的现状。

如果政府允许在国民中进行平等的研讨,公开讨论共产党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都做了什么以及给国家民族带来了什么;赋予人民真正的人权和自由,让人民自愿的选择,那结果又会怎样呢?!目前,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国家在表面繁荣、光鲜的背后,社会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等等已积累到了即将崩溃的程度。所以,彻底结束中共的统治并肃清其流毒,不但是历史的必然,是天意,同时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越早制止这场迫害,惩办凶手和彻底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对国家、社会、百姓来讲,损失越小。

你们虽然身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但也是共产邪灵的受害者,对给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带来无数灾难、痛苦与仇恨的中共而言,你们没有必要也并没有责任和义务对这个邪党负什么责!但是此时此刻,任何挽救中共的行为,都是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犯罪。对这个恶贯满盈的政党抱有任何幻想也都是对自己和国家、民族、人民的不负责任。我想请你们思考的是:满腔的为国热情、却为一个共产邪灵背着黑锅,多么的不值得!再者,你们驾驶着中共这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的海盗船,怎么可能真正实现这一愿望呢?

作为国家领导人,是应该真正为中华民族,为中国人民负责呢,还是为给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无数灾难、痛苦与仇恨的中共负责呢?是挽救灾难深重危机四伏的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呢?还是挽救恶贯满盈、血债累累穷途末路的共产党呢?在这重大的历史关头,在这正与邪、善与恶的大是大非面前,在这民心与天意面前,作为国家的领导人,将中国领向何方?导向何处?是停止迫害、严惩凶手、除恶党应民心顺天意重振中华民族的辉煌,还是让中共把中国拖垮、拖死,置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于死地,这是你们不得不面对的重大抉择,同时也是全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对你们的真诚期盼、信任与重托!真诚的希望你们三思而后行!

在这里,我想真诚的拜托胡锦涛和温家宝一件事:那就是烦请你们帮我监督、提醒、督促中国的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继续受理我于二零零零年八月提交给他们的《申诉状》,并诚请全国人大监督执行。自二零零零年八月第一次提交加上在狱中的六次申诉要求继续受理,这已是第八次了,我真切的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在你们的亲自关心下,能够得到实质性的进行并有结果。

此时,我诚请全世界所有正义善良的人们共同关注此诉状,并共同为制止这场持续八年之久的迫害,做出自己应该做和能够做的一切。我相信,这不仅是功德无量的事,中国人民也一定会感谢你们的。同时,我也再一次对支持帮助我的律师、团体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相信,你们的正义之举,必将获得光明美好的未来和福报!

                     声明人:朱柯明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于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