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我是黑龙江省某县城的一名大法弟子。我一九九六年二月份得法,也算是老学员了,可我在高压下,受谎言的毒害,走了二年多的弯路。师父没有抛下我,又唤回了我,我看着师父的照片就流泪。

这次回到大法中,心想: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就必须利用休息时间,因白天要上班,干家务,所以从二零零四年年底起,很少有十二点前睡觉的,和一名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

讲真相,救众生方面,我做到了堂堂正正,没有怕心。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所以时刻保持正念,就会有一切正的事情,因为我们做的事是最正的事。

从二零零四年开始做真相,很少晚上去做,都是上下班路上(因单位在城外,骑车半小时)什么地方醒目,人多就贴一张。做时打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神的时空和人的时空不同,好人得救,恶人视而不见。我在做宇宙最正的事,任何生命也不配来迫害。

真相资料我都是去给住楼的众生送去,因平房很容易得到真相,我市的公,检,法,政府楼等,都去过多次,都是防盗门。我每次都是把真相备足做一上午的,走十来个单元,有的门是开的,有时随出入的人進去。把明慧周报和光盘等插在门上,从七楼往下做,有时把《九评》用塑料袋装上,往门上挂,有一次门上光光的无处挂,就挂在门铃的红钮上,铃也没响,只要你念正,做大法的事,万事顺利,师父加持。

有一次我在路边电线杆上贴真相,周围有一些开港田车的,司机围上来,我给他们讲真相,有的当时退党,有的说都退完了,他们说都恨透这帮流氓官了。有的要真相回去贴,有的说你快走吧,看一会交警来,我说不怕交警来,他们来了,我也给他们救了。

还有一次,表姐让我帮她到县大院换自产证去(表姐是修炼人)。如有不干胶真相,我每天兜里都带些。一進办公楼大门,门口有向导,告诉去那屋办。我進屋后,屋内有三个桌三人,一女二男,我奔一女士去问,她说是在对桌办,我把证给这名男士时,看见他桌子很破,我就开始讲真相了,现在用这样的桌子办公的人太少了,外边写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你不腐败,赶紧退出入过的组织吧!那个女的站起身出屋,那个男士说敢在这讲这些,拿纸笔记录,我说记吧,记好放在抽匣里,以后有什么天灾人祸拿出来看一看。他们不吱声了,办证的问我怎么退,我说了怎么退,虽然他们当时没退,可他们也知道了真相。我又问他们看见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了吗?他们说没看过,我说有机会好好看看,那是真实的历史。当时没有一丝杂念,就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出来后在门前大柱子上贴一张真相,回头一看,向导马上把脸转向侧面避开我的直视,可见此时的正念之场。出来后又去了对面的南楼,楼的门前都是办事的小车,因是上午九点多钟,我把门里门外、屋里的暖气管上、上楼的扶手、二楼局长室、主任室门旁都贴上了大法真相。当时只有一念:救度众生,让来这里办事的人都能得救。

再有一次,我去省城办事,只带了三份小册子《选择未来》、光盘和一些不干胶,准备给办事人看。我几年来一直没乘过火车。到了候车室,前面有两名警察拦住去路,让把兜子放在右边桌子上,有两名警察在那查看旅客包呢。我当时一愣,把兜子往那一放,就平静了。结果那两人摸一下兜子,我就拎走了,过去了。我过去后,看查别人时大包拉开拿出里边的小包也要把拉锁拉开看。我又一次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的涵义。進站后,我在站台的标杆上、天桥扶手上又贴了真相。上火车时,我把真相贴在车门旁边的车身上。总之我们无论何时何地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和办事人谈话,发现他们很难收到真相。下次去办事,我坐客车带了一大包真相资料和不干胶。在楼区散发真相材料,当我从七楼做到六楼时,突然开门出来一中年女子,看到门上有真相都拽下来,恶狠狠的对我说:“不需往我们这里放。”我笑着说:“给你们送真相来了,看一看对自己有好处。”她马上说:“你别跟我说,我给你报110。”我又笑了笑说:“你不会,你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她马上笑了说:“你遇我这好人,要别人就报了。”我们一边下楼一边说话,我说:“现在人都看真相,明白了善恶有报。”到大街上我又贴不干胶。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好了,这后半部份是在客运站候车室写的,还有一个多小时发车,我再去广场贴些不干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