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张家口地区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

* 大法学员武艳梅遭迫害事实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河北省张家口地区大河乡大法学员武艳梅因不放弃修炼,被大河乡政法委书记刘根利、大河乡司法员张林、大河乡派出所所长岳鹏林、干警董月平经常到家骚扰,强迫交大法书、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武艳梅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即被北京警察不问青红皂白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强行戴手铐,后被戴手铐送回张北县公安局。张北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尚宏破口大骂,并将她非法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因她不背监规,不骂师父和大法,就被砸背铐和脚镣三天三夜,拘留一个月,并罚款二千三百元。

后武艳梅去张北县公安局说句不愿放弃修炼的真话,被正在公安局开会的刘根利、岳鹏林带回大河乡派出所,并罚款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武艳梅和丈夫正准备吃晚饭,尚义县五、六个所谓的执法人员和大河乡派出所所长董月平非法闯入她家进行抄家,把衣、物扔了一地,他们抄出大法书籍和几本《明慧周刊》,就把武艳梅绑架到尚义县看守所,一个女警察强行剥光她的衣服搜身。武艳梅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反迫害,看守所的警察强行给她灌食。

当时尚义县公安局局长黄占元、副局长梁可敏、政保科长贾治安参与了对她的迫害,并对她罚款八千元。她的丈夫连惊带吓,茶饭不思,走路腿软,身体极虚弱,脸色苍白,去医院输了三天液,才见好转。

在邪党开“十六”期间,武艳梅和丈夫去了多年没有见面的妹妹家,被大河乡派出所所长董月平连夜带车拉回派出所,罚款二百元,剥夺人身自由,不让出门。平时所谓的“敏感日”,乡政府邪党人员也派人去她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大河乡司法员张林往武艳梅家打了两次电话进行骚扰。

八年来,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给大法学员武艳梅及其家人造成心灵的创伤和精神上的打击是无法计算的,直接经济损失达一万零八百元人民币。

* 大法学员冯万荣遭迫害事实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学员冯万荣被两面井乡派出所杨所长叫到村书记戈录满家,不让她修炼法轮功,让她等让炼不让炼的通知。

冯万荣的闺女、女婿在北京打工,让冯万荣去北京看外孙,乡派出所、二号村书记等人极力干涉,不让去。期间,两面井乡王宝红(现已调走)和冯万荣的家属嚷起来,就是不让冯万荣去北京看外孙。村书记戈录满去冯万荣家骚扰两次,村民贾润忠去骚扰三次、张建平骚扰一次、王贵枝骚扰一次。后来,冯万荣到亲家家,乡派出所杨所长和县公安局的国安队长李尚红追去,百般阻拦冯去北京,后经人担保:只去北京看外孙,别处哪儿都不去,才同意让冯万荣去了北京。

冯万荣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张北县公安局的李尚宏骚扰一次;两面井乡派出所所长杨某骚扰多次;二号村书记戈录满骚扰四到五次,并剥夺人身自由。

* 大法学员贾文芳遭迫害事实

大法学员贾文芳,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在本县城内散发大法真相资料,遭到迫害。县公安局的李尚宏带领三名手下将她从家中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五个多小时,出来时被公安局罚款二千元人民币。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县公安局的李尚宏带三名手下又将她从家中绑架到公安局,审讯九个多小时,并用电棍电面部、胳膊,李尚宏还扇她耳光。以后有张北镇公安局有关人员不断的去她家里骚扰二十多次。

大法学员贾文芳:被张北镇、被县公安局骚扰,绑架两次,非法审讯十四至十五个小时,主要责任人:县公安局的李尚宏,贾文芳被李尚宏用电棍电,扇耳光,被公安局罚款二千元人民币。

* 大法学员乔尚娥遭迫害事实

大法学员乔尚娥,九七年得法,为了维护大法,九九年的“七二零”与同修到北京上访,走到沙城被劫持到沙城看守所。数小时后由崇礼县有关人员带回当地,关在崇礼县招待所单间内非法审讯,并收走身上所带现金三百八十元,直到半夜又被送到高家营乡政府,天亮后由乡政府有关人员继续非法审讯,逼迫写不修炼保证书,中午时分在她写保证书后又罚款一百元(没有任何收据),后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乔尚娥到北京证实大法,二十七日下午顺利返回。当晚十点左右,乡政府派出所的杨生汉、村委会的董证听、史有、二红(小名)闯入家中将乔尚娥叫起,说是到乡派出所问几句话,结果到派出所后强行把她送往崇礼县公安局,扒光衣服搜身,并非法审讯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拘留十五天,并把她送到崇礼县看守所。在这期间,每天由公安局的郑建国、李宏非法审讯,逼迫写不修炼保证书。十五天后被勒索现金五千元,饭费七百元,手印费三十元(没有任何收据)。之后又将乔尚娥送到高家营乡政府,非法拘留了一夜半天,勒索现金二千元(没有任何收据)。并遭到乡书记李悦大骂,逼迫她骂师父、骂大法。由家人写保证书后才让她回家。之后乡政府经常上门骚扰、监视。

* 大法学员张霞遭迫害事实

张霞,大河乡大法学员。由于邪党迫害大法,一度放弃修炼。大河乡派出所张林半夜三点多敲门闯入张霞家,逼她放弃修炼、写保证。第二天清晨,张林又带五、六人再次闯入张霞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张林又去村里逼张霞摁手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

零三年七月,张霞和女儿董绢红重新修炼法轮功。

零五年,张霞全家三口人到秦皇岛市北戴河打工,张霞的孩子在北戴河实验小学上学,因孩子不想戴红领巾,张霞去学校向班主任杨丽讲真相,告诉杨丽自己孩子曾得了一种疑难杂症,医生放弃治疗,有缘修炼大法后彻底康复。而杨丽听信电视上对大法的谎言,带张霞见校长刘海燕,刘说要上报或转学。后刘海燕上报北戴河公安局。

秦皇岛海港区公安局伙同张北县公安局李尚宏、大河乡派出所所长董月平等多次骚扰大法学员张霞及她的父母,她父亲被吓的好长时间卧床不起,她的女儿董绢红受到教师杨丽的歧视。

一天晚上九点多,北戴河莲蓬山派出所两名警察长时间敲门,进张霞家盘查,过了几天又强行要了张霞丈夫的一张照片,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张霞家骚扰。

零五年的十月一日,北戴河公安局的不法人员到张霞所在工厂进行盘查、骚扰。零六年的五月一日,北戴河区海滨居委会派人去张霞家骚扰,六月,北戴河莲蓬山派出所的人员又去张霞所在工厂,给老板和张霞本人施压。

* 大法学员邢果花遭迫害事实

大法学员邢果花,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去同修家串门,下午不到五点被突然闯入同修家的张北镇派出所的李海清、王军等人碰上,她们向李海清等人讲真相,并善劝他们,李海清不听,马上向县“六一零”打手机,随后县“六一零”办的主任孙建军、公安局的刘彦辉等人赶到。大法学员邢果花欲走,被孙建军拦住,并说:这次公安局不抓捕你,我也得抓捕你。就这样,邢果花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呆了两天一夜,第三天半夜十一点左右又将她送到县看守所。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学员邢果花二十四天,于十二月底由家人办取保候审回家。回的时候,看守所逼迫邢果花在他们写好的东西上按手印,公安局并索要押金五千元,看守所勒索三百六十元,连家人找关系送礼共花去人民币六千多元。

* 大法学员李桂枝遭迫害事实

大法学员李桂枝,九九年七二零和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警察劫持并侮辱、打骂,二十三日由张北县公安干警接回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并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勒索二百元现金才将她放回。

二零零零年二月,李桂枝被县公安局干警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十天,理由是有一同修在她家住了一夜。在看守所被迫强行训练,啃窝头。由于李桂枝不放弃修炼,看守所恶警教导员张进给她砸背铐、戴脚镣,有的大法学员被电击长达一个小时。回家时公安局的李尚宏还逼迫写不修炼保证,看守所还向家人勒索现金六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李尚宏带八、九个便衣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并将李桂枝劫持到县看守所,整整迫害二十七天,期间出现胃出血。他们恐吓、威胁李桂枝 的家人说要给她判刑,家人无奈,被敲诈二千元,才将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因街上挂有大法真相条幅,李尚宏又将李桂枝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一天半夜,此后,李桂枝不断遭到多名公安人员和城镇派出所所长李海清等人的骚扰。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李桂枝与另一同修到北京向世人讲真相,被北京宣武分局绑架,迫害九天。十月十九日由张北县政保大队李尚宏、“六一零”主任孙建军、张北镇派出所李海清、王斌(受张北县政法委书记郭维的指使),将李桂枝和另一同修送往张家口沙岭子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迫害。

二十六天后,十一月十五日,“六一零”的侯建平、公安局的李尚宏等人,又把她们送到保定高阳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因检查出李桂枝有高血压、心脏病(被迫害的),高阳劳教所拒收,侯建平、李尚宏拿羊肉、莜面方便面(临走时拿的)送礼,硬是强制留下她。结果李桂枝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高阳女子劳教所二中队的警察打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整体绝食抗议,警察赵圆扇李桂枝耳光,把牙打掉一颗,恶警刘惠丽拧脸、恶警马丽穿硬皮鞋踢她,李桂枝被迫害的一直心脏不好,高血压,有一次上厕所,她一个跟头栽倒。李桂枝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回家,李桂枝被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十八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