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一.师父呵护得大法

记的那是九六年的下半年,天气已经有点凉。学校会议厅有人在炼功,我想了解,妻子就借来《转法轮》。我俩争着看,第一遍很快就看完了。当时已是深夜,自己被定住了动不了。也没有去多想,心中就是我要学、我要炼。从此就一步一步走進来了。自己又请了《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通读了几遍,感觉很舒服、很好。

可这种平静被自心的干扰打乱了。每天早晨炼完功,刚好是学生進校。腋下挟着沙发垫子与学生迎面相撞,很不好意思。要不拿垫子多好!后来就找借口不再去炼功点炼功,自己请了炼功带在家偷偷的炼起来了。温暖的被子,舒适的家,是比外面舒服。渐渐的精進的步子越来越小,炼也行,不炼也行。

师父新经文发表出来,手捧一看:“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与法?”(《环境》)这不是在说我吗?马上就去炼功点炼功了。

有一天,快到中午下班,感到非常无聊,无所事事。刚好拿着《经文》翻到:“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学法》)啊!要无所求而自得呀!一股能量打入我的心坎,打开了心灵之门,内涵很深,那么舒服、开心。是师父在点化我。

炼功点的学员越来越多,增加我为辅导员。刚好长沙办辅导员培训班,炼功点的同修就把这次机会让给了我。到长沙已经晚上了,由于来的人太多,订好的旅店住不下,得从新安排,从新找店。工作人员忙这忙那,直到晚十二点才忙完。那种热忱,那种实在,那种真诚,就象自己的亲人来了,给我触动很深。第二天上午在财经学院参加交流会,秩序井井有条。中午顺便在学院食堂开餐,交流会订好了盒饭在二楼,很多同修不知道,就在一楼用了餐,二楼就剩三百多盒。晚餐长沙的同修全部吃剩饭,而把新鲜的留给了我们。一点点、一事事,深深打动了我。他们怎么就能为别人着想?他们为什么没有怨言?相比之下,我还差很远很远。“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环境》)。完全是这样。

接下来还有集体学法、炼功动作的辅导、分组讨论、购买资料等等。三天下来,我自己变了个人,完全发生了变化。那种感觉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会发生转变了,你知道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参加一次交流会、辅导班就有这么大的收获,要有缘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该多好啊!每当读着《忆师恩》,羡慕同修那“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里”油然而生。这样的好机会,同修让给了我,不就是靠在同修的肩膀上提高的吗?所以就很关注这个整体,自然就回到这个整体中来,也一直做点这方面的事。

有个炼功点的学员没有守住心性,到庙里去求什么,结果招来麻烦。站长叫我一起去看看这个学员。我们还没進屋,它就知道只来了两个人。简短了解后,就一起学师父的经文,读《转法轮》。就在读“附体”这一节时,一股能量从头灌到脚,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当时并不害怕。等回到家中就有些后怕了。晚上集体炼功,炼第五套功法时根本不敢闭眼睛,一闭眼就怕,怕的很厉害。又没有人可说,怎么办呢?睁着眼睛炼完四十五分钟的静功。晚饭也不想吃,心里杂乱无章。但我知道要从法中找答案。尽管心不平静,思路很乱,还是打开《转法轮》慢慢翻,一边翻一边看,突然看到:“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念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我什么都不怕了,那个结打开了。就这一瞬间烟消云散,好强的能量。那背后的内涵,那博大精深的内涵,只能意会,不能言表。当时悟到有这样一层意思: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其实,师父就在身边啊,时刻呵护着弟子,要操多大的心呀!现在悟到,当时的能量流也是师父在灌顶,给弟子加持。

一件件,一桩桩,我明白,我悟道,师父讲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世上真有神啊!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不知不觉、自然而然的完全改变了观念。更加信师信法了。为以前那种被恶党文化洗脑后的无知感到耻辱。也觉的自己太幸运了,能够喜得大法。师父一次次的点化、呵护,怎能不叫人热泪盈眶。经常一个人流泪,总觉的还没有做好,还要努力、还要精進。

也不知是哪一天,已不再认为是普通的炼功、强身健体、祛病健身了,而真正明白法轮大法是修炼。《转法轮》就能指导我们修炼,以法为师就能走正修炼的路。所以在炼功点上,我们抓紧学法,反复通读,比学比修。背《转法轮》、背经文,一片慈悲祥和的气氛。打坐中完全静的下来,听到那炼功音乐中一个个的铃铛声清清楚楚。多好啊!

二.溶于法中证实法

哪知道,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江氏流氓集团造谣污蔑、栽赃陷害。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大法弟子面临严峻考验。一时间乌云满天、昏天黑地、邪恶猖獗、人心浮动。压力是那么重,呼吸是那么紧。也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师父法中早都讲了:“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一到了现实中,触及到自己的心灵、自己的利益就不知如何处理了。好长时间坐立不安、食饮无味,久久不能平静。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才慢慢知道如何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

二零零零年年底,终于站在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打出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么一声什么都不怕了,就这么一声,一切都变的那么坦然。

带回当地后,我被直接关入看守所。看守所是人间地狱,为了“转化”学员,竟在大法学员食物中投毒。恶警与牢头串通一气,强迫干既磨人又磨心的事——拉单鞭。关押的其他刑事犯都讲:我去挑大粪,去打石头、去干苦力都行,唯独这拉单鞭特别受不了。伤你的手,十指连心的痛,有劲使不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每天十二小时以上。背后还有眼睛盯着,动不动就会有人打。刚進去的人尽最大努力,每天能拉一千根。可分给你的任务是五千根。可想而知了,那肯定是挨打、开火车(加班到天亮)、不给饭吃、吊包(四肢绳索捆绑悬空,中间再加东西)等等。

恶人还让家人来做工作。全家人都修炼大法,怎么突然来做工作呢?就那么几天,怎么都这样了?一时间反胃、恶心,头昏眼花,天旋地转。靠在号子的墙壁上,那种痛苦无法言表。让我放弃大法那是生不如死!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天已大亮,地球还在转,我还是我,不受其它任何事情的干扰,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念一正,一切也就顺当了。想想:家人可能也是被逼的,可能被蒙蔽了,他们有他们的难处,他们承受的压力太大了。站在别人的角度去看去想时,背诵:“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境界》)内涵好深好深。

恶人继续迫害,把我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新开铺劳教所—邪恶势力的黑窝。铁窗铁门铁手铐,高墙电网高炮楼,给失去自由的我,给在看守所磨的苦不堪言的我以更大压力。而这个黑窝采用的手段更狠毒,搞的是牢中牢、狱中狱。坐牢本身就失去自由,那里还配三个夹控人员挟住你神影不离。洗漱、吃饭跟着你;上厕所站你旁边;走路他一前一后,你要挟在中间;睡觉就坐你床前……。就如魔鬼缠身,非常魔心。不让你看书、不准你炼功,不让你与其他人讲话,还登记每天一言一行。周边的环境又是:录像是诽谤大法的,耳闻是流言蜚语,喇叭在胡说八道,面孔看不到善念。……恶警还不时的找你谈话,诱骗、恐吓是常事。还叫那些邪悟的人多个围攻你,目地把你搞垮。

我被恶人折磨的全身肌肉用不了力,瘫痪了。手掉下床边,就这么耷拉着无法上来,心里又清清楚楚。睡个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翻个边简直不可能。他人把我扶起来,一松手,“啪”,倒下去,头碰到墙壁上,打大锤式的响。

晚上,要小便了,夹控把我背到澡堂,一边一个挟着站那解,可就怎么也解不出来,小便的力气也没有了。我要求他们走开,给我个小凳子,坐下来,两只脚向前撑着,身体爬在脚上。慢慢放松、放松,让尿一滴一滴自己流出来,可能有二十分钟。这个时候,大脑变的一片空白,头脑非常清醒。这时也真的是考验了,我把握住了:我是大法弟子。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确实很危险。好坏乃一念之差,心一不正马上就完;身体也挣扎在死亡线上,说走就走了。我坚定了正念,选择了大法,是师父救了我。第二天自然好些了,慢慢、慢慢扶床可坐会,逐渐逐步可自理了。

师父的新经文同修也传了進去:“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自己心中也在默默的说:师父我会坚定的走下去!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再背:“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的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位置》)心中更加明白,法理更加清晰。

我有时间就背法,记的多少背多少。《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新经文都去回忆、去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苦其心志》)越背心里越亮堂,越背心里越踏实。深深体悟到,越在艰难的时候,越体现出大法的神力无比。那种环境,那个场合,背书背法,字字入心,句句有灵。心性上来了,反过来给夹控人员,给干警讲真相。

写到这,我想到一个问题,当时还想不到。在新开铺劳教所这个黑窝中,大法弟子几乎身体都有不同成度病业状态,有的瘫痪、有的发烧、四肢针扎一样痛,冬天要用扇子去扇,象有一股什么东西向四肢扩散,不能正常睡觉,视力严重下降,看不清东西,口水流的厉害。瘫痪这种症状,恶人他就知道是缺钾。而与我们住在一起,吃的同样饭食的夹控人员却什么问题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不符合常理呀!这里边到底做了什么手脚。有一次某同修看到夹控往他的饭中加了什么东西,他跑过去,夹控很害怕。消息到了恶警那,恶警马上就把那夹控不知调到哪去了。这种肌肉无力,四肢发烧,针扎式的痛,流口水,视力下降,究竟他们做了什么手脚?

恶人很邪,但我有师在,有法在。就这样完全靠信师信法走过来了,闯出了新开铺劳教所这个黑窝。

三.珍惜时机再精進

回到大法弟子整体中来了,抓紧学法,调整心态,就做自己该做的事。师父安排了我去做资料,这件事非常严肃,开始好紧张的。一步一步,各个方面就成熟了些。同修想做《转法轮》书。可从来还没做过书呀,就一般的装订技术我们还都不会,一下做这么严肃的书,心里有点没底。

刚好师父《洪吟(二)》发表,那就先做《洪吟(二)》吧。师父的点化、加持,大家的努力,非常顺利的做了三百本,做的还蛮不错呢。而且还是采用线针装订的。各项技术基本成熟,心里有底了。开始筹备做《转法轮》,版本、纸、蜡纸、油墨等等,一切就绪,开始印刷。一开机,那机器也特别开心似的,“哗啦”、“哗啦”的转着,一张一张的印着,印了这版印下版,印了单面印双面。就这样,非常顺利的印好了。现在算一下,三百本书,每本八十六张纸。要制七十多个版,印刷五万多次。整个过程中,没浪费一个版,没损失一张纸。回过头来想想,这已经是奇迹了,当时并不知道。那时我们的心都很纯,大家一心都想尽力做好,都想多出把力。师父看到了这个整体很正、很纯,就帮助了我们,这是对我们的点化,也是对我们的鼓励。只要我们的心地纯洁,心态很正,师父是高兴的,在你什么还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就帮弟子做的很好。

印好了就捡页,一夹一夹的折好,按顺序整理成书,全部整理完时却发现还单独剩一张,那肯定有一本就要少。会是哪一本呢?这么多!我随手抽出一夹,刚好就它少这张。大家一下都高兴了。都明白全是师父在帮助呀!

学法中也逐渐明白,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所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机、一体机等等都是有生命的。经常告诉它,能在大法洪传之时用来做大法的事也是它的福份,也是摆放它自己的位置,要它好好配合,真的就听话了。自己心不纯的时候,它也跟你闹别扭,从它们身上也可找出自己的不足。当然有时是邪恶干扰,那就多发正念,清除邪恶。

我体悟“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形式去修炼”(《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的一些法理,就运用在实际当中。资料的整个过程尽力的按照这个法理去做。不搞什么创造,不玩什么花招,踏踏实实的做。大家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故事,想怎么努力,结果适得其反。如果我们不符合常人状态,你如何去掩盖、怎么想办法,到头来说不定弄巧成拙。我们是修炼人,又只有提高心性才能做到这一点。表现的只不过是形式,真正要达到的还是那颗心,心性到位了,自然也就做好了。

和同修接触中,多少听到羡慕做资料同修的话,有时别人问我是不是在做,我只能笑笑。其实做资料的同修也羡慕那些天天面对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要放下多少心,心要多么纯才能做好啊!这样看来,大家都是师父的弟子,都在以法为师做好自己应该要做的。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就看自己、修自己,做好各自的本职工作吧。

时间一长,没去的心又上来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很清楚,就会找各种机会钻你的空子,迫害你。表现形式就是一同修被绑架,他没守住,说资料是我给的,所以我又被恶人绑架了。恶人突然袭击,把我随身带的东西全抄了,东西挺多,一时间担心恶人抓把柄了,好着急,忐忑不安。其实一切是师父说了算,自己的事自己说了算,念一正,任何情况都不与邪恶配合。

被看守所非法关几天后,又非法提审,这下恶人耍花招,暗示:“你可以找律师保释。”我觉的真会开玩笑:“还可以请律师保释?”“当然可以,”他们装的还蛮象。带着试试看的心理,把消息辗转给了家人。为了营救我,同修都在发正念,发揭露材料。本来都在正念正行,我这一念,弄的全家上下活动,找关系,全都用人的一面在搞。请恶人又是喝、又是吃,花了钱,又赔小心。好象我们做错了什么。现在回想,对我整个家族影响是很不好的,给他们一种很大的伤害。对大法也带来不好的影响。

喝饱了,吃足了,恶人让他人写个假“保证”,只要我在上面签个字就行,就可以放了。我也飘飘然,想出去的心很强,一糊涂,还真的签个字。好糊涂啊!亲戚还安慰,三天之内就会放人。三天、四天过去了。我也知道坏了,不是这么回事,是邪恶钻了空子。这一棒好阴毒,打的我晕头转向,心凉了半截。最后来的是所谓“专案组”。提外审,脚镣手铐,日夜不让睡觉,十几个恶人轮流轰炸:这哪来的?那怎么回事?“保证”写了就会宽容你?……硬的、软的都用了,可他们什么也得不到。恶人的阴招魔的我好苦,心里好难受呀,把“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打乱了。吃了哑巴亏的我,那种怪怪的滋味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师父啊,我对不起您。怎么会一时糊涂呢?我的正念哪去了?我的正念呢?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想师父,求师父加持。慈悲的师父没有责怪弟子,一直在呵护着。就在这时,大白天,让恶人都睡着了。点化我找到钥匙,打开脚镣手铐,轻手轻脚,跑出房门,跑下楼梯,一手提着裤子,跑出大院,闯出了魔掌。

跪在师父法像前忏悔、感激、流泪。两天没睡的我仍然睡不着,心静不下来。好长时间静不下来,在外流离失所半年都没静下来,有一种后怕。静不下来,找不着问题,内心更急,学法不能入心,好可怕呀。

现在慢慢悟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要信师信法,师父说你行你就行,你自己认为行就行。关键时刻,你暂时悟不到,师父还会帮你,会让你过去的,“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

我流离失所了。辗转四面八方,得到多方同修的关心和帮助。稍微静下来,又获家乡的消息,有人说我们做的书,明慧网现在找不到这样的版本,是不规范的,是乱法行为,劝大家赶快烧了。原来刚被恶人绑架时,他们就帮我找问题,找这找那,好长时间把住这一点不放。其实,我们所有资料全部来自明慧。作为一个真修弟子,谁敢乱动一笔?!心里怎么也放不下。向明慧求援,明慧同修很快给了答复。但因没向内找,问题还是没解决。“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真正向内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不能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火,一说就炸。善心不够,不能善意的去解释,而是那样理直气壮、忿忿不平。找到问题就出在自己,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那段时间做的资料,质量是很差的,根本就不是要求的水平。现在心静多了。

我继续抓紧时间背《转法轮》,背书我体悟、理解的更深、更全面,领会的更好,更能对照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背着背着:“举具体例子。这个人在单位里,他觉的别人都不如他,他干什么什么行,觉的确实了不起。他自己心里想着:给我个厂长、经理我都能当;给我更大官我也能干;当个总理我看都行。”(《转法轮》)这不是在说我吗?我不就是这种心态吗?平时就是这样看问题的。原来这都是妒嫉心的根源。有些问题就是冲着这个心来的。

协调的同修年龄比较大了,口说能力一般,也写不出什么东西。同修与我常常有意无意的议论这个问题,话的背后多少有点不服气、不平衡,或者表现出理解、同情的心理。背书中就看到了:“咱们讲个故事:《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捣乱。”(《转法轮》)你觉的人家又老又没本事,师父不这样看。其实,协调是相当不错的,原来是我自己的心态不正,暗藏着一种妒嫉心。虽然没去捣乱,但实际工作中没有那么主动去做,没有尽心的去配合。这不很危险吗?明白了,去掉它,更好的去做了。

我深深体会,修炼是严肃的,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所以必须踏踏实实的修。要以法为师,排除干扰。修炼要向内修、向内找,有问题就找自己。只有向内找,才能提高上来,才能最终解决问题。我现在个人体悟“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那真传一句话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都是师父给予的。

师父要我们三件事都做好,修炼要全方位跟上正法進程。这里与大家交流的只是某个方面所悟,只是自己的浅显之见。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