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训:要扎实学法、别学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最近刚刚从狱中出来的同修问我:你最后一次是怎么又被邪恶绑架到马三家的?当时我不知如何回答,没吱声。事后我静心再次反思自己二次被抓的原因,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那就是因为我当时学人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是个沉痛的教训,写出此文的目地是希望对至今仍在跟人走跟人学的学员提个醒,以此为戒。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被绑架判刑四年,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上,与外面三件事一直做的都很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较,差距太大了,简直就是一个断层。三件事每天也在做,却不知道向内找,修心性。即使向内找也是表面的一点点。做事总是走极端,偏激的理解师父的法。有意的在窗前炼功,把录音机开到最大音量,外甥笑着对我说:老姨呀,小点声音,看把警察招来。我当即回答说:他進不来。到村长家里讲真相时,村长明白了真相,用关心的语气对我说:多注意安全,我却笑着对他说:监狱装不下我。

同修曾经提醒说:还是理智一些。由于自己对法理解的不深,也根本不懂的什么叫“理智”,就认为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时间抓的是挺紧,却不知道怎样去悟法,什么叫旧势力?根本不懂,就认为都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由于法理上不清,在做三件事上掺杂着很多人心、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等。

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明慧网介绍了一位叫芸姐的同修,讲她三次進公安局发真相的经历,看了之后颇受触动,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起心被带动,跟人学,跟人走。学法却不知道悟法,当时就想:别的大法弟子能做的我也能做,什么拘留所、看守所,甚至于监狱也照样能進去挂条幅,发真相。类似这样的念头一个劲的往上冒,却不知道抑制它、排斥它,不定期以为这就是正念,因此也产生出了争斗心、妒嫉心、好胜心、显示心等等却不自知,还认为自己修的挺纯净。

即使在邪恶的黑窝里遭受迫害时也象英雄人物式的,连邪恶的警察都说:看你往那一站象江姐似的,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二零零四年也就是年前二十八,自己独自進京挂横幅、喊口号,用正念将恶人定住,安全返回。当时在家的同修知道了自己進京去证实法,都主动的在帮助发正念,解体邪恶。这一次能顺利回来,更促使自己要進行下一行动方案。跟同修要了一百多本真相小册子。自己又做了二十多个条幅,准备在星期天的晚上行动,一天早晨炼动功,录音机突然发出刺耳的尖叫,骑自行车轮胎就瘪,也不知是咋回事,自己根本就悟不到,就知道自己心性有问题,也没有及时和同修沟通、交流,把自己想要做的这些事说出来,仍然是我行我素,把神通看得超过了大法,执著证实自我的心越来越膨胀,认为自己如何如何,在同修中说起话来很有力度,也有威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转法轮》)

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结果就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二被当地邪恶绑架,虽然一年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但教训是深刻的。

同修啊,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尤其师父正法到了今天,如何能走好、走正、走稳这最后证实法的路,真的是至关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