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路上 我从不孤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我是大陆一名高等院校的大法弟子,看明慧网已有七年,从师父的新经文、从同修们精進修炼的事迹、心得体会中得益非浅。可以说,如没有每天明慧网的鼓励,我独自修炼、证实法,可能坚持不到今天。

一、刚刚得法遭镇压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才走進大法的弟子,刚刚在附近公园的一个炼功点学会了动作,对法理还不很了解,镇压就突然降临。但我知道大法的好、大法的正,觉的大法冤枉。很长一段时间,每当我路过只炼过两、三个月功的那个路边公园,委屈的眼泪就会在心中流淌。

在那乌云压顶、宣传机器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狂轰滥炸般对大法诬蔑造谣的日子里,我彷徨过、怀疑过:把我引入大法的同事被抓了,炼功点我认识的人只有两个邻居,一个立即搬了家、改练了什么拳,另一个出国探亲时改信了什么教。我熟悉中共那种“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运动手法,反右、文革、六四,历次政治运动中司空见惯,我知道他们在造谣,但我也太熟悉他们残忍的整人手段,我害怕了,不敢炼了。

结果,原先的病全回来了:失眠、咳嗽、手脚发麻、眼睛迎风流泪、肝区难受……药又开始一把一把地吃,效果不大。特别是咳嗽,竟然拖了几个月之久,西药、中药、民间偏方、常见药、進口药……舌头都吃得发绿了,仍不能止咳。

二、师尊的巧妙安排使我幸运的回归大法

正在我彷徨痛苦之际,我得到了出国進修的机会。当我带着一大包止咳药住進一个已经定居异国的朋友家时,我惊呆了:朋友家里满是大法书、音像资料!原来朋友的妻子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踏上异国他乡住進的第一个家庭,竟然是一位大法弟子的家!在这位同修的热情帮助和鼓励下,我又拿起了宝贵的大法书,重又在大法音乐声中炼起了功,扔掉了吃了几个月的药。

我知道,是师父做了这样巧妙的安排,是师父不愿放弃我,把我这个不坚定的新弟子从向深渊的滑落中及时捞了上来!我决心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跟上正法進程。

在海外進修期间,我由于能够自由地上网,浏览到了明慧网,明白了更多的真相,从此,修炼的心更坚定了。

三、一个人就是一个资料点

异国進修回来后,我开始了独自为战。由于我得法迟,原炼功点又远离单位,因此镇压开始时我的身份并未暴露。尽管一些亲友知道:炼法轮功使我久治不愈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但镇压后“法轮功”成了禁忌词,大家都讳莫如深,避之惟恐不及,谁也不敢提起。

作为大学教授,我拥有一间单独的书房。我便把这间书房变成了一个资料点(这开始于五、六年前,与现在提出的“遍地开花,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我一人就是一个资料点。多年来,我下载、从新编辑(根据纸张的大小、阅读对象等具体情况删节等)、打印、装订、收集地址、投寄信件、散发资料、向海外发邮箱地址、在人民币上写真相信息,等等,总之,凡是从明慧网上读到的同修们的好主意,我都去实践运用。

这些年来,我发真相,足迹遍及我所在城市的大半个城区,并不时向全国各地的同行、新闻媒体邮寄真相资料。

我几乎是一个人在修炼,但我并不感到孤独。感谢明慧网,使我从不间断的得到师父新经文的指导;正是通过明慧网,我天天能和全球的同修们進行交流:我常为同修们所受的残酷迫害而泪如雨下或泣不成声,又常从他们的事迹、心得体会中得到鼓励、启发,汲取智慧和勇气。如果有两天网络出问题,看不到明慧,我就会感到焦虑不安,精神上象是断了线的风筝;直到能正常收看,才松一口气。

四、坚持“真善忍”行事,赢得家里人支持

我的妻子和孩子都不是大法弟子,但他们都不反对我炼功。一方面,他们亲眼见证了我身体和心性的神奇变化:以前折磨我多年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我从一个名利心重、自我中心、急躁的人,变成了一个处处牢记“真善忍”、“不争名、不图利”、“常持平和心”的大法弟子。家庭和睦了,连原来脾气暴躁、常为小事和我怄气的妻子也被我正法的场圆容了,脾气越来越好,还常常向亲友夸我。

更重要的是,我妻子和孩子明白了不少真相,而且也相信,是师父的保佑,才使我们这个家一直事事都比较顺利。早在二零零一年电视上刚刚放映所谓的“自焚”案时,我妻子立即敏锐地指出多处破绽:小思影喉管切开了还能唱歌?天安门广场哪儿来的那么多灭火器?孩子也利用多次出国的机会,用笔记本电脑的硬盘带回了“六四”和法轮功真相的影像资料!我一提三退,他们立即答应了,我帮他们上网都退掉了。

五、把工作做好,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在单位,我证实法的事情做得比较低调。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向本单位各部门的领导、同事寄真相材料;我也在校园中散过传单,但因怕认识的人太多,出于安全的考虑,做得较少。除了对少数真正亲近的同事,我面对面地讲真相也比较少,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吧,也有怕心的因素。但我常常利用讲课的机会,有意识的鼓励学生不要人云亦云,引导他们独立思考,并常常抨击中共内普遍的腐败,以及中国社会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是非黑白的颠倒。

我常常提醒自己,用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因而在工作上增强了责任心,淡泊了名利心,精益求精、不计报酬、在名利面前主动谦让。结果,正如师父的教导“无求而自得”。我越不在乎,它越来。这几年,我因教学和科研上成绩突出,不断获得奖励和荣誉,有学校的、省里的,甚至还有全国的奖励,还评上了博士生导师。

作为有一定名气的教师,常会有一些学生和家长通过熟人关系找上门来要求“指点”。我牢记师父的教导,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既对人真诚、热情,又坚持道德底线,不做违反原则的事,更拒收所谓的“酬金”。比如,有一位远道来的学生和她当教师的家长通过熟人让我指点一下,我热情、耐心的做了。孩子先出了门,家长留在后面掏出了一包钱,我立即婉拒,她说:不要紧,孩子不知道。我回答: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怕她尴尬,又婉言对她说:我也有孩子,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们都是当教师的,给学生辅导一下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又一次,我为一位熟人介绍来的学生辅导了一个小时,临走时他掏出一包钱,一面说:上课辅导就该有酬金。也被我婉言拒绝了。不知多少次了,我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或当面婉拒了金钱的酬谢,或事后发现藏在水果或茶叶中的金钱时,又费时费事的将钱一一寄回。因为我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胸怀的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志,同时在小节问题上也应严格要求自己。

这些年来,我有时做得较好,有时做的不好,而且做的还远远不够,对照师父的教导和大法的要求,与精進的大法弟子相比,差距还很大。我决心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勇猛精進,争取做得更好,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