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

一、得法实修

我是湖南耒阳市边远山乡的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岁,从小体弱多病,曾患胃病、关节炎、胆结石、坐骨神经痛等。尤其是那要命的胃痛,发作时满地打滚,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的。天气稍一变冷,心窝上就要贴一块棉絮;出门怕风吹,冷水不敢沾,打针、吃药成常事,家务、农活做不来。为保命,我从小就在庵子里進進出出,烧香拜菩萨,皈依做善事。然而这一切都是白费力,一年三百六十天,没过几天好日子。

一九九七年三月,我喜遇大法,有幸得法。潜心修炼一个月后,胃痛症状消失,逐渐的其它各种老病也不翼而飞,做家务不累了,地里的活也能干了,身体一天天健壮,走路一身轻,活得有滋有味。原来一直阻拦我学法炼功的丈夫也主动的和我同修大法了。亲朋好友、邻居百姓、村里村外、周边农友先后三十多人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在实修中,我们的身体净化了,思想升华了,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大法威力无比。

二、救度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在那昏暗的日子里,我進京上访遭人举报被恶警抓到派出所,饿了一天一夜之后再转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受尽折磨。我绝食抗议,被恶警伙同十来个犯人强制灌盐水,使我口鼻流血,几度晕死;与此同时,他们还开两部小车跑到我家敲诈勒索六千余元,我丈夫只好四处奔波东借西凑,弄得我家一贫如洗,至今还在还债。害得我丈夫失去修炼的信心,甚至无知的把大法书也烧了。面对邪恶的迫害,方方面面的干扰,我信师信法,毫不气馁,努力做好三件事,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改善了家庭、社会及修炼环境。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乡里的书记、乡长、管政法的副书记、派出所所长等人一齐来到我家里。我知道他们是来干扰我修大法的,因为我们村学法小组一直坚持着外出讲真相、发资料、张贴大法标语等,几年来从未间断过。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教导:“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我立即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并请师父加持我。同村的两位同修闻讯后也坐在自家厅屋里发正念。

之后,我开门见山的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九评”真相,以古喻今讲历史上“好皇帝”与“坏皇帝”的典故等。我心平气和的问他们:世界各地包括台湾、香港都允许炼法轮功,为什么就中国大陆不准炼?修“真、善、忍”做个好人错在哪里?你们深更半夜抓我、关我,罚我六千多元钱,我至今都没想通我犯了哪桩罪?我理直气壮的说得他们目瞪口呆,其中一人说:“你在家里炼吧,我们不管你,但不要上北京去惹事。”我说:“你们不干扰我的修炼环境,就是给我钱,我也不需要上北京;如果你们再象以前一样非法对待我,没钱,我就是讨米、要饭也得上北京去喊冤,因为你们是剥夺我做好人的权利。”“你就做个好人吧。”最后,他们草草打个招呼没趣的退场了,我也顺便送他们一句话:“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从此,乡里干部再也没来过问了。这是师父的呵护,正念驱邪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我和三个同修冒着寒风大雨,步行百余里,来到我市与邻县的交界处挂大法横幅。我们沿途挂了大小不等的几十条,最大的一条横幅挂在几十米高的渡槽(天桥)上,横跨马路。我和一同修分别从马路两侧的山坳上一步步爬上去,当时风雨交加,我们就发正念,请师父帮忙,不一会风小了雨停了。我们顾不上泥浆、茅草、荆棘,用尽全身力气把横幅挂了上去,并用铁丝固定好。横幅上醒目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团队保平安”的大字至今高悬着。这是师父的威德,大法显神威。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我们小组一同修白天贴真相不干胶,被外乡一恶人发现了要举报。我得知后马上组织同修高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当时此人电话打不通,一连跑了三趟乡政府也没碰到乡干部的影子,只好找到本村支书举报此事。支书回答说:“他是个爱做好事的人,有忙就爱帮,捡了东西去贴,这碍什么事?再说现在电线杆上到处都是,他一个人做得来吗?”就这样把事情化解了。两天后正好涨洪水,也就没人管这事了。这位支书为什么会如此开明呢?原来我们村的真相资料挨家挨户发到手,三退做到家,村里新老干部全退了,他们明白了真相,当然就自觉的维护大法与保护大法弟子了。

大法神威,师恩浩荡,诉不完的修炼中的心里话。我们会牢记师父的教导:“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会》)信师信法,救度世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