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

一、苦难的家境、不易的婚姻

我,现年74岁,生长在一个不幸的贫苦农家,早年丧父。我26岁被招工進厂当了一名工人。当时家里还有母亲、哥哥、妹妹和弟弟四口人,他们都是基本上丧失了劳动力的人,所以家里生活相当困苦。

我哥因长期受饥饿的影响,得了水肿病,因无钱治疗,30多岁了也没结婚,死了;我妹只有十多岁就得了肺结核病,也因无钱治疗,30多岁了也没出嫁,死了。后来就只剩下一个多病的、双目失明的母亲和一个未成年的弟弟相依为命。

由于家里遭到一系列的不幸,负债累累,所有的一切全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30多岁了,也没成家。由于家庭负担过重,思想压力过大,生活过于清苦,我的身体也垮了。经检查,得了肺结核。经常吃药,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所以人家就送我一个外号:叫“药罐子”。

随着时间的变化,母亲的去世,弟弟的长大,情况才有所转机。这时我已经是48岁的人了!在朋友的关心和帮助下,给我找了一个年龄比我小24岁半的农村姑娘为妻。由于她家人口众多,生活也比较困难,出于生活的压力,加上当时存在的城乡和工农差别,所以她也就同意了。消息传开,成了厂里的一大新闻;“老光棍娶老婆啦!”一万多人的厂子无人不晓,议论纷纷!久而久之,新闻成了旧闻。但也有时,当我俩外出时,对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曾经也出现过一些笑话和误会,搞得我俩真不好意思的。我50得子,算是老来得子吧;因此当时对我来说还是比较美满的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到60岁我退休以后,问题也就来了。经济收入少了大半截,人的健康每况愈下,老毛病新毛病、大毛病小毛病一齐上,人也显得越来越老化,那真是日落西山,气息奄奄!这时对她来说,还是一个近40来岁正当年的中年妇女,矛盾越来越突出。在一些所谓好心人的关心下:“你现在还年轻,又没有工作,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靠你爱人恐怕靠不了多长时间了,不如趁早年轻另找出路”。特别是她家的一些亲戚向我正式提出这个问题。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为了不连累她,于是我俩就无条件的离了婚。由于是无条件的,所以也就不存在任何矛盾和纠纷,走时相互握手告别。

二、离异后有缘喜得大法

离婚后,我有缘喜得大法,走進了修炼的大门,这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点。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学法炼功,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身上所有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人也显得越来越精神了。走路生风,爬山一身轻,一天走一百里路也不累,挑一百斤担也很轻松,皱纹减少,白发也开始转青,看任何小的字都不用戴眼镜。这正如师父所说的:“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这哪象快七十岁的人哪。”(《转法轮》)。这话好象是针对我讲的一样。在我72岁时,曾经就写过一首这样的诗:“三九梅开天地春,八九人生太阳升;九九归真大圆满,一九之遥步别停。”在这首诗第二句里的“八九”从表面来讲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8×9,这是我在常人中的实际年龄;第二个意思是8+9,这是我通过修炼改变后的年龄,正如早晨八到九点钟太阳升起的时候。因而把这首诗就叫“八九诗”。由于我的外表和实际年龄太不相符,因此当我在使用“老年优待证”时,他们对我都持怀疑态度而不予优待。不过这也是实际情况,因我和一般的年轻人都差不了多少,那我又有什么好意思享受优待呢?每当我坐车时,我总是给老年人、中年人、甚至小孩让位,因为他们眼里都把我当年轻人看待,所以他们也就不讲客气了。

三、破镜重圆,共同精進,证实大法

再说她,和我分手后,南下广东打工。打工不是目地,是以打工为契机的,如遇合适的男人,建立新家。天有不测之风云,缘有割不断的影绳,人算不如天算。还没等她上班,却先上了医院,经检查,身患绝症。在绝望中,她不得不又返回老家。从此,她对生活也就失去了信心。

一天,她拖着瘦弱的身子来看看我和小孩的情况。见面时,双方都被对方的变化愣住了。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里,变化竟如此之大!这都是出乎我俩意料之外的。这时我就向她介绍了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她听了我的介绍,似乎从我身上的变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于是她在我这里就住了下来,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由于我俩的离婚是和平离的婚,连左右邻居都不知道,家里小孩也没告诉他,只是告诉他妈到外面打工去了,所以也就没有造成社会影响。并且她的户口以及衣服等生活用品也都还保留在我这里,走时只不过仅仅带走一个离婚手续而已。

她修炼比较精進,不到一个月,奇迹出现了,身上所有的病症都不治而愈,人也不但恢复了原样,而且比原来更结实了!这就加强了她对修炼的信心。

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到了,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铺天盖地面来!在大法遭到不白之冤的情况下,她两次進京上访(其中一次未成,中途被邪恶截回),多次被抓、被关、被迫害。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一次是:那是2002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她在外地张贴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去,当晚就把她用手铐靠在派出所楼上的窗户钢筋上。大约半夜一时许,她发现手铐是开着的,她立即明白这是师父在救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对周围环境一点也不了解,她信师信法,有师在,在法在,正念正行,什么都不怕!她不慌不忙的走下楼,然后堂堂正正的从派出所大门口走出来,在大门口值班的人也没发现。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奇迹般的走出魔窟。从此开始在外面长达16个多月的流浪生活。后来因坏人举报再次被抓和迫害。与此同时,我们还多次被非法抄家和罚款,累计金额达一万多元。

我俩在修炼的道路上,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在讲真相救度世人时,我俩相互配合,起到了良好的效果。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对各种资料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供不应求,在这种情况下,我俩又全力以赴,在同修的帮助下,在邪恶的窝边办起了家庭资料点,不但满足了本地区的需要,还支援了外地。

大法改变了我俩的人生道路。我俩身心的变化也改变了常人对我俩的看法。由过去对我俩的讥笑到现在对我俩的羡慕。过去我俩都不好意思同去公共场所玩,而现在我俩都是成双成对的,形影不离的、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们都以羡慕的眼光投向我俩:“多好的一对”。但是,“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转法轮》)与此同时,我俩身心的变化也改变了常人对法的看法:就他们炼法轮功的好,家庭团结,夫妻和睦,不做坏事做好事,与人为善,要全社会都象炼法轮功的人一样那就好了!也有找上门来的:你们法轮功有什么绝招儿,不生病,不吃药,不進医院,我看你们原来的身体也并不怎么好,炼了法轮功以后个个身体棒棒的,人也越来越年轻了,你们这功这么厉害。过去有多少英雄好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病!你们比起英雄好汉要强得多!我们家谁谁病了躺在床上好长时间了,求求你们给治一治,给多少钱、多少钱的。我说:我们法轮功不治病,也不承认病,也不相信病,也不怕病,更不能收一分钱。我们虽然不治病,可我们有责任救度众生。于是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党、团、队),并给了他一张护身符,告诉他只要按照护身符上面所说的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管常人怎么说我俩是“多好的一对”,但我俩心里都明白,曾经毕竟是办过离婚手续的,这是我俩的一大“心结”,为了解除这个心结,经我俩商量:我们都是炼功人,还是在常人中修炼,要尽量的符合常人状态,于是我俩就补办了一个复婚手续,这是常人政府对我俩的认(印)证。但又考虑到我们修炼人毕竟不是常人,也不是神,是从人走向神的一个中间过程,在这半神半人的状况下,既要符合常人状态,也要符合神的状态。于是我俩就举行了一次“修神路上的婚礼”。

那天,正是中秋佳节,花好月圆。我俩在自家的客厅里,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复圆仪式。客厅正中挂着师父的法像,法像前摆上供品和鲜花,两旁点着的两支蜡烛熠熠生辉,给师父敬上的香烟柱冲天。

仪式开始时,首先我俩男左女右站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向师父表示敬意!然后我俩庄严声明:“今天是我俩举行的复圆仪式,恢复我俩真正的夫妻关系!”是大法把我俩结合在一起的。在这里我俩要向师父和大法表示衷心感谢!常人是讲情的,我们夫妻不讲情,同在大法中。大法是讲缘的,所以我们把复婚叫“复圆”,其实结婚也就是“结缘”,名词都不一样。仪式间,当场赋诗一首以表庆贺:

夫身柳叶互衬绿,妻面桃花相映红;
比学比修比翼飞,并肩并蒂并莲成……

分裂,不但违背了天意,同时也违背了我俩的本意;复圆,是我俩共同的心愿,因而也就登上了返本归真之法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