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看看:迫害法轮功必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修炼法轮功的人,修的就是“真、善、忍”宇宙大法,修“真”是说真话,办真事,返本归真做好人,做人要实在。修“善”就是事事处处替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原因,向内找,与人为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超出常人的好人。所以炼功人拾金不昧,与人为善,在社会上处处忍让,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在家庭里与家人和睦相处。在当今这个金钱社会里,还有比这群人好的人吗?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人类的道德就回升,社会就会稳定。

正因为功法好,所以全国上亿人在炼,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别的国家都大力支持,给法轮功师父发奖,定了法轮功纪念日,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好评。而且在别的国家,使社会道德回升,法轮功所到之处,给人们带来的只有福音与和平。只有中国江丑小肚鸡肠,妒忌心强,心里恨的不行。妒忌法轮功师父受亿人敬仰,本来好人越多,社会越稳定,他却编了理由说:“炼法轮功的人多了,政权就会不稳。”当政治局常委明真相为法轮功辩护时,他气急败坏的说:“法轮功不除,必亡党亡国。”此话一出,别人只得闭口不言了,于是昧着良心把法轮功打成×教,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师父造谣,还雇凶到海外去暗杀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学员。但是阴谋屡屡破产。至今,法轮功师父毫发无损,而参与暗杀的人员却因连遭恶报,所剩无几了。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罚款、抄家、开除公职、劳教、甚至判刑、虐死,而且活摘出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赚钱。中共的罪恶还在持续着,加上邪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杀害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这笔账人不治天治,天要和它算一算。神定下了天灭中共,淘汰中共的追随者(党员、团员、队员),和那些对法轮功持偏见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还会淘汰世上的恶人。且看看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例子:

例一:山东庆云县孙建国因迫害法轮功祸及全家

先请看看被孙建国迫害的大法弟子的血泪控诉:

(一)我叫张凤英,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在回来的路上,孙建国从北京打到我盐山,叫我骂师父,我说师父好,师父伟大,气的孙建国揪着我的头发,抓着我的胳膊猛往后拧,使我痛的不行。把我丢在监狱关了二十八天,勒索了钱款才放我回家。回来后,三天两头来骚扰,过年都不放过,逼的我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我叫豆芸青,孙建国听说我炼功,来抓我,我说生病长了一个恶疮,走路不方便,疼痛难忍,孙不管我有病在身,硬是把我关到庆云镇地下室四十多天,后来又转到拘留所,十六天后交了五千元钱才放出来的,我受尽了孙建国的欺凌。

(三)我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炼法轮功前百病缠身,炼功后不长时间,我身上四种医院都治不好的病全好了,没吃一分钱的药,一身轻,不光这些病,连老年性的眼花、耳聋、坏牙都好了,神奇吧?我两连的黑牙都变好了,这可不是说着玩,你别光听共产党的造谣,别他说啥你就信啥,你想想,如果没有去病健身这些奇效,还会都这么坚定的信法轮功吗?我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我说“法轮功是正法,可不是邪法”。孙建国两次抓我进监狱,第二次我的脚骨骨折也不放过我,叫人把我抬到了监狱,就是这么狠,我去北京时身上带了两千元钱,硬被他抢去了,至今不还,所以他靠迫害法轮功发财了。有一次他来我家骚扰,嫌没留他吃饭,又派人来吓唬我家的人们,要劳教我。没办法,又在饭店请他才放人。

(四)我叫宋英,因为我去北京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两次。第三次警察非法撬门而入,对我拳打脚踢,并且非法搜查我家,非法抢走现金,不出具任何收据和凭证,与强盗无异。

(五)我叫徐芸,是个年轻女大法弟子,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在监狱里,孙建国强行把我的外衣扒下,并把我的内裤松紧带剪断,使我无法走路,手段极其下流。一九九九年的时候,去北京的几十名大法弟子(多数是妇女),被从半路抓回来,都被关在五中,在太阳下晒着。当时孙建国当着人们的面,回头就小便,对年轻妇女动手动脚。他本来就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他玩女人,流氓成性,人所共知。

(六)我叫李春芝,我去北京上访,被中共恶警关在铁笼子里,不让吃饭喝水,不让大小便。第三天孙建国把我押回庆云,一步一脚一直把我踢到车上,在监狱把我铐在椅上一天一夜,不让吃喝,不让大小便,我说:“我五天没吃没喝了”,可他说:“还吃什么饭!”就这样把我关了两个多月,也折磨我了两个多月,还曾把我铐在树上一天一夜,并狠毒的说,你炼吧,罚款不封顶,叫你倾家荡产,打死算自杀。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孙建国把我押到济南劳教,向我家人勒索了二百元钱,可经医院检查我有肾病,劳教所不收,孙建国去医院改病历,医院下班,没改成,没达到他的目的,气急败坏的骂我一顿,说:“把你卖了吧,要不叫你儿子把你杀了吧”。不说人话。回到庆云拘留所后,把我一脚从门外踹进门里。他非法关押我这么长时间,我儿子来看我一次,就被他勒索一次钱,不给钱就不让探视。

(七)还有两个小伙子,一个被他铐在床上打,打的拉在裤里,另一个被好几个恶警围着打,差点打死,半月不能动,不吃饭,还被劳教一年。

(八)我叫王法英,河北老城里人,村里人都知道我是出名的孝顺媳妇,都很尊敬我。二零零二年农历八月初一,我正睡午觉,孙建国带了两个恶警闯入我家,绑架我到新庆云拘留所,恶警从老庆云一直打我到新庆云公安局,三个人打我了一下午,用木棍子和铁棍子打,把木棍子打的光剩下木渣。他们重点打头,打的我耳朵出血,头肿的很大,家里人来看我都认不出我来了,家人疼的直哭。

还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被孙建国迫害。不择手段的迫害好人,并口口声声的对这群好人说:“打死算自杀,叫你们倾家荡产”。

现在的人们在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下,都不再信神了,只信共产邪党的假恶斗。然而会因为你不信神,神就不存在了吗?人都觉的自己很了不起,人人都想过得幸福,没有盼着自己吃苦受罪的,可是哪一个人也没有随心所愿,人根本就掌握不了自己命运。孙建国再狠毒他也是个人,他说了不算,神说了算。

孙建国万没想到这些报应神真的给了他。

孙建国每天花天酒地的,身边都有妓女陪着,他觉的自己活的很开心。可是突然报应来了,零四年,他开始浑身痛,吃药打针不管用,到处查也查不出病来,痛的直叫。零五年,孙建国做的恶开始祸及家人,儿媳妇跳楼摔坏了,住院花光了积蓄,还到处借账。零六年,儿媳妇跳河死了,媳妇的娘家把死尸抬到他家楼上,把他家砸的乱七八糟,对他一家人连打带骂,叫孙建国打幡儿。孙建国吓得象个老鼠,到处躲藏,弄的别提多狼狈了。后来他没脸在县城住,灰溜溜的跑到乡下住别人的房子。真是家破人亡,人财两失,而且百病缠身,生不如死。

可是这个下场是他自己种下的苦果,又能怨谁呢?他以为做了坏事没有报应,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对孙建国的报应也是神警示给人看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例二:山东庆云县常家镇派出所恶警遭报

庆云县常家镇派出所恶警把几个炼功做好人的老太太抓去,叫她们跪在雪地里,又打又骂,把徐家一个妇女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把撞的头肿的很大,恶警于福军、刘殿智,把任家村一个男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捏着鼻子灌辣椒水,多么邪恶啊!

但是报应很快来了,常家镇派出所恶警近年出了两次车祸,第一次他们光受伤,是老天给他们提个醒,可是他们却不知醒悟,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三,恶报来了,恶警大醉后开车从任家店村路过,把村里的妯娌两个,一个轧死,一个轧伤,自己还差点死掉,住了很长时间院,受了罪花了钱,还欠一条人命。

例三:河北老庆云镇长刘保停遭恶报

二零零一年腊月,河北老庆云镇长刘保停把去北京的二十多个名大法学员关在两个车库里,这么冷的天不让大法学员的家人送吃的、穿的和被褥,挨饿受冻四五天。后来让吃饭了,可是一个馒头就要大法学员十元钱,而且每天晚上将大法学员提出去打,用电棍电,刘保停一巴掌把一个女大法学员的大牙给打掉了。对男大法弟子更残忍,扒光衣按在水泥板上,逼骂大法师父。可是没有一个人骂。

可刘保停万万没有想到,报应来得真快,一个月后他死于枪下。

例四:老庆云派出所胡保停遭报身亡

胡保停是老庆云派出所的临时工,此人很邪恶,每次恶警们上大法弟子家又骚扰,他闹的最凶,非法搜大法弟子的家,抓人、打骂大法弟子他最凶。他还得意的和大法弟子们说:“你们说善恶有报,我才不相信呢,我怎么没遭报啊,我这不好好吗?”

可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一个月后,胡保停突然就不会说话,还得了癌症,腿肿得很粗,痛的啊啊的叫,最后死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报应来时人不信,认为是偶然的。可是无论如何,千万不要以身试法啊!

例五:河北盐山县看守所所长章松岭遭报身亡

盐山县看守所所长章松岭,天天打骂大法弟子们,用三角带、小鞭子打,给大法弟子上背铐,对着女大法弟子说:“叫日本鬼子都进中国,把你们都强奸了,我看你们还炼不炼?”真是无耻下流。

章松岭在此后不长时间就突然得急病死了,下地狱去了。

以上这些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仅是真实情况的很小一部份,据明慧网刊登,迫害大法遭恶报死亡、有名有姓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员就有一万多人。

共产邪党在电视上天天造谣陷害法轮功,愚弄百姓,很多人在邪党宣传误导下,成了为恶党呐喊助威的支持者。可是世人听信谣言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事例也有很多。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就有很多明白真相的人,写了郑重声明,为自己做过对法轮大法不利的事忏悔,以后支持法轮功,支持大法弟子,回补自己的过错,把郑重声明发到明慧网上,免于被淘汰。现在醒悟的人越来越多了,每周就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写郑重声明。不信大家可去明慧网查一查。

善恶有报是真理,可是有些人大难临头还不醒,不撞南墙不回头。

古今中外所有的预言都提到了当今社会的人类大灾难,提到这几年会有大瘟疫发生,凡是加入中共党、团、队和迫害法轮大法的人,将是首批被淘汰的对象。前几年的萨斯病就是给人们的一个警示。

所以,善良的人们啊,请相信我们所讲的,大劫就在眼前,只有听我们的劝告才能保命。快快放下对法轮大法的仇恨,退出党、团、队保命吧!你们想一想,如果你听了我们的劝告,我们讲的没有实现,那么你们就是退出党、团、队也对你们没有丝毫损害,因为化名退党也可以,没有人会找你们的麻烦。而如果我们讲的实现了,那么你们保住的可是珍贵的生命啊!而没有听劝的人,在大难来时,失去生命时再后悔也晚了。因为已经给过你自救的机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6/156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