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妇的实话: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我是湖南人,今年五十八岁,于九八年五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一个满身患有疾病的人,经医师诊断患有顽固性头痛,风湿性心脏病,胃炎,胃下垂,风湿性关节炎等,有好几处变形,还有尿拉血,在县医院,灰汤疗养院治疗均不见效。我被病磨的难以生活,恨不得一死了之。

一九九八年闰五月初三,在恩师的点化下,我走进了大法炼功点,这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

大法的神奇

我在炼功点请了宝书《转法轮》,自此天天学法炼功。我文化不高,很多字不认识,就记下来向别人请教,很快就能通读《转法轮》了。一个多月,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非常舒适,走路一身轻,能做各种活了,我捧着大法书,对着恩师的像热泪盈眶,千言万语感激不尽。

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我向世人洪法,把自己祛病健身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使很多人相信了大法,参加了修炼。

一次去资福路途中,我被一辆摩托车撞到地上,当时就昏了,一下子围上很多人,车主急了,把我扶起来,我醒来后,说:你走吧,我没事。我再看自己,左手无名指露出一点骨头,腿有些痛。围观的人问:他是不是你亲戚?我说不是,他们说:那你被撞成这样了还不找他要钱?我说:我是修炼人,一点小伤不要紧。果然,几天就好了。

我儿子修车,附近有个人推来部单车要修,我儿子修好后,车主拿走,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大车压坏了。后来车主将压坏的车重新修,花了42元,他找到我家索赔,老伴说没钱,我在内屋里忙事,听到后赶忙追出去,把女儿给的50元零花钱给了他。

顿时,我感到从头部飞走什么东西。自此顽固性头痛消失了。我悟到是恩师的救度,大法无比的神奇。

信师信法过好消业关

我的背部生了一个包,说是背花,红肿一片,别人都说,要打针吃药,怕出危险。我坚持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这个包穿透了,流出了脓和血水,不久就完全好了。一次在工作中,抬机械,伤了身子,全家都要我到医院治疗,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坚信大法,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丈夫的堂弟又是邻居,两家一直以来因一些小事闹得不和,一天他的鱼塘被人投了毒,死了很多鱼,他到我家前咒骂。我当时想,我是炼功人,师父说了“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我心里很坦然,让他骂,他骂了一阵,没意思,就走了。

这年冬天,这位堂弟得了重病住院,我提了几斤蛋去看他,并送了他大法书,当时他哭着说他以前对不住我们。我说我们是炼功人,以前的事过去就算了,你好好学法就好。

有一次我家急需打米,请来打米师傅,堂弟的儿子来挡打米车,我们好话讲尽,他就是不让过车,老伴气坏了,我把老伴劝住了。有一次,堂弟家的媳妇带着小孩在家,晚间在猪舍里烧蚊子,火烧到草楼上去了,我们全家出阵救火,还喊来邻居,才把大火扑灭。我们处处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感动了周围邻居,也化解了两家的矛盾。

法轮大法

99年7.20后,中共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当地邪恶之徒成群,大白天闯入大法弟子家中翻箱倒柜,几天一次甚至一天几次,闹得鸡犬不宁。

我和同修于二千年底上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家里正准备为儿子办婚事。我们日夜不停,为避开邪恶的追查,步行几百里来到了天安门,家里被邪恶搞的一贫如洗,儿子的婚事也因此解除,亲戚、邻居受邪恶党文化的宣传,很不理解我们。一次我到一亲戚家去,他装作不认识我,我于是向他讲真相,最后,亲戚明白了,说:大法这么好,难怪这么多人不怕关,不怕打,这个政府太糊涂了。

不法人员把我关进洗脑班,天天灌输邪党毒素,二十二天里,度日如年,邪恶强制写三书,骂大法,诽谤恩师。我急得哭了。在师父的点化下,我讲了修大法祛病健身的全过程,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老妇,只知道讲老实话,就这样过了关。

几年来的学法炼功,我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在做好三件事上我从不放松,可是还很不足,离同修做的还差的很远,我要努力学法,不断提高心性,认真做好三件事。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谢谢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