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锦珠很美,美在她那一抹纯真安详的笑容;锦珠很坚忍,她耐苦从身心濒临崩溃的边缘独力走到今日的春暖花开。谁也想象不到她对采访的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其实过去的我不喜欢修炼,我喜欢吃喝玩乐,更喜欢打扮的美美的过五光十色的人生!」同样的错愕可能也发生在五、六年前,当她第一次来到晨间的法轮功炼功点,就对热切教导她打坐的辅导员直接说:「我喜欢随性,不喜欢强迫!」从这一点,您可以想见在三十年前民风保守的台湾,她的高中一年级导师竟然会用很惊讶的口吻说:「哎呀,了不起,颜锦珠,你这个礼拜既没迟到又没早退,甚至还没请假,又没翘课啊?!」


锦珠和她今日纯真安详的笑容

那么,锦珠的故事于焉展开,她将与我们一起分享她不凡的起伏人生。

刚直女儿柔弱身

纤细合宜的体态说明锦珠曾经是国际标准舞的高手,但不知道的是自小锦珠的身体就比别人瘦弱,永远都在抵抗力不足而经常生病的阴影下「苦中作乐」。虽然身体这样不好,但她常为弱小出头,侠义又好打抱不平的心肠并没有改变,她的正义感、活泼开朗以及「讲义气」为她赢得了许多友谊,也让她在年轻时代丰富的社交活动以及左右逢源的异性缘中,乐不思蜀的生活着。

探春之宴上,有一只纤弱而艳丽舞动的蝴蝶,好似整个花园与短暂的春季都为它而存在;锦珠也在她临近三十岁时遇到了她命定的婚姻对象,而这位先生却是在治病与算命的场合认识的。当时锦珠因为内脏功能失调,水肿着一张浮起众多斑点的「丑」脸前往这位先生开设的脚底按摩中心接受治疗。而令人意外的是,这位「奇人」很年轻,收费也非常公道,他说自他十几岁起就有一位另外空间的师父在教导他,所以慢慢的他有了神通,只要稍微看过病患,不但能够知晓对方命运及周身病灶,甚至只要对方报上任何亲友的姓名,这人一生的命运都能知晓。

当时他很快的将锦珠姓名的三个字置于每句话的顶端来赋诗,最末配上一句诗收尾,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用一首「七言绝句」就将锦珠一生的命运讲完了,当然他也对好奇又单纯的锦珠有问必答,无比耐性的给予她所有问题的免费命运咨询,最后还对她本身做了细心的身体治疗。或许是因为缘份到了,想不到这样三个月后,锦珠便在众多旁人无比欣羡的眼光中与这位「奇人」完婚,成为对方的妻子。

风里杨花浮沉泪

嫁给了一位对医病有些神通跟功能的奇人异士,这对多病的锦珠来讲是一件怎样的好事呢?她不知道……,但是过不了多久,她先生便告诉她:「任何的疑难杂症我都能治,也多少都有效果,但很遗憾就是对你不起作用,没办法。」从此锦珠仍然必须在中医、西医、直销的药品、食品当中打转,甚至于一度服药服到药物中毒的。说起锦珠令人头疼的疾病史,她是一位「特异体质」的老病号,只要些许热就会热到中暑,只要些许冷就会冷到感冒,而且一旦中暑或感冒就是那种非常严重到要挂点滴、看急诊,甚至住院才能病情缓解的状况。

这还不奇怪,从小到大,再温驯的狗见到她都要狂吠,更别说路边的那些野狗了,真的是只要见到了就对锦珠穷追不舍;而跟她毫无瓜葛的疯子(有精神疾病的人)一见到她,也会远远的就走过来攻击她,同时她又有长期的贫血、便秘、胃肠蠕动不全,甚至还有一种令群医束手无策的「怪病」,这种病检查不出骨骼肌肉上的显著问题,但是病人双手耷拉着无法出力,有点像是双手废了一般。……更糟的是,随着年岁加大,她整个人的筋脉、骨骼都开始无日无夜的痛楚、绷紧、纠结,简直就是过去只在武侠小说中看到的恐怖手法──「分筋错骨法」的完整呈现,一旦痛起来让人摧心裂肺,椎心刺骨,无药可救,无处可逃。

因为这种怪病,锦珠曾经在台北的荣民总医院住院,期间不但无法坐、无法站、甚至要半个身子在地板、半个身子在床边这样歪斜着才能小睡两三分钟,她的脖子好似完全没了作用,捧着一颗感觉到重到不行的头颅,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莫名的力量拔河,她真不晓得要怎样才能一个人度过这暗无天日的漫漫长夜。受尽煎熬的锦珠最后还被送到医院的实验室中测试拉力、重力等等对她这种病患肌腱、骨骼的影响,感觉上更是五花大绑加上惊恐的另一种酷刑。只有一位身染同样疾病的老伯知道个中滋味,他坐在轮椅上对着锦珠说:「如果可能,如果我还能动,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这医院的高楼窗户跳出去。因为我们的这种苦,别人不懂啊……」当场听完,一向表现的再怎么坚强的锦珠也忍不住哭了。

终于出院后,锦珠辗转到了另一家有名的气功推拿师处尝试那边的推拿,她真的还想找一条活路撑下去……;可是在另一方面,绝望的她却已开始在心中盘算着,要怎么做才好结束自己的生命?既然早死晚死都是死,只有多拖一天多痛苦一天罢了……,她真的已经是进无步、退无路了。尤其婚后已经十二年,她长期远在外县市工作的夫婿早就聚少离多,无论是在人的形体上或是灵魂的深处,她都感觉她这一生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硬凭着那股意志力在苦撑着,只怕有一天她放松了那一口气,整个人马上就分崩离析、彻底崩溃了。

萍飘蓬转枯木逢春

就这样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体,锦珠到那家有名的气功推拿师处推拿已经好多次了,终于有一回这气功师傅忍不住开口跟锦珠说:「唉啊!我看你的身体比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还不如,你天天来我这里推拿也不是办法,我看你要自己学练气功,你自己锻练可能比较有帮助!」锦珠茫茫然的接口问:「要不然我来这里跟你学?」那位师傅马上婉言说他路途遥远时间也不方便,要锦珠另寻他处,闻言锦珠更加茫然,她说:「气功学习班不是都很贵吗?」这下子仿佛让这气功师傅想起了什么,他转过身拉开抽屉拿出一张法轮功简介交给锦珠说:「那你去炼法轮功吧!」从来没听过法轮功的锦珠问说这什么功会好吗?这气功师傅也随口跟锦珠说:「不错啦,有朋友拉我去看过,我也跟着炼了一下,这不用钱啦,到处都有,你去炼看看嘛!」

就这样,锦珠依照法轮大法简介上的电话联络,参加了两天的「九天学法炼功学习班」后又不去了,印象中只有很奇怪,明明不太会动的手臂竟然可以在第一天上课结束后,轻易的跟大家一起伸展开来做第一套功法,而且感觉很舒服不会痛?至于其他的都已经没有印象了。她就这样又延宕了一阵子,到了最后真的觉的无处可去的她挣扎着,辗转又来到了离她住家最近的晨间炼功点。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平凡又不起眼的小炼功点竟然会在从此之后,真正的完全改变了锦珠的人生!

修炼虽苦心踏实

锦珠的身子骨自幼柔软,舞蹈动作是难不倒她,一看大家炼功盘腿,她根本没放心上,虽然讨厌打坐,但是也姑且坐坐看吧!没想到任凭锦珠怎么样暖身,这要修炼的双腿是再也盘不上去了,一向好强又单纯的锦珠根本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她想着每天都要来挑战,别人都能她怎么会不行呢?所以刚开始一星期,她忍痛忍到每天都要尿失禁的地步,一天几分钟几分钟的往前推进着。到了第七天,锦珠盘腿眼看快半小时了,她感觉自己恐怕不行了却仍坚持着不放腿,只见满头大汗疼痛到脸都扭曲变色的锦珠,就这样「碰」的一声倒地休克了!

锦珠休克倒地的一刹那仍旧盘着腿,在大家的协助之下锦珠终于醒转,恢复了呼吸。她当时有长期的便秘问题,却在刚刚醒转的第一秒中感到自己马上就要拉肚子了,顾不得同修的搀扶,她摇摇晃晃的冲进体育场的公厕,更想不到的是,困扰她多年的肠胃蠕动不全跟无法自然排便的问题,从此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眼见炼功有了奇效,明明知道每天出去炼功都是一场「苦战」,但锦珠每天都期待着要好好的准时去炼功,不要迟到!就在这时先生回来了,他按照往例每次回来都会再帮锦珠推拿一下,结果这次他的手一碰触到锦珠就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他瞠目结舌的问锦珠到底做了什么事了?怎么这个身体已经不是她原来的身体了呢?眼看锦珠不明就里,他接着解释说原先锦珠的身躯象是空空洞洞的一个松散的结构,可是现在的锦珠却是拥有很扎实的气血、组织,甚至还有些能量的一个身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尽千帆迷障路

闻言恍然大悟的锦珠赶紧将先生带到书局,跟先生说要买《转法轮》回去看,她就照辅导员说的跟她先生说:「不可以画线涂鸦做记号,也不要上厕所看,最好一看到底,尽快看完。」就这样尚且没看过《转法轮》的锦珠先让她先生读了起来,可惜的是当她先生读到「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时便将书合上了,他对锦珠说:「我想你的师父很高,法轮大法也很好,但是不适合我。」

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使锦珠的身体突然好转,加上医药费的开销顿减,让锦珠确实沉浸在喜悦中,例如原先一星期要就诊三次的,变成两次,变成一次,变成根本不会痛也想不起来要看病的状况,前后只花了大概两、三个月的时间。初来炼功点,锦珠当时体质虚弱,这时秋末冬初的清晨气候就已经让她冷到不行了,就算在车上开满暖气,身上暗藏了一堆「暖暖包」,她还是打颤的厉害;尤其每天炼功的时间就好象是来接受「抽筋剥骨」之痛的时间一样,但是一心要脱离人生真正「苦海」的锦珠还是很期待每天都要来报到!就这样,一向做任何事都没有全勤过的锦珠竟然在那个冬季,连续三、四十天都到冷风刺骨的清晨炼功点来,没有一天间断。

说也奇怪,锦珠原本不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尽管她身体虚弱多难,确实比别人更有求于这种超现实的领域;不但她的母亲从锦珠小的时候起就常为她求神问卜,稍微长大后迷惑于感情或痛苦于病症,她也常自己一个人到各处去算命,更别说在这其间还有一大票朋友曾为她的身体状况所引荐的佛、道、神、基督教等各类活动,那更是多的不胜枚举,……可是活动归活动、算命归算命,听归听、看归看,这样过尽千帆之后,在倔强的锦珠心里,她还是什么也不信!

就只有这个「奇特的」什么要求跟形式都没有的,甚至也不算宗教的,一切「只看人心」的法轮功,让在人间一向如浮萍漂泊的锦珠有了具体方向;锦珠知道她之所以会喜欢玩、欢喜五光十色、不按牌理出牌,也不过是想在这个对锦珠来说是如此「苦海无边」的现实人生中,暂时能「离苦得乐」罢了!她不知道出路何在,也不是真的这样喜欢游戏人生,但是在那过去毫无指望能「脱离苦海」的她,还是只能在这些表象浮丽的迷障当中,无可无不可的「苦中作乐」吧!

百炼精金同化法

凡事都「松散管理」的法轮功出现后,他既没有戒律也没有教条,只有「真、善、忍」三个字直指人心;可是他单纯的学法炼功过程,痛苦的盘腿「消业」状态,却彻底净化了锦珠「不可救要」的身体,缝补了锦珠「坑坑疤疤」的内心,让对人生早已绝望的锦珠感觉到这才是她真正「离苦得乐」的道路。因此,她没有因为每天要来炼功点盘腿而痛苦,反而是因为炼功时双腿盘不好而痛苦;往往万不得已将腿放下的时候,她环顾四周都是可以双盘而面不改色的同修,锦珠就忍不住懊恼悔恨的一直哭,她问自己说:「别人双盘都可以,我却连单盘都坚持不了,难道我不配修炼?师父不要我了吗?」

就这样妄念一起,锦珠常常一放腿便开始痛哭,有时悔恨懊恼的哭到连自己都控制不了,便趁同修们还在打坐,自己觉的太丢脸而赶快收拾收拾「落荒而逃」了!不过等到隔天早晨大家炼功的时刻,便看到锦珠一个人又悄悄的进入到炼功行伍来了!就这样,炼功炼到第八个月,锦珠双盘可以硬撑三、四十分钟了,又隔了一年,她终于完成了第五套功法能双盘一个小时的要求!

在这期间,说到学法,这对一直都「元气大伤」的锦珠来讲也是个大问题,由于先前她在精神上被压缩的很严重,先不说病苦长期的折磨让她奄奄一息,就说连狗跟疯子都可以随便欺负她,加上孤单无助的跟生死长年拉锯、搏斗,到最后甚至抱有轻生的意志跟求死的念头,所以说她是在一个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下踏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她感觉自己只有在炼功点上还是个「人」,一回到家就「瘫」了,她什么事都做不来,什么法也学不来。正因为如此,所以炼功点的辅导员便很有耐性的跟锦珠说:「那你炼完功我们就在炼功点读法吧,每天至少持续的读一点,我陪你读!」

不多时正值五年前的纳莉台风来袭,她记的当晚风强雨大时邻长突然敲门说必得紧急疏散有泥石流,这下居住在山区的锦珠夫妇慌了手脚,她便在先生十万火急的催促声中,外套也来不及拿,东西也来不及整理之下,一伸手反射动作只拿了放大门钥匙的包包和那本书案上的《转法轮》便离开了家。当她有些湿淋淋、冷冰冰的只抱着一本书出现在她市区的娘家门前,送她到点的先生便马上离开,说要连夜开车回去工作岗位了。

百般滋味涌上心头,锦珠在风狂雨骤的深夜里根本夜不成眠,她在孤灯下摊开那本在炼功点上读了好几个月都还没读完的《转法轮》,觉的自己又回到了那先前毫无去处也毫无退路的心境,她只能一页一行的看着书,可是却什么都看不进去,不知道这样僵持了多久,突然书中的两句话跳起来映入了锦珠脑海:「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她仿佛整个人震到清醒过来,脑海中回荡着这两句话,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心终于稳稳的安定下来,能坦然入睡了。

百川归海苦归荣

就这样得法了一年多,有一天锦珠照例要到炼功点上炼功,骑着摩托车她奔驰在山路上,突然觉的奇怪:「我怎么可以这么舒服的做人?怎么做人也可以这么舒服?」她以前从来没有仔细想过,她怎么开始骑摩托车了?怎么山路上的野狗不追她了?怎么冷风跟太阳都动不了自己了?反而感觉到山风送爽、艳阳舒畅?怎么她的手可以弯曲,掌握方向盘灵敏自如?怎么她好久都记不起来自己那些三天两头挂急诊跑医院的过去呢?她如今的心是丰实的,身体是健康的,真正有了归宿的生命,是再也不会害怕了,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彻头彻尾的换了一个人!

因为修炼捡回了锦珠一条命,重拾健康的她在身心的升华当中也愈来愈能清楚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向,加上她先天的正义感,她开始身体力行的付出与关心他人,更关心跟她同修一部大法却惨遭中共迫害的同修;她利用电脑在网路世界中诉说着法轮功真相,也力所能及的帮助所有善良的有缘人认识大法。就这样,她的世界充满了真实、利他的意义;一直到有一天她先生回家发现,原来锦珠在电脑前所做的,都是揭露中共恶行以及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事。

不知从何而来的担心与愤怒,她的先生以少见的严厉口吻与肢体语言来要求她不要再做这样的「涉险行为」!但是锦珠很平静的回复道:「我一定要讲,我一定要讲真相给被蒙蔽的众生知道,我的命是法轮功给我的,我不能独善其身,见死不救,我现在身体好了,而且我从来没有活的这么有尊严过,今天我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活着,再也不是先前那个总是活的不清不楚、痛苦无望的颜锦珠,所以我要跟随我师父的脚步,做我应当做的事情!」

归真返璞行正路

充满正气的语音方落,我感动的看着锦珠那闪亮光明的眼神,还有她年近五十却近似三十几岁的容貌上所带着舒缓动人的微笑。安详喜悦的她告诉我说,自己是怎样的何其有幸,一个象她前半生这么「混」的人,过去总是喜欢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弯来弯去」才会觉的有意思的人,竟然也有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缘份,她真的觉的自己无比的庆幸跟荣耀!

她告诉我这是一部伟大的法,在其中她真正明辨了是非善恶,如果没有大法的归正,她依然是走在过去那种把不对的标准当作是对的,凡事都模糊不清、似是而非的道德底线上,就跟她先前所过的生活是一模一样的虚泛浮华;如果没有遇到大法,她就只能这样稀里糊涂的走完她「玩世不恭」的一生,一样迷茫,一样无助,那就真的是太可怜、太可悲了!

就跟亲朋好友对锦珠的评语一样,因为学炼大法她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他们说别人要变最多也只有一百八十度,只有锦珠整个人都「再生」了),她变的安稳、踏实、并具有深刻又充满力量的内涵,所以她告诉我她的心愿是──但愿法轮大法的洪扬,能为全世界的人类带来和谐、重德、充满传统文化、人人积德行善、静心守份、古风悠扬的社会。她也但愿自己终其一生,都能在横逆与考验面前正念正行,慢慢稳定的一个层次一个层次的进步,努力的修心去执,勤勤笃笃,时时心怀真、善、忍的走在修炼的路上,直达圆满的彼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