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 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我看了明慧周刊二百四十三期上同修的一篇《见人就想救》的文章很有同感,我只要出门,无论在街上,公园里,浴池,理发店,学校,火车上,见人就想救,见到小小孩,亲热的告诉他记住“真善忍好”,遇上乞丐送上一张真相人民币,请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尤其苏家屯事件曝光后我利用各种形式,写信、笔写、贴不干胶,并有计划的去各大医院,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等,因我自己能做资料很方便,需要哪种形式就打印那种。我将“救救医生”,“九评”,“觉醒”,装在七号自封袋,直接发到院长办公室,医护人员办公室,病房。

每天买生活用品,买菜,都是用真相纸币,也常常在自己小区使用,有一次我给一个卖早点的讲真相,给了她护身符,又用了真相人民币,她当时很高兴,第三天我去买耗材的路上遇到一位给别人当保姆的同修,他问我“你是不是送给卖早点的护身符和用真相钱了?那人告诉别人了,有一个人要举报你,我在场听到了。”我问同修,“你有没有告诉她,给你护身符保佑你又不要你的钱多好。”同修说没有说,因为打工的这家主人老太太在场。这时我马上改变方向,正好没吃早饭,我就专门又去买那人的早点,跟她聊起来,她十分客气。这时我拿着早点就去找同修,正好她和打工的主人走过来了,我悄悄告诉他没事,放心,我们要否定旧势力。

这时我与老太太聊起来,听说她肩痛,我立刻送他一个护身符,我说你看我身体多好,我就炼法轮功,这时同修也说我炼功十年没感冒过,我接着说,就让他教你多方便,老太太却说他很保守不肯教我。这时我意识到其实众生都在盼望得救,是我们做的不够啊!

前段时间我去金融大厦给一个朋友送九评,当我一出电梯立刻响起警报声,响的震耳,楼梯间一男士看看我手上的包。我包里有九本九评,还有个玩具娃娃,我非常自若的直奔朋友办公室,不巧朋友不在,我特意问一位朋友办公室的同事,你们大楼这警报器天天这么报警吗?她说从来没有这样叫过,这时我们聊了起来,马上又言归正传,讲到真相上去了。讲了一个多小时我那位朋友也没回来,这时我与他告别后出来,马上又往楼上走去发资料,不能因为拉了警报就不做了。发完后立刻回家了。回想这件事,其实也是否定了旧势力,我做的是堂堂正正、最大最好的事,拉警报又与我有何相干呢?也有同修对我说,你胆子太大了,我老为你担心,我告诉同修说,如果我是常人我会很高兴有人这么关心我,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我想说请你别担心,请你加持我正念正行。

在今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我准备好了资料在本校区各门栋防盗门上贴了不干胶,然后去我计划好的一个医院。走在路上回头看到一个牌子某某派出所,我立刻往回走,去派出所,让他们在七二零这天看到九评。我大大方方進去后将包装好的九评,(我用批发的自封袋装上封上,再用批发的很漂亮的花塑料袋装好)放到自行车筐内。出来后按计划继续去医院。

还有一件事我去外市给同修送资料底稿,因当地大资料点被破坏,我在出租车上跟司机讲真相,一说,他就愿意退党,可能是有的同修已经讲过真相了。当时帮他起了小名,下车时,送他护身符,付钱时,指着人民币说,你看钱上都有了退党的字句了。司机望着我只说谢谢,你从外市回来,我来接你。

我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你带着这么多资料不应该送护身符,我说这不是承认旧势力吗?同修说这是注意安全,为法负责。我静下来向内找,我是应该严肃对待并谢谢同修提醒,因为已经有好几个同修提醒我了,我一定认真对待,这关系到同修,关系到大法,并不是我个人怕不怕的问题。

但是我个人认为还是要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基点不是带的资料多,要用神念对待,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只有解体,师父在二零零四年《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教导我们“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

我在讲真相,讲三退方面还利用常人好朋友讲真相,讲三退,她们已经明白这是在救人,我把三退的方法告诉她们,以及所有的注意事项,将小名起好,名单给我。有些我们同修劝退没退的在常人朋友劝说下同意退了;还利用农村老家的童年朋友,也是经我几次回老家讲真相,他们也是与大法很有缘份的人,他们主动将我带回的真相资料每人拿一些带回各自所住的村庄去发放。有的说负责发到学校,有的说把资料发到生产队办公室,其中有一个说,等半夜将资料贴到电线杆上等等,这种方法也收到很好的效果。

总之,不管何种方法只要能救度众生都可以利用,从形式上是我们在做,但都是在师父的安排呵护下才得以做到的。虽然做了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但是距离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距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太远,更需精進学好法,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

因修炼层次有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