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寒亭区邪党恶警的土匪行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山东潍坊寒亭区,最近有几位大法弟子被国保大队绑架。恶警还拼命的向大法弟子家人勒索钱财。最初他们向每个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勒索一万元,后来继续加码,张口就是两万、三万。在抄大法弟子的家时,恶警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钱上,只要无人看到,搜到的钱就进了恶警个人的腰包。

更甚者,寒亭国保大队恶人于建政等,索性直接勒逼大法弟子的家人交“办案费”,这“办案费”只入他个人的腰包。此人见利眼红,不分巨细,一角钱不嫌少,几万元不嫌多。在绑架某法轮功学员时见他衬衣口袋里有钱,就用手指夹出来,一看是五元钱,当着好多恶警的面,没颜面自己收起来,就放回学员兜里,等到了公安局,没人看见时,又把那五元钱掏出来,装进了自己兜里。由此可以看出恶党的所谓“公安”干警们都是些什么样的货色。

凡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受到恶警经济勒索,少则一万,多则三万,无限加码,恶警们随口而要。因此,恶警同时绑架了三位大法弟子,其中一家人跟着去要人,恶警脱口而出:“交一万元就送洗脑班,不交就劳教!”

大家看看,这就是中共恶党的法律!当然中共恶党从来就没有对大法弟子讲过什么法律,都是随心所欲的迫害,天理难容啊!

随后恶警又通知另外两名大法弟子的家人,一个让交两万,到第三个却加码到三万。这两家家人都没交钱,学员被送进了洗脑班。如今绑架大法弟子成了恶警们勒索钱财的捷径。

一次,寒亭恶警绑架了一位大法弟子,恶警对家人说:“交一万块钱就放人。”关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大法弟子的家人来交钱,就又通知家人:“可以交八千。”又拖了一段时间,还不见家人来交,最后通知说“只要交两千元就放人。”家人拿钱去,说:“一手交钱,一手放人。”恶警说:“行,交上钱就领人。”等家人拿出钱交给恶警时,其他恶警将该大法弟子拖进警车,立即拉走了。明目张胆的土匪诈骗行为在当今的公安恶警中大行其道。

更甚者,恶警对大法弟子的钱财进行公开抢劫。

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开元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付彬时,恶警从付彬身上搜到了钥匙,却不带付彬回家,只让化纤厂厂警配合。恶警在无付彬家人的情况下把付彬家翻了个底朝天,撬开抽屉,抄走了存折两张(活期一张、定期一张),共计七千余元,还有现金七百余元。之后,又勒逼家人交六千元,之后还要付彬家再交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潍城区公安绑架一大法弟子,抢走两辆汽车后撬开仓库门,把仓库中价值百万元的物资全部抢光(其任职公司的财物)。在这之前,寒亭大法弟子韩某被绑架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恶人徐德胜带领恶警,开着两辆卡车,把韩某的小卖部抢了个净光(价值六千多元),还抢走了现金三千七百五十多元。韩的儿子、女儿上前阻拦,被打成重伤。随后又勒逼韩的丈夫再交三千元。韩某前后被勒逼抢劫一万多元。

法轮功学员于某家在农村,家里的粮食被抢光,牛被牵走,农用三轮车、水泵、柴油机被抢走,全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丈夫、孩子本来不炼法轮功,也被骚扰的无法在家生活了。

法轮功学员张某也是农村人,恶警竟然向她家勒索两万多元。一个农民家庭,一年才有多少收入,能交得出两万多元吗?!家人无法生活下去,逼得儿媳与儿子离婚,儿子寻短被救活;老伴吓的病故了。好好的一个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恶党的流氓行径怎能不激起人神共愤。

恶党中共一方面利用恶警的贪婪心,把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作为对恶警罪恶行为的鼓励,而且把奖金、福利、工资的自筹部份都从勒索大法弟子的钱里出,使恶警的邪恶和贪婪无限膨胀,以此来继续维持苟延残喘的迫害局面。

在中共邪说的灌输下,现在的中国人物欲横流,把钱财看的比命都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家破财空,惨不忍睹,谁还敢信法轮功?恶党借此可以让世人远离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全寒亭区被非法罚款、扣工资、下岗、开除工职、抄家、株连(个人罚款不够、从家属、亲戚的工资里扣)等遭受不同程度经济迫害的大法弟子高达三百六十六人之多。直接遭受经济损失的,二十万元以上的一人;十万元以上的一人;七万元以上的二人;六万元以上的二人;四万元以上的二人;三万元以上的十八人;两万元以上的二十八人;一万元以上的一百一十四人;八千元以上的四十六人;六千元以上的四十人;四千元以上的二十二人;三千元以上的二十三人;两千元以上的九人;一千元以上的四十五人;七百五十元以上的十三人。被迫害勒索去的总经济额高达三百七十余万元。人证、物证俱在。

恶党利用经济手段给大法弟子的身心造成很大的创伤,在生活上造成了很大的困难,特别是对大法弟子未修炼的家人无论在精神上、经济上都造成了无法承受的压力,有的家人被逼疯了;有的被逼寻死上吊;有的被逼离婚……。仅寒亭区被逼离婚的就有九人之多。

在此,正告寒亭六一零、公安分局的邪恶官员、国保大队恶人闫峰山、贺曙光、于建政、张龙寿等,不要再执迷不悟为中共邪党继续作恶了,天灭中共在即,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立即停止迫害。否则,你将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