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社会”中的人间地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我从小体弱多病,从记事开始就身患慢性鼻炎、头痛、胃寒、肾功能差等病,身体没几天舒服的。两三岁时,人家就给我起了个外号:“老病虫”。也是因为常年生病,我生了三个孩子后就被丈夫离弃了,那时的我百病缠身,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孤苦无依,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后来,我又嫁给了一个农民,才算是有了一个安定的家。为了摆脱病魔缠身的苦难,我求医问卜,求神拜佛,甚至当起了佛门俗家弟子,到头来还是无济于事。九八年冬,我听人说有一种佛家功叫“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神奇的功效,我喜出望外,马上找到炼功点,要求学功,并请回了大法书籍。

我捧着《转法轮》潜心研读,一下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也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病苦,我从心底呐喊:“这是一本宝书啊!”从此以后,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才两三个月时间,我从小到大的一身疾病就不翼而飞,全好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可惜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氏流氓集团就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作为一个被从苦海中捞起来、受益非浅的生命,我怎么能忘恩负义,任由邪恶之徒对大法和大法师父造谣诬陷呢?我开始向每一个认识和不认识的人讲述我在大法熔炼中的种种神奇经历,希望能让世人明白真相,能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没想到,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在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揭东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有时被锡场派出所的人打,有时被龙呈派出所的人打,有时被看守所的人打,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招呼”我,试想:一个壮汉后背被重物猛击都不知要休息多久,服多少剂药,可他们几乎每次都往我后背打,当时的看守所长吴志雄打人最凶,用电棍打,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都是他的拿手好戏,有时还用皮带狠命抽,用扫把柄绑上皮带抽。每一次被拉出去打后,我浑身上下都找不到一块好的皮肤。不仅如此,他们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判了我七年重刑。

在看守所被关了一年多后,我被绑架到韶关监狱,这里比起看守所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经常被长时间早晚铐着(一次几十天),每天只准睡一个钟头,连上厕所都不允许。吃饭时也只准放下一只手,另一只手仍旧被吊铐着。冬天下大雪时,他们强迫我光着脚站在室外屋檐下挨冻。管教、包夹心情不好时还要拿我出气,夏天不许我洗澡、刷牙。每天分一片手掌心大小的纱布给擦口腔和腋下,给一小杯水让洗下身。我本来就被打的小便失禁,经常尿裤子,再加上不让洗澡,真是臭的不敢走近人身边。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还是不寒而栗。

后来,我又被转到广州白云女子监狱,这里是我碰到的第三个人间地狱。刚进去时,我就被连续吊铐了五十多天,我的席子都发霉了,就是不让我躺下一会儿。后来强迫我做手工,每天从早干到晚。有时还干通宵。可监狱每月只给象征性的发十五元“工资”,偶尔分到的几片肉都被“包夹”分了,有时分个水果,我都拿去跟人家换日用品,就这样,我在不断的被折磨、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苦捱了几年,直到今年初被释放出来。

往事不堪回首,但我每当想到还有千千万万同修被非法关押,遭受着非人折磨,甚至时刻都面临着生命危险的时候,想到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还在助恶为虐,毫无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想到那些被谎言蒙骗的世人对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送来的真相资料不屑一顾甚至反唇相讥的时候,我都觉的有责任也有必要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公诸于世,希望能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希望普天之下的善良人士都能发出正义的呼声,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还人间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