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张义清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

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张义清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大法被迫害之后,黑龙江省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罪行深重。而张义清当上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政委后,更加紧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以此达到他升官发财的目的。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大庆乙烯兴化村一名大法学员因给单位同事邮真相材料被单位坏人举报,后绑架到卧里屯公安分局。据公安内部可靠消息,在张义清的亲自指挥命令下,利用最卑鄙最下流的手段迫害该大法学员:让大法学员坐铁椅子,手脚全部固定在铁椅子上27小时,并且还用塑料袋套上头,不让呼吸直到把人憋得窒息,看不行了,再用凉水往身上泼;更毒辣的一招也就是让人更快缺氧窒息的损招,把塑料袋套上头后、用点燃的烟头往里放烟直到把人憋的满脸青紫口吐白沫,然后再泼凉水,反复多次,让你痛不欲生;还有让人听噪音,把耳机固定到头上放出最大的老鼠撕咬的怪叫声、金属撞击声、打碎玻璃的刺激声等,把人折磨的头象要爆炸一样,头晕、恶心、呕吐,再加上不让睡觉,恶警三、四个人一班,四、五个小时一换,大法学员困得实在挺不住了,稍一迷糊,恶警就大声恐吓,即便这样还伴随着拳打脚踢、用皮鞋打脸打头以及身体的各个部位,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二十四小时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还给大法学员戴手铐脚链子,利用各种恶毒手段迫害大法学员,致使其承受不住迫害而株连其他四名大法学员。

这些大法学员也同样遭到以上各种刑罚的迫害,并且都被抄了家,其中一家个人财物损失价值八千多元。在家属不断去找张义清要人的过程中,他阴一套阳一套,多次向家属承诺很快就释放他们,可是迟迟不放人,在关押一个多月后却背地里将他们交与检察院,欲对这几个人判刑。大法学员向检察院讲清真相,闯出魔窟,这时卧里屯公安分局张义清还勒索大法学员家属每人交纳5000千元保证金,并许诺一年后不发生什么事就退回,其中三家共交了1.5万元,到现在还没退回。

零五年,大庆乙烯兴化村大法学员刘淑杰和小女儿黄玉在外地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判刑、非法关押在外地,她丈夫零六年底到监狱去看妻子和女儿,他看到亲人被迫害的残忍程度,回家后着急上火,一言不发,零七年四月一天突然昏倒,送去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大女儿希望母亲和小妹回来看望亲人最后一面,找到张义清,他百般刁难拒绝这个要求,他说:如果回来,得需要两个警察看守押送,来回所有费用四五千元都得让家属拿,本来治病都是借的钱(病人已经被逼买断工龄多年,妻子没有工作,并且多次因修法轮功被绑架坐牢),张义清明知家属拿不出钱来就这样往绝路上逼,结果妻子和小女儿都没能见到亲人最后一面。谁没有面对生离死别的那一刻?张义清这灭绝人性的做法,真是天理不容。

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大法学员崔玉梅,因信仰法轮功多次被迫害,因此丈夫和孩子也离开了她,她母亲王淑琴因炼法轮功曾经被多次关押、非法劳教,于零二年被迫害致死(办案单位也是卧里屯公安分局),崔玉梅孤身一人流离在外,零七年五月十日在张义清直接操控下被卧里屯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并被劳教一年半,五月二十九日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法学员姜湃在张义清直接指挥下被恶警绑架,迫害几天后,四月三十日被关进大庆市看守所,姜湃被迫害得吐血、昏迷,曾被送往医院抢救十多天,并发现她患了胆结石。张义清和大庆市局的警察不顾姜湃的死活,去医院将姜湃又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张义清还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张义清密谋对姜湃进行非法判刑。六月二十六日,姜湃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再次送到医院,家人发现姜湃在大庆油田总医院的监护室内,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脚有青紫处、浮肿,打着氧气管,不能说话,不认识人,已经昏迷不醒。六月二十七日,家人到各相关单位(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庆市公安局卧里屯公安分局、大庆市检察院、大庆市龙凤区检察院等)要人,仍然不放。家人到市公安局找,要求放人,那里的人说:给治,不放人。到卧里屯公安分局找,都互相推脱。姜湃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其实张义清经常接到海内外大法学员向他讲真相的电话,他自称他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可是他不听大法学员的良言善劝,还是一意孤行,继续迫害好人。在此劝告张义清悬崖勒马,否则报应即将来临,后悔晚也。

希望知情者继续整理张义清的恶行,将其不断的曝光。制止邪恶,使其弃恶从善。

张义清的电话:办公室:0459--6765865;住宅:0459--6765668;手机:1370466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