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还是地狱?

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迫害江小英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江西省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是精神病专科医院,它曾经直接就叫九江市神经病院。大法学员江小英是这所医院的主管护师,从学校一出来她就在这里工作,算来已有二十多年工龄了。二十多年与该院领导、同事朝夕相处,按常理说这里应该是小英第二个家。可现在她却因坚修“真、善、忍”大法,而被单位囚禁在该院二科病室强行打针、强迫吃药、强行抽血,不能和家里亲人相见、不准与人交谈、不准使用自己的工资、不准发表任何意见——她几乎被非法剥夺了一个人活着的所有权利。

这一切要追溯到1999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起。

一、非法关押、非法劳教

1999年7月迫害开始后江小英立即被单位恶党领导派人严密监控,非法抄家,并将她劫持到单位非法关押,在此期间小英被恶警暴打致伤。

2002年6月10日,办公室主任老柯指使二科周护士长、伍护士、毛护士等十多人再次抢走江小英的大法书,老柯并气急败坏打电话向南湖派出所“报警”,致使小英被非法关进九江市拘留所,非法拘留远远超期仍不释放。8月30日江小英正念走脱。可她的丈夫,九江市水利局前副书记潘明华受恶警与小英单位的欺骗、胁迫出卖了妻子。2002年10月10日,江小英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马家垅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江小英被打无数次,简直成了恶人练拳的沙包,想打就打。她的肝脏被恶徒们打伤肿大,全身经常青紫片片,遭开水烫手、烫胸,被迫吃屎喝尿,不准洗漱,不准方便(多天不准解手),经常被揪着头发往墙上撞。更有甚者,吸毒者吴国华在江小英被打昏之时,用针刺透她的中指甲。江小英诉诸恶警宋文刚,宋却说“你睡着了怎么晓得(她刺你)的”。

天寒地冻之时,江小英被强迫“站桩”24小时,手脚全部冻肿。吸毒者还用鞋、抹布堵小英的口鼻,行凶者洋洋得意的说:“是瞿大(劳教所恶警大队长)叫我干的!”

在本单位员工被如此迫害的情况下,五医院的恶党领导们还叫小英的丈夫所谓的“做工作”,劝小英所谓的“转化”,心甘情愿地助恶为虐的可耻角色。

2003年中,江小英被吸毒者卡脖子十多次,几乎每次都卡到休克的边缘才松手。在一次卡扼中,小英嘴里一块软组织被生生卡掉,口腔流血约2000多毫升,小英因此而失语了。之后,五院院长杨初熹来了一次,见小英真的不能说话,就说:“你开口说话了就放你出去,还让你上班。”

2005年3年的时限将满时,江小英可以说话了。此时,江小英的丈夫另觅新欢,赶到马家垅逼她在离婚判决书上签字,小英不答应。一个名叫林琳的女狱警竟然“挺身而出”帮忙代签。潘明华告诉小英已将属于她的衣物、存折都交给五医院了,住房给她留了一间,表示今后他与小英“两不相干”了。

二、被单位囚禁在病室继续迫害

五医院恶党人员为了“妥善”处理保官、保先、保“稳定”的问题,对劳教期满的江小英采取了一系列灭绝人性的做法。首先,他们“装憨”不去办理江小英的解教接受手续,同时开始编造江小英有神经病的谎言,致使江小英在马家垅被延期关押五个月零五天。后来实在没有借口不接人时,五医院陈副院长、二科谢主任、护士长、保卫科一何姓恶警和被从江小英老家骗来两个哥哥同乘救护车把江小英“接”到五医院。江小英明白邪恶的阴谋后坚决不肯下车。这一行人就强行把她抬下车,用绳索捆住手脚,投入该院二科病室继续迫害,直到如今。

这期间,江小英不断抗议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可是曾许诺她“开口说话就放你出去,还让你上班”的杨初熹院长及其他领导再也不露面了。他们对江小英的亲人“许诺”“照顾好她”、“给她安排生活”、“给她治好精神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让她出去”,请江小英的亲人“放心”。江小英的哥哥、姐姐、叔叔、儿子、女儿一个个感恩戴德,真的放心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当大法学员找到这些亲人讲真相时,江小英的女儿说“我妈住那都蛮好的,单位很关心她”;江小英的叔叔说“(小英)一个月有一千多元钱呢,(单位)对她几好(多好)”,而对大法学员们的询问,五医院统一口经说:“被她家人接到都昌老家去了”。

在邪恶谎言掩盖下,大法学员江小英在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这所人间地狱受尽煎熬。

三、药物迫害

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开始,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就把江小英这位头脑清醒、人格健全的大法学员强行作为精神病人来“治”。连续五十多天打针、灌药、抽血。因江小英坚决抵制,他们就把时间选在夜晚进行,每次都来七、八个男女,关上病室门,关上内锁,将小英绳捆索绑,稍有挣扎就拳打脚踢,用汤匙撬开牙灌药,江小英的牙被撬松两颗。

除夜间“例行”“治”江小英外,还在江小英的饭里、牛奶里加药,并经常抽她的血。江小英不断抗议,不断讲真相,这是邪恶最怕的。那些被欺骗的医护人员此时已沦为邪党的打手、杀手。二科周姓护士长多次殴打并鼓动病人殴打小英。江小英反映此情况,医护人员反诬她打了别人。二科护士多次不让江小英吃饭,并有恃无恐地说“饿死法轮功没关系”。

二零零六年过年期间,江小英的儿子、女儿来看母亲,周护士长对他俩说:“你妈不转化永远别想出去,加上你妈又得了神经病,法正过来也不能出去,在这住一辈子。”市卫生局领导对江小英的儿女说的话更恶毒:“你妈没房子,没儿没女没丈夫,出去做什么?住那多好,不要做事,又有房子住,太舒服了。”

二科一护士还在病人中泼脏水诬陷法轮功:“我们这一个炼法轮功的不要丈夫、不要儿女、不要家人。”虽未指名,可医者患者都知道是说江小英。江小英一直在要求无罪释放,五医院办公室主任老柯威胁说:“再吵就把你送马家垅去。”二科护士多次对病人大声说:“不要理她(指小英),她是法轮功。”

二科一护士有一次无意中说了实话:“你怎么能出去?你出去了,局长、院长要掉乌纱帽,我们要掉奖金。”此人还就江小英“神经病”的问题解释说:“市司法局鉴定你有隐性精神病”,一会又说:“北京专家鉴定的”。零五年大法学员找到小英的丈夫潘明华,要他看在多年夫妻份上去接小英出来。潘悍然拒绝,恶狠狠的说:“我给她收尸哦!”结果话出不久(潘新婚不久),潘去外地治肝癌,客死它乡。至于潘曾说给小英留了一间房的事,潘的后妻熊海娣说:‘什么一间房,我全买断了’。小英一双儿女在长达七、八年的动荡生活中变得麻木冷漠。这一切都是邪党迫害的恶果,可是在那些不明真相的医护人员口中全都变成了江小英的“罪状”。

医院一直被誉为治病救人的地方,医护人员则被美其名曰‘白衣天使’。纵观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对江小英的迫害,不能不令人在毛骨悚然之余惊问,这里到底是“地狱”还是“医院”?

迫害江小英部份责任人姓名及电话:
黎君   九江市浔阳区公安分局长  0792-8222273(办)
刘少毕  九江市卫生局长     13803558698
杨初熹  九江市第五医院院长   0792-8578688(办),0792-8567388(宅),手机:13907925500

卢玉山 九江市第五医院书记    0792-8198288(宅),0792-2187623(办),13607028565
吴洪军  第五医院副院长    0792-8215599(宅),0792-2187638(办),13979229299
刘大仔 五医院前任院长(现为五医院坐诊专家,九九年参与迫害)
贺红成 五医院保卫科长   0792-8212693(宅),07928912711(小灵通)
熊海娣(潘之后妻)九江市河道管理所 0792-8927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