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次经历病业关所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几天前突然左眼充血,我马上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同时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几天过去,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厉害了,开始只是红,不痛也不痒,后来出现难受、视力下降、流泪现象。看来邪恶来势很凶,于是我加强了发正念的密度。

仔细想想自己这段时间总是很忙,三件事虽然在做,但不是很顺利。拿起书来就有事,不是老人的事就是孩子的事。到了晚上想看书又困的坚持不住,发正念手也立不住。

自己没能清醒的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让邪恶有了落脚的地方,使我的左眼红了十多天,特别是当我面对常人时经常会有人说;“哎呀!你的眼睛怎么红了,快用点药吧。”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唉!都怪自己不争气,在常人面前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师尊叮嘱我们“越最后越精進”,而我却出现这个状态实在是不应该。于是马上调整心态振作起来,正念更强的找自己的不足。

我想起自己对解体党文化思想没重视,给共产邪灵保留了一席之地。悟到这些后,我马上利用三天的时间听了一遍解体党文化的录音,听完后我的眼睛就基本恢复正常了。在这三天中我认清了许多党文化的东西和共产邪教的邪恶之处,认清了自身还存在着哪些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明白了邪党恶毒斩断我国传统文化的根本目地是要把邪党文化强加于中国人的头脑中。

想到周围还有很多同修没能认识到清除党文化的重要性,有的同修至今还不能接受“九评”,不愿看《解体党文化》,真想和这些同修交流一下,于是便有了写这篇文章的打算。

党文化直接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现在的中国人已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比如我有时在一些小事上放松自己,用假话开玩笑糊弄别人。再比如我和丈夫在工作中是同行,又同修大法,有的同修说我俩“志同道合”,当时我自己内心也认可;有时还说“领导”、“团结”等这些党文化中的党话;还有些党话虽然平时不说,但只要这些话语在我们头脑中存留并且没能认清,就做不到彻底摆脱党文化。有的同修当别人给他提出与同修接触不应该带手机时他不但不接受反而说:你们怎么学的法,你们的正念哪去了?我认为同修在说这话的本身就没有正念,不向内找,没有替同修的安全着想,反而利用了党文化中的回避自己的问题而反问别人的党文化的思维方式。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又悟到了对“九评”的排斥就是对共产邪党的认同,就是在自己空间场内给邪灵提供了温床,你没求它可你的思想符合了它,它就利用你这不正的一念干扰你。在我们的头脑中存留共产邪教的任何东西都是很危险的,因为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

我们地区有这样一位学员至今还说一些对共产邪党感恩戴德的话,被邪灵控制着在学员中散布邪悟的话,说什么:你们都起诉江泽民,都发正念铲除它,你们怎么不忍呢等等一些毫无理智的话。我们有多少好同修被邪党杀害,还有很多无辜的世人被恶党谎言毒害,沦落在生死的边缘。师父让我们广传九评揭露邪恶,救度被恶党毒害的众生,解救陷入魔窟的同修,你能说我们不善吗?

这次的经历使我还明白了,我以前为什么争斗心那么难去,不让人说的毛病老也改不了,别人一说我,我就总是有理由,不说出来就堵的慌,觉的自己有理就要讲,其实都是党文化中“斗”的因素在作怪。邪党不就是听不得不同意见吗?我还发现有的同修相互之间不信任,凭着想象猜疑别人,从而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这也是党文化中“怀疑一切”的因素在起作用。如果我们不认清什么是党文化,就无法摆脱自己身上党文化的阴影。希望有和我的情况一样的同修一定要以我的教训为戒,别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使我们能更好的不受干扰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负众生所盼。

层次有限,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