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的内心呐喊:释放我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我是秦皇岛市山海关区一位普通母亲,膝下有二女一子,小女儿为人开朗热情,嫁给了山海关飞机场的一名军官,儿子也已成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尤其是小女儿和女婿、儿子都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一家人遇事都找自己的不足,互相理解、宽容,矛盾在我家呆不住。孩子们都挺孝顺,我真从心底里高兴,感觉到家庭的幸福温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中共开始无理打压法轮功,把我这好端端的家整个给颠倒了,从此没过一天安宁日子,苦难心酸就一直伴随着我这老太太直到今天。

女婿韦丹权曾是一名军官,只因坚修大法,某些坏人认为可以通过对他的迫害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先被强行复员,从零一年起几乎每年都要对他进行绑架、抄家等,几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南关派出所绑架,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第三看守所四个多月,在酷刑、精神折磨下得了肺结核;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山海关公检法联合图谋非法给他判刑;二零零五年遭国安秘密绑架,他被关押时每次都是肺结核发作,身体迫害的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并且恶警们绑架、抄他的家时根本不避讳任何人,甚至当着他不足十岁的女儿的面作恶!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你们也有孩子,你们是否可以想象十岁的孩子当时是何等惊恐?她目睹父亲被抓走,家被抄的七零八落,惊恐万状的她再次听到开门声,吓的躲到了门后面,身体瑟缩一团。正好是一位好心人进来,见此情景拉起她。请想想,如果你们的孩子处在这样的境地,你们会是什么心情?

因女婿不断遭受迫害,致使身体一直不好,多少年都没有工作。每当见到小女儿常常带着我幼小的外孙女艰难度日,靠微薄的收入拉扯着孩子,心里真是不好受呀,自己这么大年纪,那种酸楚,各位官员和干警们,你们可以想象的到吗?

同样,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儿子郑志成也没逃过此劫。二十多岁就被非法劳教三年,出来后仍坚定信仰,于零二年年底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当零五年走出劳教所大门时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他的青春中最宝贵的时间是怎么度过的?六年之中,山海关公安局、劳教所恶警的酷刑从未间断过。受的苦可想而知,我这做母亲的怎能不心疼。他是个好孩子,他没做错什么呀!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想说假话而已。这怎么能成为迫害他的借口呢?

也正因为儿子和女婿遭受迫害的时候,我的老伴儿因承受不住打击而病故,过早离我而去。我一直忍受着这一切苦难。

二零零五年末,儿子与美丽的法轮功学员程超喜结良缘,看到儿子、儿媳小俩口和睦相处,我这个做母亲的总算有一丝安慰。结婚后,我就与儿子、儿媳一起生活,虽然没有太多的经济收入,但我却觉的充实幸福,对以后的日子寄予了希望。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河北省山海关公安分局恶警张得岳、付勇带领西关、道南派出所恶警多人绑架了我的儿子郑志成和儿媳程超,四月二十八日晚并非法判儿媳一年零三个月劳教,恶警付勇等竟偷偷摸摸的把儿媳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郑志成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山海关伪法院还想给我儿子安个罪名想进一步迫害……

回想这些年,我都不知是怎样挺过来的,你们这些所谓的“政府人员”就想让我这老太太无法活下去,我们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再三蹂躏,怎能纵容你们无度的行恶,天理不容啊!我只有站出来向所有善良的人揭露你们的罪行,才是正路,才是挽救我们一家人的途径。我相信老百姓心里都有杆秤,是非善恶分的最清的。

法轮功被非法镇压八年了,这八年之中,恶党一面对一帮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施暴不停,一面又堵住法轮功学员的嘴不让说话,这是哪家的理?!“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法轮功学员采用平和的行为让人们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有什么不对呢?是因为邪恶迫害我们了,我们才要讲真相,我们没做任何违法的事。可恶人们却为了自己的私利非要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善恶有报”,古来如此。做了恶事,人不报天也要报,在全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比比皆是,尽管中共邪党严密封锁这些消息,可是每天的《明慧网》上都有报道。

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岛市防暴大队长。因打人凶狠被市政府抽调驻北京办事处担任负责秦皇岛市三区、四县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任务,市领导并允诺完成任务后,任市局副局长。田川接到指令后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并扬言“上级领导有令,怎么整你们也无处告。”田川为了一己私利,丧尽天良,突发暴病,一个月左右时间变得骨瘦如柴,终因作恶太多,遭报应暴死,死时年仅三十八岁。

高保林,原秦皇岛市公安局局长,男,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担任公安局长期间,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洗脑,尤其是暑期江泽民流窜到北戴河,秦皇岛公安打手配合610采取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法轮功学员都抓进洗脑班,以表对其主子的忠心。他后被调到邯郸工作。二零零三年在廊坊出车祸,并殃及家人。现在高本人肋骨折四根,他妻子的腿骨折,住在北京一家医院。这对认识他的人和公安内部产生很大震动,都说:肯定没干好事遭报了。

从另一个角度说,你们放着杀人、偷、抢不管,嫖、赌不问,不维护百姓的利益,专以迫害善良百姓为营生,以为只要跟着邪党走就有了保护伞,可是别忘了,共产邪党它向来要卸磨杀驴的。到现在,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的人数截止2007年7月1日已有超过2335万人,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国际上支持法轮功的呼声日益高涨。这才是人心的选择呀!

秦皇岛市、山海关区所有参与行恶的各级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为了你们个人和家庭,希望你们立即停止行恶,无条件释放我儿子郑志成、儿媳程超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不希望看到你们步田川和高保林的后尘。你们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时间不等人。是紧跟邪党给其充当殉葬品,还是选择正义,呵护善良,必须马上作出抉择。

迫害责任人:
秦皇岛市山海关公安局局长: 赵然
家庭住址:秦皇岛市海港区和安里89栋3单元12号,赵然:手机 13383359777 原是秦皇岛市刑警大队政委,妻子,张艳 ,秦皇岛市刑警支队技术处 (亚泰对面),手机13031887555.他的父亲赵贺如是离休老干部。现住址:玉峰里26-1-2 电话:0335--3076162

秦皇岛市中共山海关区委
山海关区区委书记:郑宝亮;地址: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人民胡同4号;办公室:5051052 5052602

山海关公安局
局长,赵然 5052196 、3060933;
政委,(主抓迫害法轮功,610头子):刘关生,办公室5062814 、3088933 ;5052421、5052315 ,宅电 5057838,手机13930385885. 刘关生之妻:沈连玉,住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家属大院;

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科长:张德岳,办公室电话:5052464 ,宅电:5076600, 手机:13930326695、(新)13930321117.手机 13933508704.张德岳之妻:张桂红,山海关公安局工作;张德岳住址:河北省山海关南园小区17号楼2单元8号;

山海关公安分局一科 付勇5052464,8664332. 付勇之前妻:王鹤(他们仍有联系,可以劝善),山海关公安局工作;

山海关看守所:
电话5051427;邮编066200
所长张海青,办公室5051168,家住秦皇岛山海关工人街46号楼 1单元 24号;
指导员 王洪兵(音),电话:5051167

山海关区原610头目、政法委副书记丁国来,办5037277,宅 5053296。
丁国来之妻周景文,山海关公安局工作;

山海关区610头目,管玺有 5051072、宅电5050267,手机13903345303.管玺有之妻,伊春霞,山海关南园中学教师;

山海关西街派出所:
所长:王建民, 5051233,宅电5158065,手机13903346596
王建民之妻:朱艳春,山海关公安局工作,手机13933509549;
家住:山海关西顺城6-2-8;

山海关西街派出所:
副所长:王剑峰,电话:5051233,手机13933510658;

山海关南关派出所
5052882(办公室),
5051162(值班室);
所长:5179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