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流县彭镇政府、派出所等部门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我叫雷淑云,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身患头晕二十多年,间断性支气管炎,肾炎,胆囊炎,子宫炎,尿管炎,痔疮。从小腰痛,八二年又患间断性心脏剧跳等疾病。从我得法那天起,我一身的痛苦慢慢的就不翼而飞了,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病魔中救了起来。在大法遭难、师父被诽谤,我们应义不容辞的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这里把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遭邪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四川省双流县彭镇恶党人员把法轮功学员召集起来开大会,大会上镇党委书记李永仑发言说:某某扬言要给党委政府写信。在会上不点名的批判我,下午党委派我村村支书刘国良(该人在二零零六年六月死亡)和彭镇派出所范小刚和另一警察一同到我家抄家,抄了一本《精進要旨》和一本美国讲法,后将我带到镇上派出所,范小刚审我说:“你为什么要炼功?”我说:“炼功身体好,不做坏事,只干好事。”恶人就将手铐给我铐上,把我带回镇五楼大会上当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全镇的镇村干部批判我,后将我押送到华阳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在狱中每天还要超负荷的劳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四日才放回家,在彭镇派出所,政府恶人要我交五千元,家人借来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彭镇派出所两名警察(不知名)到我家把我骗上车,绑架到彭镇派出所,彭镇政法委书记刘华益气势汹汹的叫我,我当时和气的说:“刘书记,你和气点嘛。”刘华益马上踢我两脚(脚上穿的是皮鞋),用手用力将我鼻子打出血,到了晚上就把我押送到华阳看守所又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我到北京上访,被彭镇派出所所长尹洪与另一个警察把我押回本镇,当天中午不给午饭吃,将我们在太阳下暴晒,下午押到华阳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时在八月八日彭镇派出所又将我绑架到华阳看守所进行迫害十天。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三日午饭后,彭镇政府治安室几人、彭镇政府公务员彭文艳、蒋兰英、陈捷、彭镇“六一零”头目周志强、彭镇派出所所长尹洪和几个警察、村书记刘国良、村长蒋永成等十多人将我家团团围住,强行将我绑架到双流县正兴洗脑班关押迫害五十八天。在期间,帮教我的是双流党校里的罗凌波,他每天上午、下午来转化我,我不服从他就叫来四、五个人围攻我,然后罚我站,弄到化粪池上面的黑屋里关起,关了我两天半,第三天我家里人来见我,才将我放出来,他不仅迫害我们修炼人,而且给我们家属灌输什么家里有人炼法轮功,你家儿孙入学、参军都要受牵连等的毒害。

上述是本人受迫害的事实。

彭镇原政法委书记:刘华益(现已退休)
彭镇原“六一零”头目:周志强(现已调职)
彭镇原派出所所长:尹洪、雷向升(现调县公安局)
彭镇原派出所警官:李俊虎、范小刚、周华锋
正兴洗脑班负责人:刘建生、赵国培、李强(原双流县琉璃场火化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