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僧观神韵:明了毕生的追求(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五月中旬,世界舞台艺术新秀美国神韵艺术团结束了二零零七年上半年八十一场世界大巡演,四月末,神韵艺术团也至韩国上演三场,感动了具有浓厚中华文化渊源的韩民族。非常独特的,在韩国有很多和尚、尼姑和修女来观看演出,为什么修炼的人会对艺术演出感兴趣呢?


吴永圭正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吴永圭与车法莲正在学习法轮大法的经书

其中一位来观看演出的吴永圭是一位八十五岁高龄的僧人,他说:「我本来对世上的任何一件事都不感兴趣,从小就没看过什么演出,看什么艺术演出也不觉的有兴趣。但神韵的演出不同,这样的演出不能完全将它看作是艺术表演,其中的内容太深奥,包含着许多修炼的道理,美妙不能用语言来描述。」

吴永圭说在观看的过程中,他一直在落泪。对这样的演出为何会有如此独特的感触,这还要从吴永圭的人生说起。

母亲的胎梦

吴永圭出世之前,他的母亲共生了四个女儿,因为总是生女孩,对于一个重儒教的韩国家庭来说,这当然是最大的不幸,家里甚至有人说要把她赶出门。所以她就常去庙里拜佛,后来又怀孕了。

母亲在生吴永圭之前做了一个梦,梦见佛从天上下来给了她一本书,又梦到一个孩子在水上跳来跳去,又跑到火里跳来跳去,但跳到水里也不会被水淹,跳到火里也不会被烧伤。母亲就想可能是因为常常拜佛的原因吧,将来等这个孩子长大了要让他到庙里去学习。

童年的期待

在吴永圭的家乡有一个老人,是韩国朝鲜时代高宗皇帝的仆人,吴永圭八岁的时候拜他为师,跟他学中文。当时拜的这位老师已年过七旬,他对《格庵遗录》非常熟悉。(《格庵遗录》是韩国非常著名的预言,相传朝鲜中期天文学家南师古,少年时去金刚山遇一神人得一秘诀,但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的南师古并未能领会其中的深意,因此只是按照神人的吩咐将其记录下来。南师古号格庵,因此名为《格庵遗录》。)这位老师不仅教授中文,同时也经常给学生们讲做人和人生的道理。

他曾跟吴永圭说:「如果你能活到七十岁以上,就能见着来到尘世的弥勒佛,传正法,届时这个世界就变好了,会发生象开天辟地一样的变化。我是熬不到那个时候了,又没有后代,非常可惜。但你要想活到那个时候,就必须做到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要孝敬父母,……;还不能做违法的事;要敬重任何一个人。其实一个人为别人着想也就是为了自己。」

老师的这些话,吴永圭一直牢记在心。为了按照老师的话去做,他付出了很多努力,为别人着想,帮助他人,如帮路人拿包等都已经成了习惯,这样的事情很多。

吴永圭说,有一年过年,他的姐姐为他做了一套新衣服,当时母亲已经去世了,家里也不宽裕。吴永圭穿上新衣后就高高兴兴的找小朋友玩去了。但到小朋友家以后,看到小朋友在哭,因为他爸爸爱赌,家里生计全仗母亲给别人做衣服维持,非常困难。正月里,别的孩子都有新衣服穿,而他没有。吴永圭见了心里非常的难受,就把自己的新衣服给了那个小朋友,自己穿上旧衣服,为了这事还被姐姐骂了一顿。当时,在吴永圭的小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等到正法传出的那一天。

寻寻觅觅数十载

此后吴永圭曾去过庙里,但庙里的僧人求的却是钱,庙里不行,又开始到山洞里去修炼,曾经与一个修道的人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但发现这位道人修了三十多年了,还会因为一些小事,经常发脾气,所以吴永圭认为在这样的地方待一百年也没用。

时光飞逝,寻寻觅觅中,不知不觉吴永圭已是近六十岁的人了,吴永圭觉的还是得去系统的读一读八万大藏经,出家修行。后来就去了佛教大学,在佛教大学上课的时候,当时讲的是《涅槃经》(释迦牟尼佛晚年即将涅槃时所讲的经)。释迦牟尼佛晚年的时候说:「我传法四十九年,讲的都是假义士,是为了未来真义士的出现打基础的,从现在开始讲真正的情况」。其后的内容就是《涅槃经》中所记录的,讲的是末法时期会出现转轮圣王(也称法轮圣王)的事。吴永圭说,当时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来了精神。」

后来吴永圭去了江原道(韩国的行政区域名)的一个庙,在那里学习经书,并被留在那里讲课。但是庙里念经只学表面的东西,要花二十年以上才能学完的佛经,一年之内就讲完了,讲课只需快速翻页就行。吴永圭说,「庙里妒嫉心和贪心还很严重,有个僧人还逼我们吃肉,后来我就离开了那里到了一个朋友家。」

这个朋友住在江增山(音)的故居(韩国增山道的创始人)的附近。这个村子大概有二千户人家,村里的老人都是江增山的弟子。有一次,吴永圭看到一些老人用手指着一块稻田,拍手叫道:「弥勒佛来到人世上,我们怎么还不知道呢?」

吴永圭听了这句话非常震惊,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啊?弥勒佛在哪里呀?」他们说,以前江先生预言过,村子前面的松树田变成桑田,桑田又变成稻田的时候,弥勒就会来。当时那里因为修公路,真的将原来的桑田变成稻田了。

「当时是一九八二年,我看到这个预言实现了,就跟朋友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有房子了,我要去寻找弥勒佛。』」。就这样,吴永圭离开了朋友家,在韩国全国各地云游,却没有找着。后来吴永圭突然想起江增山的一句话:「去找弥勒佛要倒霉,坐着修德的话,弥勒佛会来找你。」于是吴永圭开始安下心来,在一个庙里刻苦修行,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做才能做好。

佛教经书中所述法轮圣王

从一九八八年开始,吴永圭集中学习《涅槃经》,这个经很难解释,可是吴永圭能理解,所以就给学者或僧人讲课,但能听懂的没有几个人。这个经的内容都是讲「法轮圣王出现了才是正法,在那之前没有正法」。经书中说:「小乘佛法都是为了迎接转轮圣王出世而出现的经书,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意义」。这就是《涅槃经》最主要的内容。

《涅槃经》说:「转轮圣王从古到今只有一位,转轮圣王不出现没有正法,法轮圣王一出现世界上的盗贼一朝善。」

《涅槃经》还说:「法轮圣王正在培养菩萨、大菩萨,突然间在一天早晨出现,让世人震惊,到那时一切都会改变了。」

而佛教中的《秘密藏》说的也是转轮圣王的故事。

机缘来临

吴永圭说他的生命就是为了等待正法,《格庵遗录》中说一九九三年正法传出,二零零五年传播到世界,不要失去这个机缘修道,在发生开天辟地变化的时候,要活过来。

这个预言书又讲,未来可能不一定与预言书所讲的一致,主佛(弥勒佛)到世上是主佛说了算的,到那时绝对和预言书里所讲的不一样。因为现在的修炼方法,都不能修成,所以吴永圭就开始一边对别人讲他对《涅槃经》的理解并将它制作成书,一边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机缘。

去年的一天晚上,一起修行的老尼姑车法莲问吴永圭,之前说第二天要去首尔,有没有定下来?因为如果吴永圭去首尔的话,她就要起很早为吴永圭做饭。吴永圭说不去了,没有必要去首尔。说完后就回房间了。

吴永圭接着说,但回到房间以后不知为什么又想要去首尔了,总觉的好象有什么好事在等着自己,不能安心在家待着。可是又已经告诉老尼姑说不去了,这个计划已经来回变了两次了,刚刚才说的不去,现在又变卦,再跟她说要去,总觉的不好意思。

吴永圭想,干脆第二天早晨自己去煮点面条吃算了。

转天清早,吴永圭到了厨房,一看,老尼姑已经做好了饭。就奇怪的问:「你怎么做饭了呢?」

老尼姑说,她本来在睡觉,突然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在外面敲门。而且很奇怪的是,门帘怎么变的像透明的一样,外面的情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她正要准备起床去开门,年轻人又不见了。睡意正浓的车法莲也没想太多,倒下接着睡,但不一会儿,那个年轻人又来敲门,还是象上次一样,敲了几下,老尼姑还没有来得及去开门,他又不敲了。这时车法莲已经清醒了,就想,「是不是吴永圭要去首尔,让我去为他做饭的呢?还是去做饭吧。」

夙愿终成

坐在首尔的地铁上,吴永圭看到对面坐着一个妇人,手里拿着一本烫金的书,心想,一般只有经书才会做成这样,但这本书看起来又不象以前见过的其它经书,于是就把腰弯下来,看看书名是什么,当看到《转法轮》三个字的时候,吴永圭大吃一惊,一下就想起了《涅槃经》里讲转轮圣王下世的事,除了法轮圣王,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说是在「转法轮」呢?就跟那位妇人说:「这是一本非常珍贵的书啊」,对方回答说:「老师傅,你要看啊?」,吴永圭说:「是呀。但这么珍贵的书,我不能白收,你如果能把电话号码给我的话,我把钱寄给你。」

吴永圭拿过书来迫不及待的打开,首先看到的是写在《转法轮》前面的短文──〈论语〉,吴永圭说:「一看之下,当时惊的脑袋一片空白,书上所讲的法理如此之深奥,觉的自己好象得到了全宇宙」。

一看完〈论语〉,吴永圭马上就打电话告诉老尼姑车法莲:「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看《涅槃经》了,我给你送一本珍贵无比的书,从今以后看这本就可以了。」

一回到寺里,吴永圭马上把书拿给车法莲看,她一打开书首先看到李洪志师父的照片,惊讶的说:「就是这位早晨叫醒了我」。

从那以后,老尼姑车法莲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按照《转法轮》里所说的去做。车法莲说,直到现在,在打坐中看到师父的形像仍和那天早晨看到的一样,非常年轻,象个高中生,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吴永圭则说:「现在看师父的《洪吟》(法轮大法中的一本经书),眼泪就止不住流,我现在头脑里想的就是怎样使这个法让更多的人知道,只有这个想法。」

在观看美国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时,吴永圭说,他更明确的知道了,自己这一生的等待意味着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