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恶党非法开庭审判刘立涛一事与锦州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九点,锦州太和区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刘立涛進行了非法开庭。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对邪党的非法开庭起到了震慑和解体邪恶的作用,刘立涛始终保持强大正念,对邪恶的非法提问不配合,最后表达了“法轮功不是×教,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的观点。

针对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在此与锦州同修交流。

1、在开庭过程中发正念要持之以恒

非法开庭的一开始,同修们正念很足,发正念精力集中,法庭内出现了大法弟子正念制约整个法庭的局面,法官语无伦次,法警表现荒唐(一法警突然摔在地上)。在强大的正念场之下,公诉人宣读所谓“证据”时读了大量的证实大法的材料,“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句话说了两三遍,旁观者听起来象是公诉人在讲真相

但随着时间的拖长,同修们的正念放松了,出现了聊天、犯困、注意力分散等现象。表现在法庭内,就是邪恶的场逐渐强盛,公诉人甚至开始诽谤大法,法官表现的歇斯底里,甚至打断刘立涛最后陈述中证实大法的话。还出现了法警把想要发言的同修带走的干扰局面。

2、摆正营救的基点

我们首先要明确,就是要以营救这件事情为契机,去救度一切相关众生,正念清除操控公检法等人员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给他们讲清真相,让他们有自己选择未来的机会。如果基点真正明确了,才会注重过程中把真相讲到位,而不看重结果。

而这套妄图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的法律程序本身是邪恶强加迫害的一部份,我们要从根本上彻底否定它,不应该有一点依赖它、指望它的想法,过程每推進一步,都用法理来指导,大法弟子起主导作用。我们也应该把这个法庭变成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场合。

因此,我们不该被邪恶牵着走——不该是他们通知我们请律师我们就请律师、查案卷、写辩护词,按部就班的配合他们的非法审判程序,他们唱主角,缺什么配角我们就补充什么,这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只陷入按部就班的请律师、查案卷、准备辩护材料的事情本身,而是应该把一思一念都落在如何向法官、公诉人、法警、听众等相关人员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上;家属的辩护材料也应该跳出逐条驳斥邪恶的指控的法律角度的辩护,而是写成完全从正面证实大法的文章。

而且我们要明确请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只是通过这种表现形式达到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目地。如果律师不能到位,也不会影响到讲清真相的效果,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才是主导。

在对大法弟子刘立涛進行非法开庭前,原来主动愿意站出来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并承诺给刘立涛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最后在压力下做了“有罪辩护”,在法庭上没能为大法说话,配合了邪党法院的非法审判。

《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

原来律师愿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是我们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启发了他的善念;而后来出现的表现,是不是我们有在法理上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呢?

我们应该在法中认识到,大法弟子根本无罪,邪恶根本不配审判大法弟子。我们营救的目地并不是达到法庭 “判无罪”的结果。更不应该认为只有“判无罪”的结果,大法弟子才能被无条件释放。我们是在把所有环节的真相讲到位、最大限度救度一切相关众生,在过程中符合了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证实了大法的慈悲与威严,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最好的。

还有一点,我们心中知道不能配合邪恶的非法法律程序,但也不能把做这件事情的重心定在解体邪恶法律程序本身上,这样还是把破除邪恶当作了一个主要目标。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其实我们在发正念时,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过程中自然就在解体一切邪灵恶党因素,当然也包括邪党法律制度和程序存在的因素。

师父《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讲过“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的法,我们的中心思路就是围绕我们怎样能使我们的思想符合法,围绕证实法、救度众生、解体邪恶的基点。而不必太在意过程中的表象。不管出现了什么,我们都不被带动,坚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3、整体配合中,协调一致法力才会展现出来

在整体配合中,互相间出现意见不一、悟法不同的现象是很正常的。因为做任何一个证实法项目都容贯着放下自我的修炼过程、也是整体配合逐渐成熟的过程,营救也一样,需要大家在各自悟法不同时,互相补充、都放下自我,如果因意见不合、观点不同就放弃配合,或者说三道四,就没达到互相圆容补充等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师父说:“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还体会到,一件事究竟用谁的办法做并不最重要,每个人的心态能多大成度的符合法、能多大成度的放下自我、互相包容才是最重要的。整体配合的成功与否,并不取决于采用的办法是否是“最高明的”,而取决于整体中的每个粒子多大成度的一思一念符合法。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从这次配合中,我们也看到了锦州同修整体协调的升华,非法开庭的时间是我们在前一天晚上八点才得知的,邪恶企图不给我们互相通知、整体到位的时间,但因为大家都能以法为大,虽然通知的时间短,该到位的也都到位了。

以下是两个同修对此事的体会。

一、在法庭发正念的一点感受

今天,太和区法院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刘立涛,当得知律师要为刘立涛做有罪辩护时,我的心就动了,对同修说:“那要她来干什么?” 说完后就意识到这一念不正,我立刻否定它,发出一念:“绝对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当时我看到律师手扶着太阳穴,样子好可怜,仿佛看到了她的良知在与邪恶的压力斗争,我坚定的发出一念:“你一定要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在非法审判过程中,自己的常人心在不断的往外返,当时听到邪恶利用法官与公诉人侮蔑大法时,我发出一念:“立刻让恶人遭报。”这带着争斗心的不纯的一念,怎么可能起到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呢?当听到刘立涛说的法官哑口无言时,感觉心理好痛快、很解气,这其中有恶党文化中的以恶制恶和治人的因素,这时邪恶看的清楚,我这不善的一念对应到法官那里就是对大法弟子歇斯底里的大吵大嚷。师父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立刻调整自己,纯净自己,发正念清除邪恶不让众生被利用犯罪。

当法官以恐吓的口气说“再说话让你出去”时,我想到的是如果我跟他僵持下去,会促成他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更恶劣,对大法犯罪更重,所以我当时说了一句“对不起”,这不是因为怕,而是为了这个生命着想。

整个过程,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也希望锦州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向内找一找自己,找出自己的漏洞,更好的圆容整体,全体锦州大法弟子都达到法要求的标准、真正的形成一个整体,解体邪恶,救度更多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

二、纯净心态才能救度众生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锦州市太和区法院临时通知大法弟子刘立涛的妻子,欲于次日早九点对刘立涛進行非法庭审,十一日晨,大法弟子到太和区法院四周,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作为其中一员,讲一下在此过程中的点滴感悟与不足。

一早与家属找到辩护律师,因为家属初期委托律师时要求做无罪辩护,几天后,律师态度有改变。同修切磋,是有外因介入造成的。为了这位众生负责,不让她对大法犯罪,我们向她阐明基点:我们亲人炼法轮功是好人,请您做辩护,就是请您帮助我们澄清不白、证明家人无罪,如果您改作有罪辩护,这样既违背了我们当初的协议,完全失去了委托您庭辩的意义,如果您继续坚持做有罪辩护,我们决定委托关系终止。律师敷衍着说“不赶趟”,径自走進了法庭坐在律师席上,叫也不出来了。开庭后,二十几个同修進去了。

我与几个同修在外面发正念,门外站着四五个便衣守候,向他们讲真相,从大法好、祛病健身,到中共对好人的迫害,从大法洪传到中共的专制残暴,谈到天灭中共、《九评》、三退保命……循序渐進,几个警察很敏感的说了些中共灌输的说辞,但我们本着完全要众生明白真相,能得救的信,气氛始终波澜不惊,很平和。我感到一个生命无论他干什么职业,本性的一面都是要明白真相、盼望得救的。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尤其是中共的公检法司人员,直接被邪党利用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是中共最直接的受害者,天灭中共在即,他们的处境最危险。有的同修与他们讲真相时有顾虑,有怕心,也加重了他们处境的危机。其实如果有这个机缘,救度他们是责无旁贷的。

又有一个旁听的同修被带出法庭,我与几名同修跟了过去问明情况,这时看到同修刘立涛也被带出法庭,人已被折磨的消瘦、脸色青黄、戴着手铐、脚镣,心里有些发酸。同修被押上囚车,这时看到许多便衣警察如释重负般露出了笑容,与法院里的熟人热情的打招呼握手。我不由说了句:“别看现在这样,你们怎么抓的就得怎么放。”一个便衣冷笑,回头对其他警察说:你们回头都去找找那个女的,她说咋抓的就得咋放,话中明显透着争斗和挑衅的味道。我忙想:不能让警察动恶念,是我的什么问题,又让邪恶钻了空子?哦,是自己的心不对了,见到同修遭迫害动了人心了,因为分别心对眼前的警察众生动气了。马上清理掉不纯的因素,笑着对他们说:因为他们都是好人啊!警察的心态也缓和下来了。(在此之前,警察说以前没有人这么坦诚的正面给他们讲过真相)

临走时,我又对刚才讲过真相的那几个便衣语重心长的说:要好好想想啊,一定要对自己负责啊。一个警察也笑着与我说回首再见,这时我看到他们的双眼中完全没有了最初时的迷惑与敌意,目光变的透明。

回来的路上体会到,众生能否得救明真相,很大成度取决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师父讲过:“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的流泪。”(《新加坡法会讲法》)

大法弟子纯净、纯正的一念就能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自己虽然没有完全达到法要求的标准,在讲真相中,真的体会到,包括对公检法司部门的人讲真相也是一样,真正纯净的一念,众生就在改变。

愿众生都能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