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是邪党迫害河南省男性大法弟子的主要基地,北京市调遣处自二零零六年,往该所劫持了20多名大法弟子。八年以来,有三名大法弟子被此劳教所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和精神失常。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恶警不但对其罪行无任何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使迫害步步升级。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所长闫振业、副所长姚松峰、姜清泰及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队队长师宝龙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

* 大法弟子崔树勇遭“上绳”酷刑

鹤壁市淇县大法弟子崔树勇2005年4月份被劫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三大队二中队队长赵志民,指导员沈建伟,狱警孟广路逼其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其严词拒绝。几个恶人开始对其百般折磨,警棒被打断,每天都要上几次绳。

“上绳”这种酷刑非常残忍,两个恶警一人先缠一只胳膊,在手腕处束紧,反剪双臂后由一人用膝盖顶住大法弟子的脊背,同时狠命的往上提绳。为使绳煞的更紧,另一恶警再用大腿夹住大法弟子的头,往上提绳时,两臂肌肉撕裂的痛苦,捆上以后刀割与针刺般的感觉时时在噬咬着大法弟子的躯体与心灵。

恶警每次对崔树勇上绳时大都选在出工时秘密带出,或在晚上收工后以谈话为名进行。施完刑,人已经支撑不住,回到宿舍还继续被“包夹”(吸毒犯杨国旗、王永刚)折磨到凌晨两点左右。如此迫害一个多月,崔树勇精神受到极大刺激,大脑经常出现昏迷状态。

* 教唆“包夹”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施行所谓的“包夹”制度。要求“包夹”犯人紧跟大法弟子全天24小时形影不离,必须做到吃饭同桌、劳动同案、睡觉同铺。并把“包夹”的减期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挂起钩来。“包夹”都选那些在社会上吃喝嫖赌吸、坑蒙拐骗偷的犯人,“包夹”为了减期,及可对大法弟子吃拿卡要,同时还能把因劳教造成的怨恨发泄出来,对大法弟子实施起迫害来十分邪恶、残忍。

平顶山市大法弟子曹海成,60多岁,被“包夹”恶人王万新以不服“包夹”为由辱骂殴打,正在值班的恶警孟广路知道后,抄起警棒一连击打曹海成几十棍,嘴里还不时的叫骂。60多岁的老人被20多岁的恶警打的浑身青紫。

开封市大法弟子王雨修才30多岁,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00多,心脏也不好,走路都困难。“包夹”犯人以王雨修没完成生产任务为由,要对他体罚。王雨修不配合,杨国旗便指使一帮人将王雨修围着,大口大口的朝雨修的脸上吐痰。

还有一次,吸毒犯郑天俊看到大法弟子李根胜和雷中长说了几句话,不容分说就朝二人脸上吐痰。雨修刚说了一句劝解的话,一帮恶徒蜂拥而上,把雨修痛打一顿。

吸毒犯赵国磊经常辱骂大法弟子,此人歹毒刁钻,好寻衅滋事、无事生非,以侮辱大法弟子为乐。一次赵国磊以大法弟子赵立民干的活不合格为由,嘴里一边辱骂,一边拿着发辫抽打立民的脸,还用脚狠踢。赵立民刚喊了一句“赵国磊打人了”。正在车间值班的恶警中队长赵志民便勃然大怒,给赵立民施酷刑上绳。

平顶山市大法弟子郑建民,50多岁了,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郑建民不配合邪恶,进了大门高呼口号“法轮大法好”。三大队恶警几乎全部倾巢出动,并喊来几个迫害大法弟子异常卖力的吸毒犯,将建民打倒在地,给他一连上了五绳。郑建民的父亲原是平顶山市公安局局长,家人得知郑建民遭此酷刑,第二天赶到劳教所责问为何打人,还讲不进法律,要求见郑建民。一帮恶警互相推诿,矢口否认,根本不敢让家人见人,并说郑建民态度不好,我们这里是教育人的地方,一切都是为他好。流氓嘴脸昭然若揭!

一次午饭后,恶犯班长廖浩硬要给人理发,他一眼看到郑建民坐在座位上正在干活,过来一把抓住郑建民的衣服领子,嘴里喊着:“就你的头主贵,老子专剃你的头。”郑建民刚挣扎了一下,他就左右开弓,挥拳便打。大法弟子李根胜、宋洪建刚喊了一句“不准打人”,旋即被几个“包夹”打倒在地。刚刚调到三大队的一副大队长梁某正在值班,听到打叫声,来到窗前,抱着双臂,冷冷的看了一眼,见大法弟子都被打倒在地,转身走了。

大法弟子吴长德拒绝“转化”,恶警便暗中指使犯人对其进行刁难。长德拉肚子,值班恶人就是不让长德去厕所,狠毒的说:“态度不老实,憋死你。”

* 用尽邪招逼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大法弟子李进科,南阳市唐河县医院医生,已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邪恶判劳教三年。多次被打的头破血流,大腿内侧被吸毒犯们抓、捏的常年青紫,十个脚趾甲被恶警们用脚跺的全部瘀血呈黑色。进科曾多次绝食抗议无理迫害,被非法加期半年。2006年5 月份,劳教所仍拖着不放,李进科又绝食抗议。恶人杨国旗在恶警的授意下,对进科百般折磨,邪招用尽:逼李进科去厕所吃大便、喝尿。令人发指的是:杨国旗一伙竟把阴茎往李进科口里塞。

大法弟子谢会建2006年4月被绑架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因其坚定信仰,恶警沈建伟折磨完他,又唆使“包夹”犯人继续折磨:熬夜、面壁、蹲军姿。并威逼谢会建对着血旗宣誓,谢会建不配合。恶警赵志民大声吼叫:“不宣誓,全号人都不准睡觉,班长、“包夹”的减期全部扣掉。”吸毒犯杨国旗正当着班长,很能领会恶警的意思,一次就逼谢会建连续做800个俯卧撑。

2006年底,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又开办洗脑班,大法弟子雷中长和谢会建一起不配合邪恶,拒绝宣誓。恶警赵志民对二人施加迫害,给二人上绳。雷中长已是50多岁的人了,耳后尚有上次劳教时电棍电过后留下的疤痕。那次劳教时因他异常坚定,恶警沈建伟给他上绳时,先把绳子泡在水里。浸过水的绳子捆上人后,更紧,能煞到皮肉里面去,沈建伟吼道:“雷中长,我让你带着绳印进坟墓。”这次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因长期劳教,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沈建伟对雷中长狠的咬牙,对中长拳打脚踢,猛抽耳光。

恶警们一心改变大法弟子的坚定信念,肉体的摧残只是他们为达到目地的一种手段。自2003年他们所搞的“春雷行动”以来,一直到今天,日复一日的至少在每天晚上收工后,都要强制大法学员们在血旗前宣毒誓,毒誓的内容当然都是诋毁法轮功的。恶徒们企图改变大法弟子信仰的手段是如此的卑鄙和邪恶。他们的犯罪行径必将随着历史的过去而永远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为瑞贝卡等公司生产奴工产品

许昌是中国假发生产加工的主要基地,全世界80%以上的发制品来源于此。从事假发生产的厂家就有200多个。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主要替这些厂家加工(经常加工的厂家有瑞贝卡、瑞和泰、大地等),所有的劳教人员每天正常工作的时间都在十三、四个小时,而加班加点、熬通宵也是司空见惯,甚至有时一连几天连轴转。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每年利用大法弟子和其他劳教人员创造的产值均在百万元以上,狱警年终奖金每人可得万元以上。狱警们优裕生活里包含着多少大法弟子和其他劳教人员的血和泪啊!

望河南省大法弟子每晚7、8、9、10四个整点,针对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一切干扰正法的乱神,清除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特别提醒许昌市大法弟子及河南省大法弟子,不要麻木,不要懈怠,有条件近距离发正念的可一定要集中强大的正念,解体这邪恶的黑窝。有关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罪恶行径的真相资料(这方面的资料可到明慧网上搜索)许昌市大法弟子发的越多越好,把邪恶的罪行曝光出来,从而清除邪恶,救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