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蓝色小屋的诉说(三)

坚持揭露迫害 呼唤正义良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温哥华中领馆前的静坐抗议已经持续了五年零十一个月,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法轮功学员自觉自愿在此坚持了二千一百多天,而且仍在继续。这是何等的付出!

* 来自中国大陆的黎太太:最大的愿望是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在中领馆前静坐抗议初期,黎太太刚从中国大陆移民来温哥华半年,要适应一个全新的社会环境,要上英文课,还要上班。二零零三年她家搬往离温哥华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小城,来中领馆静坐要转三趟车,第二天清晨又要赶早班车回去上班。有几次,黎太太离开领馆坐上公车就打瞌睡了,过站也没发现;睁眼一看是个陌生地方,只好坐回头车。

五年多了,她坚持每周一次到中领馆前抗议,至今在此度过三百多个通宵。她说:“其实我们与其他人一样,都有自己的家庭、工作。五年前的平安夜我在中领馆前度过;没有想到五年后的平安夜,我仍在中领馆前。没人会希望自己平安夜守在路边而不是和家人在一起。我最大的愿望是早日结束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的迫害。”

她说,刚到加拿大,在炼功点听到熟悉的炼功音乐响起时,她眼泪就止不住一直流。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炼功的权利。江××一说要“取缔”法轮功,从此公园里就不允许有人做法轮功的动作。她拿坐垫到公园,想去炼功,一个动作都没来的及做,警察就过来问:是不是要炼法轮功?她回答:是。马上就被抓上警车,被非法关押。

她说:“后来单位派人保我出来,领导也很害怕。年初还表扬我炼功身体好,为国家节约医药费,叫大家都向我学习,不到半年,中共发文件不许修炼法轮功,领导就马上叫我不要炼,并说:‘你的那些医药费,公家还是出得起的。’”

黎太太说:“追求健康的身体,是不是我的基本权利?但是江××却禁止炼。过去和我在公园里一起炼功的朋友,大都被非法抓捕、关押、抄家,有好几位同修至今仍被非法关在劳改所和洗脑班,已知的三千零六十二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里,有二位是我熟悉的人,一位是四十一岁的大学老师,一位是六十五岁的退休老干部。”

起初黎太太的家人曾极力反对她在中领馆抗议,说她:来到加拿大安全了,自己在家炼好身体,不要惹事。她说:“明明知道中共在迫害好人,怎能不管呢?特别是近期揭露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真是天理难容,这场迫害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实际上是对人类良知的迫害,每个人都在其中;希望迫害早日结束。”

* 与孩子共同见证历史

在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不少是年轻的母亲,有的身怀六甲还照样在中领馆前席地而坐;一段时间不见,没过多久又在领馆前发现她们的身影,不同的只是身旁多了一辆婴儿车。这些孩子们未出生就随母亲在中领馆前抗议,和他们的父母一起见证了这段和平抗暴的历史。


和平抗议4周年,小邓全家在中领馆前静坐

身材娇小的邓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她除了带孩子,每周还做兼职工作三天。她表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每次到中领馆抗议,不管严寒酷暑,一去就是八个小时,早上自己随便吃点就等到晚上回家再吃,给孩子冲好奶用冰袋保存带在身边。每次出门用背带把一岁多的儿子绑在怀里搭公车,抱的好累。遇到下雨、下雪,也曾犹豫去不去。想到王丽萱八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最后母子双双被迫害致死时,母亲二十八岁,婴儿才八个月,正是与我和儿子相仿的年龄,于是拿起伞就出门了。

邓女士说,一次碰上下大雪,因为看不见路,从家到车站本来十分钟的路走了半个多钟头,从爱德华王子大街公车站到中领馆平时最多十五分钟,那天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足足四十五分钟。

邓女士说,路过的汽车有鸣笛的、招手的、还有的旅游车特意开到我们面前,整车人连司机都把身子靠过来招手。儿子渐渐长大了,抱不动,以后每次去就用小车推着。再后来有了蓝色小屋可以挡风遮雨,条件就好多了。

邓女士的丈夫LEO最初反对妻子参加静坐抗议,后来自己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还全家一起在中领馆前抗议,六岁的儿子宗宗跟着大人一本正经的盘腿立掌。

* 心诚自有神相助

参加和平抗议的法轮功学员中,年纪最大的是七十九岁的张氏夫妇,他们来自中国的西北地区。老俩口每周六上午到中领馆前静坐抗议,每次呆八个小时,已坚持三年多。张氏夫妇说,过去他们一身病,炼法轮功让他们有了第二次生命,一定要出来为法轮功讲公道话。

两位老人住在距温哥华两个小时车程的郊外城市,他们乘公车到中领馆,还要换车。张太太说,他们不懂英文,先生记不了路,认路全靠她;她会认路名,全靠记路边的景物。零六年四月底,公车改道了,老俩口不知道,下了空铁走到公车站才发现没车,张太太向人问路,有人把他们领到相隔几个路口的新车站,那天老俩口上中领馆抗议一点都没耽误。

碰上华人还好,要是碰上西人,只会讲方言的老人家怎么能问路呢?张太太说:“我没讲什么话,伸出两个食指一交叉,表示要乘搭的公车号;人家也会明白,就领我去了。大概是心诚所至,总会遇上好心人。”

中领馆前并不太平,不时有坏人破坏捣乱,有粗言谩骂、扔杂物,发生过破坏展板,半夜三更耍流氓。一天,张太太独自一人静坐,来了一青年人企图破坏展板,老太太当即厉声喝道:“NO!”那家伙不知怎的,马上落荒而逃。

* 坚韧的小白花

在参加抗议的学员中,有一位六十七岁的日裔学员TAIK,他自己组装一辆橙金色旧款车,车厢后盖焊上几根角钢,专门用来固定外出讲真相用的展板,车里有各种修理工具,还有扫把、耙子、铲子等清洁工具。小蓝屋里有他为同修设置的灯具和炼功音响。隔一、两天他就要到中领馆前忙活一阵,擦拭展板上的灰尘,清理小屋,收拾打坐的垫子,把沉甸甸的大蓄电池换回家充电。


展板前的小白花

他晴天清扫人行道的落叶和垃圾,雪天铲去人行道的积雪,并把清理出的垃圾装在袋子里,用车子拉走……。他默默的做着这一切,琐碎而又平凡。

二零零二年春天,TAIK从自家院子采来一些小白花,插在瓶子里,放在大花圈下面,表达他对那些为了追求“真、善、忍”真理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们的哀思。他随手将小白花上的籽撒在墙根;到了秋天,却发现展板下长出一些小白花,他没想到它们竟然在这里发芽、生根、开花了。

法轮功学员相信,他们在中领馆前的和平抗议总有一天会停止,那些大型的展板总有一天会拆除,那就是迫害结束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