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大法弟子忆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六月,咸宁温泉有许多人从武汉大法弟子那里得知师尊将于六月十一日在河南郑州开办八天的讲法班,便请武汉学员帮助订了十四张票(每张票四十元)。六月十日我们咸宁温泉一行二十人坐汽车至武汉,后转乘汉口至郑州的火车。大约晚上六点到达郑州站,出站时有大法学员举着“法轮功”的牌子接站并把我们安排至“民族饭店”,男学员住在一个大厅内,席梦思铺地,每个铺位仅五元一天,女学员住在另一个大厅内,也是席梦思铺地,每个铺位仅二元半一天。

当时大家心情都很激动,都盼望着能早日见到师尊。第二天早晨(也就是六月十一日)九点至十一点,师尊在“风雨球场”办了一场带功报告,大约有一千七百多名学员参加了。整个球场呈梭形,走进球场感觉它很象一个礼堂,四周是破旧的砖墙,上面的玻璃窗残缺不全,顶棚是铁皮的,因为年久失修,也是千疮百孔。球场是水泥地板,右侧三、四级台阶上有一层水泥看台。

学员们大部份在球场上,少部份在看台和台阶上等待着师尊的到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师父来了!”大家都站了起来热烈鼓掌。只见高大和蔼的师尊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短袖衫出现在门口。稍作停留后,师尊走上讲台。讲台上当时只有一张木桌,上面只放了一个话筒,灯光不是很亮,直照在师父身上。师父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后便开始讲法。

从六月十一日开始,师尊每天晚上六点开始讲法,期间为了节省学员的开支,星期天上午、下午、晚上各讲了一课。每晚师尊都准时到场,从不迟到。

第二天星期天(六月十二日)下午讲法大概半小时左右,只见乌云密布,天突然黑了下来,狂风大作后倾盆大雨夹着冰雹落了下来,打的顶棚噼噼啪啪作响,并从破口处漏了下来,狂风夹着暴雨从残破的窗户吹进来,很多人身上被雨水淋湿了,电也停了,学员中有些骚动。当时师尊讲了一段法,大意是:当年释迦牟尼传法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干扰,当时释迦牟尼正在给弟子讲法,突然一阵风吹进来把蜡烛吹灭,释迦牟尼的弟子当时有些骚动,释迦牟尼告诉他的弟子不要受到干扰,释迦牟尼在一片漆黑之中继续讲法。听了师尊讲了这段法后,学员们便安静了下来。

工作人员点燃了蜡烛,师父把桌上一清,在讲桌上盘腿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后用手一抓,把一个什么东西装进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里。大家都默默的坐着看着师尊的一举一动。过了一会儿风停雨住,天也渐渐变亮,太阳也出来了,电也来了。师父说:你们这个班素质很好,带来的东西也不少。又接着讲法了。

第二天有的学员到黄河边上去玩,看到许多齐腰粗的大树都被连根拔起,才知道原来师父昨天是在除魔。又过了一天,我们就转到一个条件比较好的礼堂去了。在讲法期间还发生了件令人惊奇的事:有个学员早晨起来的比较早,洗漱完毕后七点多看见其他学员还没有起来,就敲着碗喊:“哥们过早去哇!”师尊早晨九点钟讲法之前就笑着说:“有的学员早晨还敲着喊‘哥们过早去哇!’”大家听后都感到师尊对我们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绝非凡人。

还有一个女学员,五十多岁,有一天到外面吃饭,结果随身的包丢失找不着了,因包里有壹万元的存折和许多证件及一本《中国法轮功》的书,她很着急便跟师尊讲了,师尊说:“以后小心点”。过了几天,这个学员又到那个餐馆吃饭,看见有一个小伙正在看一本《中国法轮功》,她走上前一看,写着她的名字,正是自己的那本。她就对他说:“这是我的书,我的包呢?”那个小伙子就把书和包还给了她,她打开一看,存折、证件、现金一件都不少。那个小伙子惊讶的说:“呀,怎么我没看到哇”。这个女学员就想到原来是师尊在保护我呀!

在郑州传完法后,最后一天的白天,师尊应邀和学员合影。湖北武汉、黄冈、麻城及其它地区的学员分别与师尊合影,由于咸宁去的学员是自发组织的,没有名单,照像时就漏了。有两位女学员便去找师尊,其中一个小王对师尊说:“我们咸宁是自发组织来的,没有辅导员,没有人组织,想和您一起照张像留念。”师尊笑着对她说:“照像可以,可我不是来治病的。”一边说着一边向下一划。原来小王很小就有心脏病,师尊早就看到了才这么说。小王赶紧说:“我不是来治病的,就是想和您照个像。”师尊笑着说:“等他们照完了,再跟你们照。”我们便到一边等着,等了一会儿,别的地区学员都照完了,师尊向我们招手道:“你们来,你们来。”当我们都站在“郑州法轮功学习班”的横幅下准备照像时,摄影师由于没有我们的名单不愿意给我们照,把脸背过去并准备走。师父走上前把他叫转过来,这才留下了这个珍贵的瞬间。

当晚师尊便起程去山东济南讲法,我们也坐晚上九点钟的火车赶往济南。第二天早上八时许到达济南站,由于我们是老学员了,听课费由原来的四十元减至二十五元。回想起师尊传法之艰辛,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们希望咸宁弟子能打破同修之间的间隔,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8/159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