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七月的这个周末,天下着雨,风刮在身上,凉飕飕的,街上的人们纷纷穿起了秋装。

我们,多伦多法轮功学员衣着整齐,举着“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在街上行进着。这是我们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年一度的七月游行,主题是:呼吁停止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到今年,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

我庄严、肃穆的走在悼念的方阵中,身上穿着的白色衣裙,风雨透过衣裙,冰冷的打在身上。我手捧着一个小花圈,花圈中心贴着一个在中国被共产邪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女学员的照片。游行开始前,一个人递给了我这个花圈。

怎么是她……。我端详着花圈上的遗照:马艳芳,三十三岁。一个风华正茂、眉清目秀的女子。

我第一次知道马艳芳,是在二零零零年,她被迫害致死的那年。那时,她是被证实迫害致死的第八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她生于山东省潍坊地区诸城市大仁和乡星石沟村,家中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她母亲说:她很善良。

法轮功被中共政府非法镇压后,马艳芳依照中国宪法,去上访,她是步行到北京的,她当时身上仅有十元钱。一路上风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饿了啃冷馒头,晚上累了就在路边的地里睡。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将满头长发剪掉卖了九元钱。就这样历尽艰辛,步行十七天走到北京,为的是向政府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象所有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她被非法抓捕。在精神身体都很健康的情况下,她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并于两个月后被折磨而死。

我捧着花圈,在风雨中走着。我知道中共对人类的罪行罄竹难书,我必须站出来支持正义。八年了,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数目已经上升到三千多人,众所周知,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实际的死亡数目远远大于此,而且死亡事件仍在发生着。

“阿姨,让我拿好吗?”一个穿的象小天使一样的小女孩望着我。我给了她我的花圈,走出了游行队伍。小天使被妈妈领着,走在游行队伍中。

路旁一个正在等车的白人妇女问我,有没有关于法轮功的资料。我给她讲了什么是法轮功,迫害是怎么回事,特别的,我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然后焚尸灭迹的滔天罪行。她说她几年前就听说了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消息,现在她最想问我的问题是,这么多年了,怎么媒体不报道这件事,也没有听到各国政府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一时语塞。“我想……,可能是我们的努力还不够。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她突然喊起来:“布什,布什总统应该站出来说话!各国的媒体都应该站出来说话!”

她的车来了,“我要好好读一读”,她接过递给她的资料匆忙上车走了。

我的眼光又回到了游行的队伍。队伍中老老少少在眼前走过,他们是那么的平和而坚韧。我的眼中满含泪水。是我们付出的不够吗?我问着自己。

队伍中一个优雅的女士,几年了,她一直在唐人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多少次受过中共特务的威胁谩骂,她没有畏惧,最终受到了人们的钦佩和尊敬。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工作之余,研究并推广各种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软件,帮助中国大陆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因为中共控制了中国所有的媒体,对法轮功诬蔑诽谤,同时封闭来自外面世界的真实声音。他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坚持八年了。还有队伍中的那些老阿姨们,冒着严寒,在街上为呼吁善良人们帮助停止迫害而征集签名,几年来,至少征集了二十来万个签名。常常有善良的加拿大人捧着他们冻僵的手说,回家吧,天太冷了。

我想着这八年来自己是怎么生活的。这八年来,我和丈夫,还有我们唯一的女儿,几乎没有一个节假日。我们自己撰写、排版,花钱印刷关于什么是法轮功,及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传单。我们把冲破了重重封锁才传到海外的、证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照片做成展板,向人们展示。

在众多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我之所以记住了马艳芳,是因为在二零零二年,为了营救中国大陆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向善良的加拿大人请求帮助结束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决定也采取步行的方式。我和另外四名法轮功女学员一起,用了二十天,从多伦多步行去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沿路向民众和各级政府、媒体讲法轮功真相。我们遇到的所有人,都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和同情,有的给我们送水和食物。与此同时,我们在全球各地的同修们,也都在自己的国家开始了长途步行跋涉。我们上路不久,就发生了“九一一恐怖事件”,当听说我们为了“真、善、忍”信仰而步行时,因恐怖事件而极度沮丧担忧的人们拥抱着我们,对我们说,你们给了我们力量,这个世界真的需要“真善忍”。

是啊,“真善忍”是我们的信仰,当我的脚底因长途步行磨起了无数血泡时,在疼痛中,我想起了马艳芳,她是为什么呢,为了自己吗?肯定不是。如果是为自己,她可以躲在家里偷偷的炼功。因为她知道,这世界需要“真善忍”,有人要因此而付出,她就做了这一个,我也要做这一个。

二零零四年,我用了三周的假期到纽约曼哈顿街头做反酷刑展,向人们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当时有一个人曾对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关心中国的这种事。我告诉他,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这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问题。我指着酷刑展中一部份说,看看那部份,正在展示中国劳教所奴役劳工的事,想想为什么中国产品在这里很便宜?中共迫使法轮功学员做苦工,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没有工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工作环境非常脏。这些来自于中国劳教所的产品,象儿童玩具、圣诞礼品,大多数用于出口,来到了北美,来到了美国,来到了你们家里。想想看,这还只是中国的问题吗?劳教所的生产环境非常肮脏恶劣,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快二十年了,现在法轮功学员站出来揭露这件事,我们不仅仅是为自己,我们为的是整个人类社会,这个世界需要“真善忍”啊。他点了点头,说,坚持做下去吧。

时至今日,中国产品中被查出有毒物越来越多,开始危及世界。因为中共对“真善忍”的镇压导致了中国社会道德急剧下滑,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滔天罪恶已经持续几年了,试想,这样一个无恶不做、惯用谎言和暴力的共产邪恶政党,将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呢?

庆幸的是,经过法轮功学员的艰苦努力,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的民众明白了真相,特别是《九评共产党》一书的出现,掀起了中国大陆的退党大潮,目前,在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人数超过两千三百万,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对共产党说“不”。这是中国的幸事,也是世界的幸事。

雨在我们游行的途中终于停了,天渐渐的亮了起来。游行队伍中的人们依旧平和的走着。我知道,正义在我们一边,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长,我们会依旧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