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辽宁女子监狱粉饰包装、掩盖罪行下的真面目 【明慧网】

揭露辽宁女子监狱粉饰包装、掩盖罪行下的真面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辽宁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野蛮暴行已经在明慧网上多次被揭露。然而,中共恶党非但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反而更加丧心病狂。二零零六年底,辽宁省女子监狱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被邪党奖赏为“部级监狱”,同时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对其进行粉饰包装,并引导国内外的人来这里参观,以此粉饰中国人权,掩盖他们的罪行,骗取世界奥运在中国主办。

那么,我们就剥开它的皮,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看看中国监狱到底是个什么样;中国的人权是什么样。看看在“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下,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对中国人民都干了些什么!

从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的残酷迫害到“部级监狱”称号,记下了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与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先从它的历史说起。

中共恶党不是改邪归正了,而是更加邪恶了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名叫“沈阳大北女子监狱”。以我们亲眼所见和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知道,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是减轻了,而是更加疯狂了;中国人权不是改善了,而是更糟了;中共恶党不是改邪归正了,而是更加邪恶了、更加流氓、更加残暴了。

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致残、致死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雄辩的事实都在告诉世界人民:中国人民正在中共恶党的屠刀下被残酷的镇压和屠杀!只是他们的手段更加隐蔽、更加卑鄙。他们所干的一切都是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干的。当然也有他们疯狂遮不住的时候,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够得到亲眼见证的机会。在这里,从犯人减刑、狱警提薪、干部升职、监狱升级,一切的一切都与法轮功挂钩,似乎中国的监狱就是因为法轮功而存在了。因此促使一些人为了名利而丧失人性,成了中共恶党屠杀中国人民的工具。

监狱卫生院有一本“法轮功学员死亡登记册”

监狱卫生院院长王妮娜,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凶手。从二零零二年的下半年开始至今,我们知道有法轮功学员被监狱卫生院迫害致死,因为医院里有一本“法轮功学员死亡登记册”,开始放在给病人扎针的刑事犯人张媛媛手里保存,后来又转移了。登记册上记录的仅死在医院里的,据说还不止这些。死在各个监区内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辽宁锦州白塔区劳动局长、法轮功学员李凌就是在监舍里被折磨致死的。

恶党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严密封锁消息的,而且狱警对犯人下过死令:对走漏消息者要重刑处罚。而且中共恶党一向是杀人灭口,这一点已被世界人民所周知。所以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要想更多了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是很难的。好在这里许多刑事犯人都了解大法的真相,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时表现出的一身正气、忍让与宽容和无私的品格深深的感染着她们,改变着她们。她们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法轮功学员所做的都是为救人。她们深信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能给中国带来希望,只有法轮大法才能真正挽救人类,挽救中国,挽救她们。而对中共恶党的腐败、流氓、邪恶与残暴,她们都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因此,在这些还有善心的人的帮助下,加上我们亲眼所见,还是掌握了一些情况,当然我们能够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现告知广大世人,希望世人们能够更加看清中共恶党的流氓与邪恶,早日脱离恶党,选择自己光明的未来。

法轮功学员张举贤在三大队被恶警郭海燕、赵秀梅残酷折磨后被抬到医院。监狱卫生院王妮娜令恶医胁迫犯人将张举贤的四肢绑到特制的钢丝床上,单独与患有“丙肝”的刑事犯人关在一个小屋。张举贤被绑在床上的四肢就象四根木棒。时间是二零零四年六月中旬。陪护张举贤的有两名犯人,其中有一个叫朱启荣(已出监)。在郭海燕和赵秀梅的指使下,朱启荣对张举贤残酷折磨。张举贤的嘴被胶带封着,头被棉布紧紧缠着、箍着、挺厚,只露两只眼睛和一个鼻子。张举贤身体露出的部份青一块紫一块。给张举贤下管“强食”的是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犯人,她们只能凭感觉随便插,一天要插许多次。张举贤的鼻孔插烂了,就从嘴往里插,最后嗓眼儿也插烂了,管拔出来都有血。一个胁迫的犯人说,“张举贤的鼻孔插烂了,嗓眼插烂了,胃里也插烂了。”另一个胁迫的犯人看到张举贤的头发都揪光了,嘴唇也被朱启荣用折叠扇子抽的肿挺高,嘴张都张不开。

八月中旬,张举贤瘦的已看不出人样了。医院通知三大队说张举贤身体状态不好。赵秀梅来了,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因屋里的气味难闻),冲着张举贤大声吼叫:“你什么时候死?送死衣服我已经给你包好了,马上可以送你上西天!有什么话要说赶快讲!”朱启荣将张举贤嘴上的胶带扯了下来,张举贤使尽全身力气,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赵秀梅暴跳如雷,大声吼叫:“你快死吧!”扬长而去。朱启荣将张举贤又是一顿暴力摧残。

在医院里遭受这种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鞍山法轮功学员娄艳,大连法轮功学员韩学军和丹东法轮功学员刘延俊等。

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酷刑、手段

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忍,花样百出,手段之一,就是“洗脑”。过程是这样:将法轮功学员的四肢用绳子绑到铁床上,固定不能动弹,因为他们绑的是那种叫“马蹄扣儿”,越扯越紧,手腕和脚腕被绳子勒的肿很粗,绳子都勒进肉里去了。整个捆绑过程对法轮功学员都是暴力摧残的过程,浑身遍体鳞伤。待法轮功学员被摧残到快奄奄一息的时候,将录音机的音量放到震耳欲聋的程度,反复播放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录音,多者每天要放十几个小时。恶党知道他们的鬼话对法轮功学员不起作用,他们就是想用这种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让法轮功学员生不如死。同时用这种方式污染和毒害这里的刑事犯人。很多法轮功学员是在这种摧残下精神失常的,听觉和其他器官也被损坏。

手段之二,就是绑“死人床”。这种酷刑就是要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被绑到床上的人想活着下来都很难。这种酷刑与“洗脑”所用的手段有类同之处:将法轮功学员用绳子绑到铁床上(有的是吊绑)(马蹄扣儿越扯越紧),全身固定动不了。与此同时,还要对法轮功学员?行另一种酷刑折磨,就是给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对外,他们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不吃饭,“绝食”,他们给灌食是为了救命,而实际上是他们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手段,过程是这样的:将长一米左右,直径五毫米左右的塑料管从鼻孔插进胃里。这在普通医院里必须是专业医务人员才能做的了的事,而给法轮功学员安排“下管”的人都是没受过训练的普通犯人。他们根本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每天给法轮功学员灌一次到两次连猪食都不如的玉米粥水,而且经常是不熟的。被绑期间,不给换衣服,不给洗漱,连屎尿都不接。赶在月经期连卫生纸都不给垫,在屎尿窝里泡着。同时还有肉体摧残、精神折磨、人格污辱等。时间短者几个星期,长者几个月。

手段之三,就是暴力摧残。邪恶党徒首先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命权利:1、不给饭吃、不给水喝;2、不让睡觉;3、不让上厕所;4、不让洗漱;5、不准同其他犯人讲话(夹控除外),连看别人一眼都不行,眼神儿都要控制;6、不准与家人、朋友通信(动笔写字都不准许);7、不准给家人或朋友打电话;8、不准家属接见;9、停止使用一切日用品。法轮功学员决不接受恶党这种无人性的迫害,接踵而来的就是残酷的暴力摧残。

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

除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外,被迫害致病残和精神失常的不计其数。

刘梅被关进“严管号”至今已两年

丹东法轮功学员刘梅(右手残疾,被关押在老残队),在他们的残酷迫害中,刘梅长期高烧不给治,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经常咳血。之后,他们不仅不给“保外就医”,反而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将刘梅关进医院单独小屋迫害一年多,二零零五年七月又将刘梅关进“严管号”里迫害,至今已经两年了。

“严管号”也叫“蹲小号”,屋子矮小,没有窗户,人在里边只能蹲着,或躺在地上,直不起身来。对刑事犯人,“蹲小号”不得超过半个月,因为时间再长人就残废了。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严管号”是恶党用来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迫害手段更加残忍,令人发指,法轮功学员生死不被人知。

“严管号”里还有一个稍大一点的房间,是专门关押传染病犯人的,但也没有窗户。除了刘梅,还有十多个肺结核刑事犯病人就被关押在这里。法轮功学员黄新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后,精神完全失常,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现被关押在医院的疯傻队里,每天被强行服药、夹控,人格污辱等。

娄艳被迫害致下肢瘫痪

娄艳被关押在老残队。二零零三年底娄艳因为不“转化”而被绑到“死人床”酷刑折磨(因篇幅所限,迫害过程类同暂时省略),时间长达几个月。最后娄艳马上要断气的时候才通知家属将娄艳拉回家。回家后,娄艳又神奇般的活过来。监狱的邪恶党徒得此消息再次抓回监狱迫害,并将娄艳关进“严管号”里,用令人发指的手段摧残娄艳。知情者透露,娄艳被摧残的手段和过程让人撕心裂肺,惨不忍睹。娄艳被抬出“严管号”时,人瘦得象骷髅,奄奄一息。抬回到老残队后,恶警邱颖和陈晓波对娄艳继续迫害。老残队的犯人透露,二零零六年,陈晓波指使恶人王燕等人摧残娄艳,娄艳下肢瘫痪,他们不让娄艳坐轮椅,让娄艳在地上爬着上厕所,爬慢了就拳打脚踢,娄艳跟他们讲理,他们就对娄艳进行暴力摧残。娄艳被绑到床上,胶带封住嘴,他们死掐着娄艳的脖子,直到娄艳快要昏死过去,多亏好人相助,娄艳才得生还。娄艳至今仍在被迫害之中。

韩学军被摧残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底法轮功学员韩学军被押在第五监区。流氓恶警于成水,贾迎春指使犯人侯绪红、任光磊对韩学军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贾迎春迫害韩学军和其他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用针扎法轮功学员的乳房、乳头和手指缝儿;用香烟头火烧法轮功学员的手心、手背和身体其他部位;用饮料瓶嘴去捅法轮功学员的阴部;往法轮功学员嘴里灌尿、灌盐水;让法轮功学员穿着单衣服冬天在雪地里蹲着;冬天往法轮功学员从头到脚浇冷水;更残忍的是,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后,装进纸壳箱子里,把箱子上面掏个窟窿,把法轮功学员的脑袋从箱子拽出来,将身体的其它部份用胶带封到纸箱里面,在冬天里扔到冰冷的库房里冷冻。同时停止饭水,时间长达一个多星期(此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致残,后被保外就医)。最后的手段是,召开犯人批斗大会,强迫犯人都写攻击大法、污辱大法师父与法轮功学员的批判稿,内容由他和于成水等拟定。犯人不写,便以不给减刑、加罚劳役,甚至电棍电刑处之。

法轮功学员韩学军被迫害致残后,被转押老残队迫害。二零零四年初,韩学军因抗议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与迫害而被强行抬进“魔窟”(医院),以“强食”为名将韩学军绑到“死人床”上进行残酷迫害(迫害方式与手段基本类同),时间长达半年多,直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韩学军被摧残的精神失常。抬出医院时,韩学军下肢瘫痪,身体骨瘦如柴,仅剩几十斤。(二零零五年韩学军终于走出了这个人间地狱)。

刘延俊被迫害致仅剩六十斤

二零零四年五月,被迫害致残、保外在家的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被邪恶党徒再次抓回监狱迫害。刘延俊因抗议恶党的绑架而遭暴力摧残被打的下肢不灵、嗓子化脓、滴水不进。贾迎春又以“强食”为名强行将刘延俊抬进医院。刘延俊被抬进医院后,扔在走廊的地砖上躺着,后被绑到“死人床”。贾迎春令任光磊不准给刘延俊换衣服,不给垫纸(因刘延俊正来月经),也不准给接尿接屎,给刘延俊灌盐水,把刘延俊吐出来的东西反复倒进刘延俊的嘴里,强行给刘延俊扎针、灌药。给刘延俊扎针的犯人刘思娟是普通刑事犯人,不懂得扎针,一次要扎十几针,找不到血管。刘延俊手脚都被扎烂了,手脚肿的象馒头。在医院,刘延俊被迫害了几个月。刘延俊含着眼泪给任光磊讲大法的真相,告诉她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劝她不要再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任光磊却说:“我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可是没办法,这里什么事都与法轮功挂钩。老贾(贾迎春)想当科长,我想减刑早回家。再说,我们是犯人,政府逼我们干的事,谁还敢不干?老贾那儿我已递给她二千元钱,她答应我办事,说就看这次了(指迫害刘延俊),我要不听她的,二千元钱不就白扔了吗?”

刘延俊被摧残的一直呕吐不止,塑料管从鼻孔往胃里下,连下了三天才插进去,是该院院长王妮娜亲自对刘延俊进行这一酷刑折磨,刘延俊的鼻孔被插破,头发被揪掉,打进去的玉米粥水从嘴里往外呕,打进去的药也不起任何作用。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刘延俊生命垂危,家属接见后强烈要求“保外治疗”,而监狱和监管局的邪恶党徒却说,刘延俊不“转化”,死也不能给“保外”。眼看着刘延俊已经奄奄一息,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仅剩有六十斤,瘦的已经脱了相。家属提出“外诊”,魔头王妮娜仍说刘延俊没有病,不给开“外诊”转诊。眼看恶党又要草菅人命,这时,刘延俊被迫害的事实上了明慧网,将他们残酷暴行在网上给曝了光。恶党见真相已败露,才对刘延俊稍有放手。刘延俊因此而得以生还。但他们始终没有停止对刘延俊的迫害,直到出监,刘延俊仍呕吐不止。

杨春玲胳膊被拧断,两腿不能动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辽阳法轮功学员杨春玲被非法判刑,关押在老残队。入监当天晚上,恶警丛卓指使犯人赵艳(盘锦人,已出监)、张宁等人将杨春玲绑到床上殴打。杨春玲发出惨叫,他们就用胶带封住杨春玲的嘴,杨春玲不听从邪恶的一切命令、指使,他们就疯狂的殴打杨春玲,杨春玲胳膊被拧断,两腿打的不能动弹。第二天,恶警徐忠华、丛卓、张颖等人将杨春玲拉到沈阳七三九医院接肢。医院要八千元钱的治疗费,丛卓打电话向杨春玲的家人要钱,家人无力支付。因为杨春玲的丈夫和婆婆也同时被邪党非法判刑入监。丛卓气急败坏,当即将杨春玲拉了回去,还说,“不拿钱就不接”。丛卓令四个犯人夹控杨春玲,不让睡觉,犯人两班轮流看着杨春玲,不让杨春玲闭眼,闭眼就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送杨春玲上厕所,不准任何犯人与杨春玲讲话,杨春玲白天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四人轮班看守,并以各种手段摧残杨春玲,杨春玲近况不知。

李凤美被剥光衣服吊铐

二零零七年元月二日,熊岳法轮功学员李凤美被非法关押在该监狱第十大队。入监当天晚上,流氓恶警孙岩指使恶人陈凤云、肖金欣、李平三人十点多钟时将李凤美从被窝里拖出来,关到监舍楼内的储藏室里,将李凤美两手吊绑在铁架子上进行残酷殴打。流氓恶警孙岩用电棍长时间电击李凤美数次,李凤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楼里的犯人都听到了。孙岩令陈凤云等人用胶带将李凤美嘴封住,李凤美反抗,陈凤云等人就对李凤美疯狂的暴力摧残,李凤美遍体都是电击和殴打的伤痕,胳膊(右臂)被拧断,两腿被打瘫,李凤云几次昏死过去。第二天,犯人们痛骂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骂共产党屠杀百姓的罪行,压力下,恶警于成水、陈海新等将李凤美拉到沈阳七三九医院接肢。回来后的当天晚上,李凤美仍被关进储藏室,恶警于成水、陈海新指使陈凤云、孙笑丹等人继续摧残李凤美,将李凤美的衣服扒光,将李凤美吊铐,用极其流氓的手段摧残、污辱李凤美,李凤美反抗,陈凤云和孙笑丹就再一次将李凤美的右臂拧断,至今没有再接肢,李凤美的右臂已残疾,同时剥夺李凤美的一切活命权。从元月二日至三月中旬,李凤美被酷刑折磨两个多月,接着又将李凤美转移到车间的库房里迫害。李凤美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据了解,至今李凤美仍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之中,生命危急。

王佩荣、邵长华、宋霞遭受的迫害

同被关押在十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王佩荣、邵长华、宋霞在李凤美入监前也遭受着同样的迫害。

鞍山法轮功学员王佩荣,今年七十多岁。二零零六年三月,因不听从邪恶的命令、指使而被恶警于成水、陈海新令犯人扒掉棉衣,在三九天众目睽睽之下在外面蹲着冷冻一天,而后令犯人将王佩荣拖进厕所向身上泼冷水。王佩荣决不向邪恶低头,于成水、陈海新就将王佩荣两手吊铐,有电棍长时间电击,同时剥夺王佩荣的一切活命权。王佩荣在酷刑折磨中,两手被吊铐上刑半个月。王佩荣被迫害致残:两臂麻木不灵,肾脏被打坏。

丹东法轮功学员邵长华因不“转化”,多次被恶警于成水、陈海新、刘颖酷刑折磨。恶人蒋怡、刘晓艳在他们的指使下,将邵长华关进监舍楼内的电话室里,扒光衣服进行摧残、侮辱,用电棍长时间反复电击直到昏死过去。在邵长华神志不清的时候,让邵长华在“三书”上签字。邵长华清醒之后,抗议他们的流氓、邪恶行为,宣布“三书”作废。于成水、陈海新和刘颖用更加残酷的手段迫害邵长华,将邵长华的衣服扒光冷冻一个星期,同时还有电棍电击和暴力摧残。二零零五年冬天,邵长华被摧残的神志不清,昏迷不醒一个星期。邵长华全身被电棍电击和暴力摧残的伤痕一茬又一茬,昏死了一次又一次,下肢麻木不灵,至今仍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中。

抚顺大法学业宋霞因无法忍受以上的酷刑折磨而被迫将自己的血管割破,以死抗议邪党的迫害,幸亏好人相助,宋霞得以生还。二零零七年三月中旬,于成水、陈海新将李凤美转移到车间库房后,又将宋霞从车间库房转移到监舍,声称给宋霞“洗脑”。恶党“洗脑”使用的残忍手段,犯人无人不知,因此她们的生命仍在危急之中。

恶警贾迎春恶行

恶警贾迎春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刑事犯人家属钱财,到医院来的五大队的犯人都说这事儿。其中有一个吉林省、大安市在这里服刑的犯人叫李秀玲,她说,贾迎春曾背着她,以减刑为名向她家属一次性索要一万多元。她非常生气的说:“中国的警察还赶不上过去的土匪和现在的黑社会。”(此人二零零五年已出监)。

贾迎春是这个监狱的原副狱长白静坤一手树立起来的迫害法轮功的打手。贾迎春多年想升职,但始终是个小队长。靠钱,他没有,出卖肉体自己还有传染病。迫害法轮功一不花钱,二不卖身,三不追责任,对于丧失做人的道德的贾迎春来讲无疑是难得的机会。于是,贾迎春对法轮功学员开始大打出手,而且自报奋勇。二零零六年底,贾迎春以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了恶党奖给他的一个副科长的职位。

鞍山法轮功学员张光媛是贾迎春迫害致病残的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之一。二零零二年底,张光媛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五大队。恶警于成水、石志红指使犯人残酷殴打张光媛。贾迎春令犯人侯绪红等人扒光张光媛的衣服,将张光媛绑到凳子上凌辱,同时暴力摧残张光媛。但贾迎春的流氓与残忍丝毫没有动摇张光媛坚修大法的心。

二零零三年七月,张光媛继续揭露恶党与流氓恶警的丑恶,抗议恶党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再次遭到于成水、吴燕、贾迎春的残酷迫害。他们将张光媛强行抬进医院,两臂吊绑在“死人床”上,时间长达五十多天(迫害过程中手段类同之处暂略),张光媛受尽酷刑折磨,血压升至二百多,心脏病突发昏死多次。五十多天后,张光媛被放回车间,于成水、贾迎春、吴燕强迫张光媛在四肢麻木不灵、血压仍在二百多、心脏病经常发作、身体极度虚弱的状态下每天干十六、七个小时的劳役。张光媛多次昏倒在车间,被犯人抬到医院来抢救。五大队解体后,张光媛被转二大队,仍在贾迎春的魔爪之下。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恶党屠杀中国人民的黑窝

这只是在恶党严密封锁下我们能够知道的一点点。辽宁省女子监狱只是中国监狱、劳教所的一个缩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是恶党践踏人权,屠杀中国人民的黑窝之一。而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都得到中共恶党的“重用”。陈海新被调到狱政处,任“六一零”头目;原“六一零”头目徐敏被提升为副狱长;贾迎春被提升为副科长;八大队的左晓艳被提升为八大队的监区长;原监狱长被拨到省局;原副狱长白静坤巨额贪污、受贿被数人控告,在辽宁省监管局邪恶党徒的庇护下,以工作调转为名转到“男监”,至今逍遥法外;该监狱五大队,因干警严重敲诈勒索犯人家属钱财,克扣犯人,贪污受贿,强迫犯人高价购买恶警推销商品,暴力摧残犯人等被数人控告,为掩盖其罪行,五大队被迫解体。这就是中国的“标准化监狱”!

目前中共恶党又为迫害法轮功,镇压人民找到新的借口:“迎奥运,稳定压倒一切。”对法轮功更加疯狂的打击迫害。最近获悉:辽宁省女子监狱成立了迫害法轮功“集中营”,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第四大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后转进来的,而且人员成份复杂。“犹大”刘淑芬一直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集中营”的主要负责人由邪恶党徒徐敏(副狱长)担任,参与恶警有陈海新等,其他参与者及人数不详。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处在十分危急之中。

这一切血腥的镇压和残酷的暴行都是中共恶党在“目前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下所干的。我们剥开它的皮,是让世界人民看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不要被它们的欺世谎言再次欺骗,理解中国人民的处境和在恶党屠刀下遭受的苦难,协同法轮功学员一起清除中共邪党这个屠杀中国人民的恶魔,找回中华民族历史的光辉!找回中国人民的幸福与安宁!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吧,一切正义、善良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