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的欣欣为何走进监狱的大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农历五月二十六日,九岁的欣欣和他的姐姐从莱芜赶到泰安,走进监狱的大门,去看望他们的父亲——一个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的人。

欣欣的父亲叫王子等,三年前在下午接上幼儿园的欣欣回家的路上,遭到中共国安特务的野蛮绑架。国安特务不理睬连惊带吓无助的哇哇大哭的孩子,把他的父亲非法投入莱芜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经过十个月的摧残折磨后,莱芜市政法委和六一零操控莱芜市伪法院将王子等非法判刑七年,关进泰安监狱,迄今已经过去两个多年头了。

王子等,四十多岁,家住官寺小区,是一位有些儒雅气质的个体工商业主,尤其是学炼法轮功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时时处处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在生意上公平交易,让利于大众。一个小录音机的电源别人卖十八元,而他只卖八元,其中只有两元钱的毛利。因为炼了法轮功,王子等拾金不昧的事情也多次发生,最值得提的一次是一九九八年,一个客户在他的摊位上转了半天没买东西却把一个鼓鼓囊囊的手提包落在了他的摊位上,王子等发现后帮助其保管,等客户急急火火的回来找的时候,确认无误后毫无条件的还给人家,而客户包里有二十多万现金,另外还有十多万元的票据凭证和手机一部,面对客户情愿拿出的两万元谢金,也被王子等婉言谢绝了,只因为他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人。

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好人,工商局十分认可的文明经商户,却被中共迫害的失去经营的权利,反而被中共恶党的不法机构和恶人非法关押在监狱中承受折磨。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非法打压法轮功以来,王子等一家多次遭到残酷迫害。王子等和妻子在官寺商场经营的小百货生意被迫停业,一家人失去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欣欣两周岁生日那天,王子等一家四口和欣欣的叔叔王子科一家凑在一起给孩子过生日,官寺派出所不法警察破门而入,田玉刚、邵立勇等十余个恶警将在场人员悉数绑架,就连两个两岁多的孩子,欣欣和他叔叔两岁多的孩子王淑杰,也被一起抓进莱芜拘留所。

欣欣每天抓着拘留所的铁棱子无助的哭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小淑杰因为在过程中饱受惊吓,在接下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不幸夭折。

欣欣的父母从此以后流离失所。欣欣的姐姐在刚刚满十六岁的时候被六一零非法劳教两年,在济南浆水劳教所遭受了无尽的精神折磨和超强度奴役迫害。

谁不想有个平稳的生活!也为了孩子的上学,王子等和妻子回到家中,可是不到半年的时间,二零零四年八月五日就发生了王子等在接欣欣回家的路上被特务跟踪绑架的野蛮暴力事件。

王子等被非法投入看守所后,经历了无数次的洗脑迫害,甚至恶警将王子等扒光衣服,找来妓女对王子等进行侮辱,王子等面对流氓行径用绝食这种没有办法的办法维护生命的尊严、维护自己自由信仰的权利,却遭到恶警更加野蛮的灌食摧残迫害,王子等在莱芜看守所曾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在莱芜市政法委和六一零操控下,王子等在看守所被摧残十个月后,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莱芜伪法院给当事人下达了口头判决,将王子等非法判刑七年,随后非法关押在泰安监狱。

欣欣的妈妈也被迫害的流离失所,莱芜六一零恶人甚至悬赏八万元给泰安监狱,要求泰安监狱不法人员扣留看望王子等的欣欣的妈妈。欣欣和姐姐为了妈妈的安全考虑,不得已只有姐弟俩人结伴看望被非法关在监狱中的父亲。

那天欣欣和姐姐去狱中探望父亲,做父亲的没有忘记那天是欣欣九周岁的生日(按阴历计算),嘱托姐姐照顾好弟弟。

欣欣的父亲在不尽的洗脑迫害和肉体折磨下,一直坚守自己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维护法轮功的尊严和心灵的自由,姐弟俩很佩服他们的父亲:“俺爸爸真的很伟大!”同时告诉他们的父亲:“这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