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中的神迹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我是华中地区某市一老年大法弟子,修大法近十年了。我这次投稿的基点很明确,就是要歌颂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洪扬大法。没有师父,我自己什么也不是。

遇大法 返真性

我出生在四十年代,由于父母突然不在了,成了孤儿。我曾被下放到农村,吃了许多苦头。在人中能说会做的我,总是不甘心自己的命运,总觉的活的挺累的。我在寻找一种能让我摆脱人间烦恼的出路。一九九六年,我在一古城做客。我的亲家在炼法轮功,她向我洪法,我不假思索的就跟她要书看,人生观发生了改变,我心里一直说: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开始修炼了,在大法中不断的净化着自己的身心。

我从得法时就很注重学法。在修大法的近十年里,我平均每年看《转法轮》一百多遍。有时是一天看一遍,多数时候能两天看完一遍。我越看越想看,真是爱不释手的。我现在每天一般只睡三、四个钟头,精神状态很好。这本身就是大法的威力与师父的威德。

我处在一个周围四、五个乡镇,几乎没有一个敢公开在迫害的环境中修炼的这样一种环境下,我自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基本上没受多大的损失。即使有了麻烦,每次都是用师尊教我们的法,将这些坏事变成了好事,或是有惊无险的。

有理有据追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我们几个同修晚上发资料,恶警抓了三个人,我当时正念走脱。第二天,邪恶强行抄家,把我抓到派出所。他们非法审讯我时,我理直气壮的说:你们随便抓人是犯法的,是侵犯人权,是执法犯法。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告你们,讨回公道。他们将我关了一个多月之后,将我放了。

我回家调整自己几天后,就写材料到市公安局反映情况。我在信中说出他们的犯罪事实:无理罚款,并且收钱不开发票;男警察将女同胞打的大小便失禁;一个男同修被他们打的象打鼓皮一样响。

我的信寄出不到一星期,我就收到了公安局的回信:要我将派出所对我的非法罚款追回。我向公安局追要罚款一事在当地引起轰动,很多人纷纷问我儿子:你家里有什么后台?我儿子不修炼,他就说:我家没后台,但我妈挺厉害,别人玩不着她的门。儿子回家讲给我听后,我对儿子说:咱们家有后台,师父就是后台,是我师父帮我们要的啊!一个月后,我如数得到了我被罚的钱,同时,将我儿媳开馆时,被镇里赊吃的那笔款也要回了。

从此以后,我一直将师父的法像挂在我家中堂,每年过年,我都贴大法对联,同修之间的交流等,邪恶没敢找我岔子。

物归原主功在师

由于我在屋里悬挂师父法像、大法真相对联等,引起当地邪党政法委书记的强烈不满。今年她多次上门对我说,我屋内大法的东西太多,要我收起来。我正面向她洪法,我说我是洪扬佛法,让世人修“真善忍”,这没啥不好的。我说,经过我家的许多人都说:你们师父又年轻又正派,真是了不起,这些法轮图也很美。她看我没配合她。八月十二日,操纵派出所近十人,到我家拿走了我的真相资料、大法书、师父法像和法轮图。

魔乱发生之后,我一边向内找自己,一边一个人在家连续发正念二天二夜。第三天早晨,喜鹊在对我叫,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去派出所要回我的东西。于是,我就一直发正念到派出所。那天上午,各个办公室都有人在上班,我问所长在不在,警察告诉我说他出差了,叫我下午再来找所长。我意外的发现了我的东西还原封不动的在一个办公室放着。

我又一路发正念回家,一直不停的发到了二点多钟,我再次到派出所。但这次每个办公室的门都关着,唯独放我大法东西的那个办公室是开着的,并且室内无人。我就堂堂正正的拿了我的那一大包东西,朝派出所门外走,心里求师父加持,不让任何人看见我。

就这样,在门外办证大厅还有几个人的情况下,我顺利的走出了派出所,我的大法宝物又从新回到了我身边。这全是师父的功德啊!我只出了一个人。

大法圆容我家

儿子和儿媳一直不和,儿子曾一度交了一个网友,便打算与儿媳离婚。我知道情况后,多次劝儿子不能赶新潮。我告诉他不能丢下自己的糟糠之妻。儿子的爸已不在了,儿子不太听我的话,他鬼迷心窍闹离婚。把我儿媳弄的十分伤心。

有一次他们在闹离婚时,我劝不了儿子,我就直接对儿媳说:他要离婚,好,你同意跟他离,你就请我当律师,我会将他的老底揭穿。他只不过有一份固定工作而已,他嫌你忠厚老实,没有工作,这难道是离婚的理由吗?我一番话,将儿子说的无话可说了。从此以后他们二人不谈离婚之事,平平静静的生活了。一个快崩溃的家庭被我挽回了。我也好安心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这都是大法在圆容我的家。

老太太初学打印出神迹

由于我地资料短缺,外地同修给了我一台惠普一体机。我突破倚老卖老,不想钻技术的观念,开始用同修拿来的模本复印资料。一般说来,一个墨盒只能印四千张A4纸,而且只占辐射面的四分之一。同修也说,墨盒可能不会用很长。我却发了一正念:这个墨盒将陪我到法正人间。果然,这个墨盒出了奇迹。我印了近七千张纸,它现在仍然很好用,好象比以前印的效果还好。更为奇怪的是,由于我是外行,我连胶带都没取,我用它运转时,它居然打出了清晰的测试纸图象。

还有一次,同修认为我的墨盒可能不能再工作了,他说了这话之后,机器果然不转了。同修就认为墨盒真的不行了,他就走了。当他刚一出门,墨盒又打出了清晰的资料,并一直工作到现在。

同修们,我之所以能在邪恶的环境中修到今天,并多次出奇迹,一点一滴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万劫难遇的机缘,好好修好自身才能成就未来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