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促“三退”是早日结束迫害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就“三退”的重要意义,谈谈自己的认识,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

一、依法理清思路

为什么传“九评”促“三退”?一是在讲真相过程中遇到了党文化的思想障碍需要清理;二是师尊不再给恶党机会了,需要人人表态,从而认同大法脱离恶党得以救度。因此,传“九评”促“三退”就成了讲真相过程中的“先头部队”了,但不完全是这样,其意义远非如此,因为神要做一件事情其意义是多方面的。

1、讲“三退”是解体恶党、停止迫害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目前众神都在全力的清除旧势力和解体恶党的一切因素,表现在人类这层空间,就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发正念和讲真相都是在清除邪恶因素,这些都很重要,但不要忽视了讲“三退”。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早已开示了我们,“退党人数持续的增加就是邪党的解体过程。”中共恶党是由六千多万党徒分子组成的,再加上上亿的团、队员,更加强了这个邪恶的场,那么我们劝退一个不就解体了邪恶的一份子吗?相应的正的场也增加了一份,劝退到一定的数量后,那恶党必垮,“解体这恶党不是在制止迫害中国人和法轮功的最好的办法吗?”(《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恶党既然是被销毁解体的对象,那它就不配给法轮功有什么说法,所以对这个恶党不能抱有任何想法,只有义无反顾的解体它,才能从根本上结束这场迫害。明白法理是我们做好“三退”的正念来源和内在动力。

2、先“三退”,易于使人接受真相。

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是这样解答的:“师:去掉邪恶所授印记是必要的。声明退出虽然是个形式,但是如果人能够出来声明,就说他能走出这一步来,通过这件事人心也在变,那么人身体里的那些个毒素就会被清理掉。有人说我不用写、我心里头退了,还真不一定能达到清理身体内的毒害因素。神也在看人是不是坚定,因为人思想念头的起因很复杂,所以人的行为才是人的最准确表示。”

我个人理解,师尊讲的“那些个毒素”是不是党文化的毒素呢?如果这个人“三退”后,其党文化的毒素被清理后,那么是不是“思想障碍”被清理了,随之真相也易于接受了,同时又有正的生命管他了,有的化险为夷生命保住了(其影响力又使其他很多人明白了真相)。这样既“三退”了又明白真相认同了大法。也就是说要逆向思维先“三退”(当然不排斥同时讲大法真相),这样就会得到师父的加持和相助(毒素被清理),比起先讲真相后“三退”要容易些。这是我的体悟(在其它场合不一定适用)。

有一次一位女青年坐我的三轮出租车,我先把她的少先队给劝退后又讲了法轮功真相,她听后惊叫起来,经我耐心讲真相后,这位女青年态度缓和了,临走还打了招呼。而有一位外地男青年下车后,我同时跟他讲了“三退”和法轮功真相后,他付完钱一声没吭就走了。通过对法的理解和实践体悟,利用我当三轮车夫的便利条件,通常是一对一的开门见山就讲“三退”,有时间的话再讲真相,时间来不及的先“三退”了再说,这样其“毒素”有一个清理过程,日后再遇到大法真相后就容易接受了。

先“三退”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避免了在他(她)一时接受不了法轮功真相的情形下阻碍了我们对其劝“三退”,所以先“三退”了再说。(如果不属于“三退”的对象那就直接讲真相好了)在我劝“三退”的人数中,有一半开始还不知道“三退”是什么,但绝大多数都很容易的被劝退了,(因为人有明白的那一面或对恶党的反感)虽然他们当时还不知道“三退”与法轮功真相的关系,但日后他们一定会询问这是为什么,随着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及“三退”与法轮功真相的信息传播扩大,他们一定会很快明白真相的。

我失业后一直想找一个能够自由支配时间的工作,既能做好“三件事”,又能照顾住生活,后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当起了三轮车夫,三个月来,在师父的呵护和安排下,我已经“三退”了一千余人,其中有复员军人、公务员、公安人员、大中专小学生、研究生、教师讲师,多是外地人,还有少数民族西藏姑娘。在讲“三退”真相中怎样做到安全又有效,根本上靠的是正念正行,具体怎样做要靠自己用心摸索了。

当然不能讲太高,例如在解答为什么“三退”就能保命的道理时,你不能说抹去兽印了就保命了,这样他(她)看不见也理解不了,我是这样说的:你是它(邪党)的一份子,它灭你就得跟着遭殃;你退了,你宣的誓说的那些“为它献出生命”的话就作废了,它灭就跟你没关系了。同时要一股脑的把所有的疑问都主动的解答完,最后你再问他(她)同意不同意,就容易接受了。有时我做的也不好,但只要你用心努力的去做,师父就会给你智慧。

二、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是解体恶党停止迫害的主力。

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正与邪交战的主战场在中国,那么解体恶党停止迫害、救度可贵的中国人的主要责任,义不容辞的应由大陆大法弟子来承担。那么作为中国大陆的每一个大法弟子,不得拿出自己最好的办法去圆容师尊的选择吗?而不是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去做,更不是用各种人心挡着不敢做、不去做。

我想提醒国内同修共同思考一个问题:截止到目前两年多的时间里,总共才“三退”了两千三百万人,其中党员恐怕只占一小部份。假如国内精進的大法弟子有一千万,其中有一半能站出来面对面讲“三退”,每天只劝退一个,那就是五百万,再保守点儿算,二百五十万行不行?一百万行不行?按最低算,一个月就能“三退”三千万,再加上海外同修的努力,半年至少能“三退”两亿人,那恶党不早就垮了。可是我们每天“三退”平均不到四万人,这是多大的差距啊!国内的同修啊,我们真的要想一想,我们每天“三退”了多少人?自己做的如何?因为我们才是主力呀!不要以为真相“九评”资料发出去了,就万事大吉了,人家就会主动“退”了,不是这样的。

那么我们主动的面对面讲“三退”,帮助大陆民众找到退党的渠道,不就是在破除邪恶的干扰和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

三、面对面讲“三退”是正法進程对我们提出的更高要求

当今的中国几乎是全民入中共邪教,那么多中国人还没有“三退”下来怎么办?那些没做好的学员还有机会弥补吗?师父慈悲啊!如果不是为了更多的众生得救;不想拉下一个弟子,用不了一天就把恶党解体了,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一再延长时间,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救度更多的众生,从而整体锻炼成熟成就我们各自的果位吗?师父在为我们做着一切,而我们没有一样是给师父做的,所以只有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能对得起自己,不给留下任何遗憾。

其实正法走到今天,邪恶已经邪不起来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是邪恶怕我们!如果有怕心就会有假相,使你继续怕,让你总也走不出来好让你失去机缘,如果我们把怕心去掉;把害怕“搞政治”的心去掉,在面对面讲“三退”的实践中逐渐的把各种人心去掉,你就会越做越好,走出自己的路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有个愿望而已,而这个愿望只有在纯净的心态下才能得到师父的加持和帮助,所以师父才要求我们要多学法。而只有多学法、证实法,师父才会把我们的各种人心在另外空间的物质去掉,不断的去学,不断的去做,境界就不断的升华。那些有依靠外力甚至依赖常人来结束迫害的人心,只能让邪恶钻空子,徘徊不前;而只在家静心学法只想得到好处的决不会升华,只能是邪悟,再不走出来就会失去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