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幸遇大法 感谢恩师看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是98年秋末喜得大法的,记的当我第一次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如果人人都按这本书上写的去做,这个社会该多好哇!从那时起,我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来。那时除了侍奉瘫痪在床的老母,剩余的时间全都用在学法上。我家是炼功点,每天早上炼功,中午学法。农闲时整个下午学法。我们的村子大,分三个炼功点。那时,我对本村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比较重视,隔三差五的领着三个点上的学员到得法早、法理上认识清楚的某某村去切磋,因为自己得法晚、悟性差,法理上认识不清,表达能力也很差,但就是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从不动摇。

“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第六讲〉)

九九年铺天盖地的打压,使那些怕心重、执著心大的学员,从此不敢再学了,尤其年青的将近十个放弃了修炼,我家炼功点上,也有的不敢来了,有的参加了扭秧歌,跳舞,有的入了别的教,有的为了证明自己不修炼了,又出现在赌场上。我看到后很痛心,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被打压?我茫然,不知所措。难道我错了?但真善忍是人的本性呀!做人就应该以真善忍为标准,按真善忍做是决对没错的。我想到:现在的社会整个都是推崇“假恶斗”,人类简直无道德可言,什么贪污受贿,卖淫嫖娼、吸毒贩毒,骗钱赌博,买官卖官,阴阳反背,甚至杀了人就可以拿钱买命,社会上乌七八糟,人人为近敌,越想越觉的自己的选择一点错没有。既然大法是正的,我就一定坚修到底,就是全村只剩下我一个,我也要坚持下去。同修们都不来了,我也不想去听街上不明真相的常人对大法的非议,还耽误自己宝贵的学法时间。于是我便整天看书学法,为以后正法修炼打下了较坚实的基础。

有部份同修,虽然迫于压力当时没坚持到我家来学法炼功,但每天都在家偷偷学、炼。形势稍宽松一些,又陆陆续续来了,大家一起学法、切磋,一致认为自己所选择的修炼路决对没错,一定要坚持下去,形势越来越紧张,随着打压的逐渐升级,帽子越扣越大,但我们坚信我们就是对的,我们就要走这条艰辛的修炼路,无论千难万险,永不离开大法。

二零零一年农历四月初六,我村大法弟子一行七人纷纷走出家门,走上了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的路。由于目地不纯,带着怕心,在回家的路上被劫持到驻京办,把我们铐在暖气管上,当天夜间被拉回县公安局拘留所。家里知道后,象天塌了一样,丈夫、儿子一向胆小怕事,心地善良,哪经过这个阵势?第二天,丈夫、儿子、女儿女婿都到拘留所,劝我写不修炼保证,托关系拿点钱回去和他们好好过日子,我想:什么事都好说,唯独这保证书可千万不能写,无论谁说什么,我决意不写,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最后女儿流着泪跪在我的面前说:“妈,你要不写我给你跪下了,你什么时候不写,我什么时候不起来!”我没料到女儿会来这一招,当时觉的剜心透骨的难受,眼泪刷刷的淌下来,丈夫见女儿给我跪下了,动了他的心,照我左脸上“啪”狠狠一下了,当时觉的好象半边脸和嘴都肿起来了,脸上火辣辣的,丈夫还窜着要打我,被屋里人拦住。我知道是把丈夫气坏了,他才伸手打我的,因为他脾气一向很好,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打我的,我对女儿说:“你就是跪到天黑,跪到明天早晨,我也绝不会写的,我写了就不活了,就立时碰死在这里,我说到做到!”女儿跪着左右开弓打自己的脸,当时我的心象刀绞一般,但心丝毫没有改变,就是不写。我丈夫见女儿自己打自己,又蹿到我面前,伸手向我打来,屋里乱作一团,邪恶趁机又给我做工作,你一言我一语的劝我,猛然“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八个字跃入我的脑海,我的心一亮,想到我给他们废话干什么呀,我就不写,它们就没辙,于是止住眼泪,无论谁再说什么就是一声不吭,而且不但不哭了,还面带微笑,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的一言不发,这样僵持了一会儿,邪恶见这招起不了作用,所长说:“你回去吧。”一场正邪较量结束了,邪恶没了招,只好败下阵来。由此事使我悟到:在我们过关时,无论表面上魔难多大,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我们就能走过来,最难过的时候,只要咬咬牙坚持下来,就会真正体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涵义。

从农历四月初七开始,对我们几个单独审问,审完一个隔离一个,在初八晚上轮到了我,晚上八点多,邪恶将我叫到公安局大楼里,屋里好几个人审问我,那时候“再发正念”刚刚下来,我只知道对着邪恶默念正法口诀。开始公安局副局长、政保股长等好几个人审我,十二点以后就都睡觉去了,只剩下一个人,到初九早晨四点多,屋里四个人都睡着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闯出魔窟,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

由于我的流离失所,给家人带来巨大的压力,恶人三天两头来家里骚扰,并威胁家人,女儿也受到牵连,不叫上班了;瘫痪在床的八旬老母,因整日思念女儿,每天大声呼唤我的名字,盼望女儿回来照料她,真是望眼欲穿,在二零零三年腊月含冤离开了人世,使我活着不能行孝,死后不能为老人送终。我的小孙子才四个多月,儿子、儿媳上班,不能照看,千斤重担压在我丈夫一人身上,每天做饭、洗衣、看孩子,又当男又当女,经常在夜里给小孙子做棉衣,一个男人连顶针也不会戴,扎的右手中指象火炉烤似的。小棉裤还好做,小棉袄絮成后,不知如何翻过去,跑了近二十里路向我娘家嫂子讨教,回来才翻过来做好,由于我不在家,那时丈夫得挡着家里的一切事,脱不开身去打工,(当时没退休,还总借钱花,有苦没处诉,血压也高了,心脏病经常犯。由于我的走脱,乡政府把儿媳陪嫁的摩托车强行推走,当时,由于家人不明真相,儿子媳妇、丈夫把这一切罪过都记在我的头上,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六,小俩口闹气,儿媳不知去向,儿子不去找,我丈夫到处打听,找了一天,回来后别人家欢天喜地准备过年,而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丈夫手里又没钱。那年过年菜价猛涨,我丈夫一边赶集买菜一边哭,那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哪!我八个多月没進家,也没给家里联系过,当我第一次在常人的朋友家见到丈夫时,他面色又黄又瘦,见到我一脸的怒气,丈夫当着我的面骂,当时我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对丈夫说:“你别这样,这样对你不好,我知道你很难,求求你别骂师父骂大法了。”不料他为了一时发泄怨气,竟骂的更厉害了,过了没几天,丈夫在大街上的台阶上站着,脚蹬错了台阶,摔倒在台阶上,不仅摔伤了腰,他用手一撑身体;把右手也戳伤了,多少日子手肿的象馒头似的,干不了活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偷偷回家苦口婆心的劝他学法炼功,可他把手向我面前一伸对我说:“你给我看好了手我就学。”我说:“我给你看好手?我能左右了你的命运吗?”听了此话,丈夫一声没吭,他心里知道是自己由于骂师骂法而遭了报应。从此以后,再也不敢骂了,有时心里有怨气,就对我说:“我也不恨你们老师,我也不恨大法,我就是恨你!”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帮了我的忙,替我警醒了丈夫,使他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威,再也不敢造业了。

对于儿媳和儿子,师父也慈悲的点化他们,当我孙子一岁多,刚学会说话时,有一次我回家,临走时我对孙子说:“××,来让我抱抱。”我的孙子见到我,出乎意外的叫了声“奶奶”,当时我的儿子、儿媳都惊呆了,夫妻俩相互对视了好一会儿,感到万分惊讶。(当时因红色恐怖,我回家都是晚上回去,早晨天还不亮就出来,孙子很少见到我)儿媳说:“谁也没教过他,他怎么知道叫奶奶呀?而且他特别不爱叫人,他爷爷白天黑夜的看着他,让他叫爷爷,他都不叫,街上小孩拿着好吃的引着他,他都不叫,他怎么知道叫奶奶呢?”(当时儿媳对我学大法不理解,邪恶劫走她的陪嫁摩托车,有怨气,恨我不该学大法,因此根本不教孙子叫奶奶)当时抱着孙子的小女孩也觉的很新奇,赶快跑到另一个屋对她妈妈和我丈夫说了,他们也觉的奇怪,我觉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利用我孙子,给在场的有缘人显现出的奇迹,当时心里特别激动,从内心深处体会出师父的良苦用心。心想:师父这样帮助我,我更得要学好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我一定要对得起恩师为救我的亲人而付出的心血。

我这个人,在修炼中,自我感觉看书慢,记忆力差,悟性低,法理上不清晰,同时嘴笨,表达能力差,但自得法后,认准了这个法,就全身心的扑在了法上,而且不怕吃苦,尤其是自二零零二年做资料及协调工作以来,一直忙于法上的事情,我常想: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师父这么信任我,叫我承担这么重的担子,虽然我没什么能力,但我要尽我的全力。时时处处把握好自己,尤其在花钱方面,同修们无私的慷慨解囊,把钱交到自己手中,决不能瞎花,否则就是在犯罪!平时注意尽量处处把握好自己,在法的指导下,尽量走正自己的修炼路。由于我整天忙于大法的协调、做资料之事,没时间给家人讲真相,家人由于受迫害,而造成对大法对我的不理解,心里又想多回家救救他们,却一直由于时间紧张,不能如愿,是师尊的慈悲,又一次给我丈夫显现出奇迹,使他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威。那是二零零三年春天,有一次回家,给丈夫洗衣服,看见有件秋衣好好的,领子却被扯下来还连着一点,我感到奇怪,便问丈夫:“这秋衣好好的怎么把领子扯下来了呢?是不是不想要它了?”丈夫说:“唉,平白无故的挨了顿揍,这么多日子了,你看打的我肩膀上的血印子,当时还把我的眼底打得出了血。”问其原因,原来是有一次,有三、四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一起喝醉了酒,路过我家门口,其中一个小伙子对另一个说:“你不敢敲这家的门。”另一个小伙子说:“我怎么就不敢敲呢?”说着就当当的敲起门来。我丈夫正在街口站着,见有人敲自家的门,以为有事,一边往家走,一边问:“谁呀?有事吗?”挑起事端的小伙子对敲门的小伙子说:“你敲吧,看人家骂你呢。”因为他们都喝醉了酒,敲门的小伙子信以为真,见我丈夫走到了门跟前,伸手就朝我丈夫打来,我丈夫急了,觉的无缘无故你为什么打我呀?于是两个人对打起来,这时,其他的小伙子也下手一起打我丈夫,我丈夫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怎么能招架得住几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呀,于是不仅被打得眼底出了血,而且肩膀上被打得一块块的血印子。突然我丈夫说:“你说我也奇怪。”我问:“你奇怪什么?”丈夫说:“就是把我打成了这样,我却一点都不觉的痛,我的眼底出了血,在××药房花了两角钱买了袋眼药,上了上就好了。”听了这话,当时只觉的心里涌起一股热浪,立刻悟到这是师父又一次帮助我,使我丈夫亲身体会到大法的超常,我说:“你知道你沾了谁的光吗?”丈夫一时怔住了,过了一会儿说:“沾了你的光呗。”我说:“知道就好,你想啊,我要不是学了大法,别说打成你这样,就是打你一下,两下,你觉的痛不?”丈夫真是心服口服,从心里相信了大法。

接着慈悲的师父又帮我做儿子、儿媳的工作。二零零四年腊月十六,我儿子骑着刚买了九天的新电动车与一辆三轮机动车相撞,三轮车挂着我儿子和电动车走了好一大段路,新电动车被拖烂了,见到此景的人都惊呆了,议论纷纷,说:“完了,这下出大事了。”司机也吓得不知所措,停下后,我儿子从地上爬起来,人们纷纷问:“怎么样了?”我儿子说:“没事儿。”旁边一个摆摊的妇女说:“好家伙,你们家里准有修好的。”我儿子、儿媳也知道是师父保护了自己,确实沾了大法的光,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所以越来越相信大法。我儿子是司机,他说:“我每当开车困了时,车就闹响动,警觉我精神起来,印象最深的一次,记得那天困得不行了,正迷迷糊糊开着车向前走,突然只听“叭”的一声,轮胎爆了(车上坐的另一个人也听到了)于是我慢慢靠边停下车来检查,奇怪的是所有的轮胎都好好的,掀开前面的机器盖,也没事,前后又没过别的车,地上也没轧着什么东西,哪来的声音呢?”他后来才悟到是师父怕他困着开车出事而警觉他的。我儿子回家后,对我说起这件奇事,我说:“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我儿子自从开车以来,车上、身上没离开过大法护身符,现在他们夫妇二人越加相信大法的威力、神奇。

前几天晚上一点多,儿媳醒后想上厕所,刚走到外面,只见东墙壁上一个大法轮,她高兴的忙叫醒我儿子,叫他快看,我儿子也看见一个金色的大圆圈,可亮了。第二天他们跟我学说他们亲眼所见,我说:“你们都是有缘人,这是师父点化你们,叫你们得法呀!”

几年来的神奇经历太多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觉的自己在晚年幸遇大法,自己真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得法后,我象换了个人似的,活得越来越有劲,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法,使我觉的:只有奋力精進,再精進,才能对得起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的付出,师父什么都不要我们的,只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救度世人的心,只要自己在法中精進,师父什么都管,一切顺利,几年来觉的师尊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时刻在呵护着我,现在我的家庭和睦了,修炼环境好了,家中经济条件也好了,丈夫的高血压、心脏病、胃病、腰痛等病也没犯过,而且还住上了新楼房,这是我以前不敢奢想的,我深深感到:作为一个协调人来讲,我做得远远不够,尤其后得法的同修,有的在正法时期,为挽救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做的真令我敬佩不已。自己和人家相比,真是羞愧难当,和有的新学员比自愧不如。现在我县存在的问题还不少,在面对面讲真相上,与邻县比起来,做得很不够。虽然我做了不少协调的事,但是这是师父给我锤炼自己的机会,即便是有点成绩,也是在慈悲的恩师看护下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呀,我决心今后更要再接再厉,努力做好三件事,归正自己,救度世人,堂堂正正的按大法修炼。当我们在法中做的符合大法要求时,我们都会神起来,只有归正自己,环境才会改善,神迹才会不断显现,才能更多的救度世人。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