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史上最热一天的游行(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一日的台北,是台北气象史上最热的一天,气温高达摄氏三十八点六度。在这样应该躲到冷气房或凉荫下的天气里,上千名法轮功学员,依然走到热浪袭人的街头游行两个小时。他们脸上没有一丝浮躁,始终挂着祥和的笑容,为的只想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美好,并制止在中国的迫害。

八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领导人江××下令镇压法轮功,因而造成全中国的迫害悲剧。为了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并呼吁世人一同制止迫害,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在每年的七月二十日,都会举办游行或烛光悼念会等。


目前仅得知有名姓的被迫害致死有三千零六十四位,真实的数字不只这个


七二零烛光悼念会场

二十一日刚好是周末,游行在台北的中和四号公园展开,队伍由前导车、二百五十人的「天国乐团」军乐队、手持印有「法轮大法」的旗队所组成,沿路走过最热闹的商店街道或大型户外公园。

游行吸引路人目光


身穿蓝衣服的天国乐团,非常抢眼,吸引民众

往队伍的一开头望去,赫然可见两幅写着「呼唤良知」、「停止迫害」的标语旗帜,一语道破这支游行队伍的诉求。这肃穆而坚定的控诉,在街道上十分醒目,让商家或路人们的思绪,顿时从周末歌舞升平的欢乐,移念到对岸的人权迫害。

最抢眼的还是身穿蓝衣服的天国乐团,一路上不停的吹奏「法轮大法好」、「飞旋的法轮」、「法鼓法号」等歌曲。轻快中有气势的节奏,还吸引一名围观的妇人忍不住拍手附和,手舞足蹈了起来。

一趟两个小时的游行,天国乐团的团员们,每个人都是汗如雨下,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戴着帽子的头发里热的有如蒸笼,但是却没有人喊累,或是中途换班停下来喝水、喘气。吹萨克斯风的李太太,汗水多到流进她的眼睛里,咸湿的一度让她的眼睛睁不开来。

一位大约六十岁的纤瘦老人,长短脚的明显行动不便,在妻子的陪伴下,拄着雨伞一路跟着游行队伍,向商家发放法轮功的真相材料,沿路不停的走着,也没看他停下来休息或喝口水。此情此景,令人动容。

天国乐团令围观民众激赏

当游行抵达终点时,天国乐团站定在中和四号公园的门口,为大家吹奏最后一首曲目,民众们顿时围观了上来,拿起相机或手机拍下乐团的军容,现场闪光灯此起彼落闪的不停。一个推着婴儿车的男子,还特意将小婴儿推到天国乐团写着「法轮大法」的旗子前面,拍下照片留作纪念。当最后一首曲目吹奏完毕时,民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忍不住好奇,上前问了一位拿着前导旗的苏姓女团员,一般像她这样二十多岁的女孩,周末多半都看电影、约会去了,甚至因为怕皮肤晒黑变丑而躲进冷气房里,为什么她还愿意出来游行?目光及动作还能够一路保持专注?

她说:「我是来游行的,不是来逛街的。我希望民众都能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更想带给大家『真善忍』的美好。」

时间来到华灯初上的七点钟,气温因为夜幕逐渐低垂而降温,法轮功学员在中和四号公园的入口处,点上一排「念」字型与阿拉伯数字「3064」字型的烛光。问工作人员数字「3064」的意思?「这是被迫害致死、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很多还是查不出姓名的,真实的受害人数不只有这个数字。」

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四号公园的广场上席地而坐,人手一盏莲花型花灯或萤光棒,开始烛光悼念音乐会,现场望上去有如一片莲花灯海。台北在世界地图上小到几乎看不到,但这里却有一千多颗真心,心系千里之外的迫害。

烛光悼念会催人泪下

约摸半个小时之后,音乐会开始,现场响起神韵舞蹈团公演的曲目《烛光》,女高音悲天悯人的唱着「一点点烛光,一首首史诗,讲述着修炼者的慈善坚强」,气氛悲壮、感伤,催人泪下。


法轮功学员手持被迫害致死的「孙莲霞」遗照


台湾各界政坛人士、人权团体代表与会,声援法轮功学员早日停止这场迫害


突然间传来一阵低回的啜泣声,循着声音在人群中找去,发现是一名女学员在拭泪哭泣,她怀里拿着一幅名为「孙莲霞」的遗照。这一幅遗照,是由一张薄纸板制作而成,重量虽然很轻,但捧在怀里却令人心情沉重。

「孙莲霞」是中国辽宁省大连市的女医师,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在大连教养院里结束她五十岁的生命。生前她为了抵制迫害,曾经连续绝食抗议二十六天,后来遭到狱警野蛮的插管灌食,吐的满脸都是血、脓,含冤去世前,身体瘦的只剩下一幅骨架。

烛光悼念会现场,也来了多位政坛人士、人权团体代表,轮番声援法轮功学员、谴责迫害。中国问题政论家、笔名「凌峰」的林保华,八年来每一个「七二零」从不缺席,他感慨的希望明年不需要再来参加悼念会了。

林保华的心情,记者也感同身受。衷心的也如林保华一样,企盼迫害立即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