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自己

二零零七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选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叫贾某某。新唐人电视台一成立,我就有幸加入其中,主要参与节目等制作。

随着繁忙的做事,特别是在电视台,做的事大部份都是常人形式的,渐渐的就和修炼分离了。学法是学法,做事是做事,而且把做事看得越来越重,忘记了要在做事中修自己。在做事中“自我”也随之急速膨胀,相应的也就很不愿意听不好听的话;最可怕的是自己竟然有所察觉都不去重视,完全陷在事情的表面假相中。由于和几个同修日积月累的矛盾,去年我主动提出离开所在的制作部门。还试图找其它的机会想离开纽约,就是不愿面对自己的执著,只想逃避矛盾。慈悲的师尊还是给我提高的机会,使我没能离开纽约。经过痛苦的思索,整理自己,加上学法,我开始清醒:我是个修炼人,现在却连修炼人最基本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都不能完全做到。我要从新开始,包括一思一念都不能放过。

离开原来的部门后,我被另外一个节目组叫去参与那个直播节目制作。因我对某些操作有些经验,当我看到跟我一起合作的有位学员不足时,就对他提一些建议。那位学员不但不听,对我的态度还特别的不屑一顾,一副“你懂什么呀”的样子。一次、两次、三次,我心里就很气愤。更令我生气的是:他对我的建议不屑一顾,可当协调人重复我刚才的建议时,他却满口称是:“好,好”。久而久之,我就很不想见这个学员。当我开始从新重视修炼向内找,我看到了在这个矛盾中自己非常明显的那颗害怕被撞击的所谓的自尊心——我说的对,就应该听我的;同时还伴随着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不听我的正确建议,心里就很不高兴。那段时间别人也提醒我,你说话口气很硬,是不是有很强的觉的自己有技术、瞧不起人的心呢?仔细向内找,还真有这个心,虽然只是偶然表现出来,当想到我们的技能都是师父赋予我们用来证实法用的,就感到无地自容,为自己有这么肮脏的心而惭愧。从此我就特别注意自己说话时的口气,尤其是其他学员问问题时提醒自己一定得有耐心。向内找到自己的这些自尊心、显示心,并努力清除这些不好的心;再看那位学员,才发现他有许多可贵之处值得我学习。我自己的心态转变了,我们之间也就相处融洽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正在做直播前的准备工作,我对他提了一句正确的建议,他没听;我又说了一遍,他还是要坚持他的。这时,协调人就重复了我建议的话,他马上说,好。其实这位学员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什么,可我心里当时就不舒服了一下-为什么就我说的就不听;但我马上明白-看来那个所谓的自尊心还有,还没去干净。但这时,我已能在这一念间抓住这个执著了。

一天,协调人叫我把另一个学员做了一半的预告拿过来接着做,我说我们两人用的是不同的电脑系统,我没办法接着她的做。在电话里,协调人就说我不愿意做。我刚要進一步解释,协调人说她正在忙,就挂了电话。我当时心里觉的有点愤愤不平-明明就是客观原因我才不能做嘛。放下电话仔细找找自己,发现在心里深处还真有过这一念-幸好是不同的系统,不然要是让我来做的话,需要找很多图像好麻烦,还要花很多时间。找到了自己这个想偷懒的安逸心,我便主动的帮那位学员找到相关的图像并运算好交给她。再回头想想协调人对我的“无理”指责还是有道理的。看来,很多事情真不能从表面上看谁对谁错,只要向内找一定能发现有自己要去的心在里边。

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要用正念去看待人与事,不能陷入旧势力的圈套中。回头想想我与同修间的摩擦,再看看周围不断出现的同修间的矛盾,很多進展不顺利的大法项目,等等,几乎都是不向内找自己,特别是都是用负面的心态去看待对方或者事情,被旧势力利用着每个学员的执著心,阻碍着正法的事情。每当有一件事情需要做时,总会有人说,“这个事情这样做肯定是不行的”;或“这个协调人怎么这么做事情?这能做好吗?”我们炼功人都是有能量的,这负的能量加上去,不就是在起着旧势力的阻碍作用吗?善意的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当然是没问题的,但那是正面的不是负面的。我们可以仔细体会一下,善意的建议和负面的意见绝对是不一样的。我们都知道师父告诉我们要配合,要主动去圆容。我们得在思想上先要做到才行。“正念正行”,正念是在前边,才会有正行。对待同修时,如果我们只看到他(她)的缺点,总在想:这个人这么这么差?这种负的能量对同修不就在起着抑制、抵消的作用吗?每个同修都有很闪光的一面,值得别人去学,我们应该更多的用镜子来照自己,而不是老盯着别人的不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着你打抱不平了。”如果我们能真正形成一个向内找的修炼环境,执著无一漏,那谁还能破坏的了呢?

看清了旧势力的伎俩,认清了假相,我与以前部门同修的间隔就不能让它存在了。新年时,我主动在网上向一位与我曾有隔阂的同修问候:新年好!新年更精進。心里很坦然,没有了一丝怨气。今年春天,以前我所在的部门开会,我借机去向那个部门的学员坦诚的谈了我近一年来的体悟,主动打破了我们之间的间隔!我不再害怕矛盾,因为我现在清醒的知道如何识破表面的假相-那就是向内找自己。

在电视台做事,很多时候大家都在赶节目,有些学员一时学法炼功跟不上,有时不免心烦气躁,跟周围同修发生摩擦,那时真的需要互相的包容;不同的心态可能就会产生大不一样的后果。

有一天我做完直播节目后,新闻部的一个学员问我们是不是动了控制室里的设置。我以为他指的是电脑,我就说我不会去动电脑的设置的,协调人说:“你还是去看看吧。”我跟那位学员到控制室,原来他说的是另外一台设备。那台设备我们做节目是必须要调的,但我只知道如何调到我们节目需要的设置,却不知道如何调回新闻所用的设置;我一直也满以为做新闻的人都会知道他们需要的设置该如何调。当那位学员听到我们动了那个设备,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突然大怒,对我大发雷霆。我当时有些错愕–他怎么对我发这么大的火,又不是我的错。虽然心里很平静,但出于面子,我在协调人面前还是反驳了他两句。转念心里就想:如果我能多为别人着想,稍微多用一点心问一下技术部如何调回到新闻的设置,不就少了人家许多麻烦吗?毕竟新闻是更常用到这个设备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知道以后要做好,也就再没想什么。过了一会,那位发火的学员拿着一张纸条找到我说:“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发火。这是新闻要用的设置,麻烦你下次用完调回来。”第二天他还很不好意思的跟我道歉:“对不起,昨天不该给你发火。”我冲他笑笑说:“没关系。”心想:是呀,明明白白时谁愿平白无故给人家一大块德呀。

消除了与以前合作同修之间的隔阂,我又参与了原来所在部门一些项目的制作。有一次,问到该部门一位学员的一个电脑显示屏的使用,他对我态度非常生硬:“我随时要用,你就要马上还我;不然,你就不能用!”他的话没有错,我当时也没多说什么,可他的态度令我感到非常意外:他怎么这样对我讲话,我跟他从来没有什么矛盾啊。尽管已经把《转法轮》装在了脑子里,心里还是翻腾了好几天。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一节中说:“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是啊,我需要提高的地方还多着呐;人家帮你一下不是好事吗?应该感谢人家啊。从另一方面看,旧势力不是就利用我们还没去的执著心制造矛盾和间隔吗?我怎么能被旧势力利用而落入它们的圈套呢?想到这些,心里一阵轻松:明天我就对他说声“HELLO”,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如今,我们之间真的和睦如初,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现在回想一下,每次做的好的节目,其实都是当时自己的心态比较纯正,没有“自我”,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去做的;而做的不顺利的事情,尽管表面上也是要为法负责,背后一定有掩盖的证实自我的心,只是自己已觉察却还不愿去正视、或还没觉察到的。前一段时间我做一个节目,请另外一个学员帮我做一个插图,里面需要有一个唐玄宗的图片。她找的那张图片大家都说象唐太宗。她开玩笑说,谁见过唐玄宗啊?谁知道唐玄宗到底长的什么样啊?但从她的话中我很感慨:一个堂堂一朝皇帝,后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自己做这点事,还有什么值得执著自我呢?

在这千载难逢、时间却所剩不多的随师正法路上,让我们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心态纯净的协同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让师父少一份操心,多一点欣慰。

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各位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